Reuters logo
4 个月前
专栏节选:现金减资操作学,抓出减资热潮中的潜力股--今周刊「老谢开讲」
2017年3月23日 / 凌晨12点03分 / 4 个月前

专栏节选:现金减资操作学,抓出减资热潮中的潜力股--今周刊「老谢开讲」

5 分钟阅读

(本文由台湾《今周刊》杂志提供,节选自3月23日出版的当期「老谢开讲」专栏) 台股逐渐逼近万点,市场最热的不是讨论台股会不会上万点,而是哪一家公司要办理现金减资?因为现金减资俨然成了股市明牌,只要哪一家宣布减资,股价立刻跳空涨停板。

顺手拈来看几个显着的例子,像已减资三次的国巨,今年决定再进一步现金减资三成,三月三日宣布,隔周的周一(三月六日)股价开高直接涨停,且一价到底。之后的三月七日,震旦行也宣布现金减资三成,再配三.二五元现金,三月八日震旦行也是一价到底拉出涨停。到了三月十日,股本只有二.四一亿元的维格,拿出公积及前一年度盈余,同时宣布现金减资三○%,股本从二.四一亿元降为一.七亿元,减资加上配息,股东可领回十元,这个消息宣布后,维格次日股价在兴柜市场大涨三○.三四%。维格在兴柜,股本已经够小了,仍然进行现金减资,作法引起诸多揣测。

**昔日减资利空,今成抬价利多**

最近另一桩震撼市场的减资案是牛仔裤大厂年兴纺织,把柬埔寨的几座厂房卖给中国的天虹纺织,年兴宣布配发一.五元现金,同时大规模减资,幅度高达五○.五%,把股本从四十亿元减为十九.八亿元。此一消息公布后,年兴的股价直接跳空涨停,次日还进一步强力上涨。年兴股性温和,平时股价波动很小,如今一个巨大的现金减资案,让年兴成为市场的焦点。过去不太受重视的现金减资,今年为何成为市场显学?资本市场是用来筹集大众资金,帮助企业发展的,增资是常态,减资是异常,但近两年为何大家对减资趋之若鹜?

先看历史背景。减资通常有三种状态,一是公司发生重大亏损,在几乎无路可走(最坏是下市)的情况下,只有用减资减除亏损,打销股本;最具代表性的是铼德集团旗下PMOLED 兴柜厂铼宝。

铼宝在二○○○年成立,没几年就把钱烧光了,后来进行一次八七%的减资,然后股东又陆续增资,到了一五年,铼宝的业绩逐渐好转,上兴柜之前,铼宝又进行一次更彻底的减资,将资本额从四十九亿元减为二.五亿元,减资四十七.七亿元,减资幅度高达九七.三四%;一般原始股东经过这两次大减资,持股几乎变成零。铼宝去年可赚进一个股本,因为资本额已减为二.八三亿元了。

纺织股的怡华也是在减资、私募、再减资的噩梦中打滚,二○一二年怡华资本额一六.七五亿元,第一次减资四六%,一五年再减五六%,经过这两次减资、两次私募,其资本额剩九.三七亿元,现在纺织的怡华转型为营建业。最近办理减资,直接打销股本的是旺宏,宣布减资五一%,资本额将从三六七.二一亿元减为一八○.六九亿元,删减的资本额达一八六.五一亿元,这是旺宏史上最大规模的减资;去年董事长吴敏求已将旺宏折旧摊提年限从五年延长为七年,旺宏业绩连两季转盈,看来吴敏求是有备而来。

过去二十年,台湾从资本市场消失的企业超过四百家,尤其像一九九七年前后,很多公司遭到掏空,股票变成壁纸,或是沦为夕阳产业,经营者一走了之。像纺织业,如果从﹁一四○一﹂的公司代号念到﹁一四一五﹂,前面挂牌的十五家纺织公司,如今只剩下一四○二的远东新世纪、一四○九的新纤、一四一○的南洋染整、一四一三的宏洲及一四一四的东和纺织;也就是前十五家上市纺织公司,如今只剩下五家,阵亡的比率超过三分之二。

台湾资本市场过去的减资,大多数是经营不善的公司在执行,像二○○九年金融海啸后办理减资的公司有六十二家,其中,该年办理现金减资的只占七家,比率约一成。也就是说,船到桥头自然直,到了办理减资,通常都是企业临死前的挣扎,市场都当成利空,公司遇到减资也都觉得没面子。

像东元旗下子公司东讯,资本额六十三.○七亿元,由刘兆凯担任董事长,东元电机持股一二.七八%,到去年前三季为止,每股净值只剩下○.四六元,有一天我遇到东元的会长黄茂雄,我告诉黄会长,〞您是国内企业界的龙头领导人之一,东元集团人才济济,怎么能坐视东讯沦为全额交割股而不顾?〞但他似乎有难言苦衷。

**温和减资,用库藏股缩股本、提高EPS**

企业的第二种瘦身方式,是从市场买进库藏股来打销股本,这是比较温和的减资方式,对股东比较有保障;这种从市场买回股票打销股本的作法,最显着的是李志贤的炎洲与万洲。

二○一五年炎洲一次执行库藏股六.一四亿元,将资本额从五十一.二七亿元减为四十五.一三亿元;通常企业执行库藏股的数量都比较有限,像炎洲一次打销六.一四亿元,并不多见。而由亚化改名的万洲,则是从二○一一年起,每年大约以一亿元的规模执行库藏股打销股本。此外,去年原来决议现金减资三元的浩鑫突然临时变卦,撤回现金减资,今年二月六日公告已买回二千八百张库藏股,进行库藏股减资。资本额庞大的矽统则执行三次库藏股,将资本额从七十一.三八亿元减为五十六.○一亿元;昆盈也几乎每年都用库藏股方式,将股本减到二十七.七亿元。

这类执行库藏股减资的方式,比较适合帐上没有庞大现金,但有一些闲置资金可以运用的企业,可从市场上买回股票,直接打销股本。这种方式把股本变小,可以提高EPS(每股盈余),让股票权益变大,也算是一种温和、善良的减资方式。

三是这些年大家趋之若鹜的现金减资。为何现金减资会叫座?这与台湾的租税有关。现金减资是经营者觉得公司有庞大现金,但公司无法让现金运用得更具效率,乾脆把现金还给股东,让股东自己运用;这是现金减资的第一个初衷。

**现金减资避税金牌,成为大老板的最爱**

而现金减资最大的优点是减资不用课税。企业的盈余必须缴税,在台湾,股利所得必须并入综合所得税,而对净所得逾一千万元的人,最高税率四五%,再加二%的二代健保补充费,同时两税合一扣抵减半;于是企业配现金,高所得股东必须课重税。在这样的税制下,大股东通常都会弃息,这也是台湾绩优好公司最后都是外资高持股的主因。

像台湾市值最大的台积电去年配发六元现金股息,共配出一五五八亿元,外国股东比率超过七八%,外资配得一二二八亿元;而外国股东只要分离课税二○%即可,本国投资人却必须并入综合所得税,于是很多绩优公司,外资持股几乎都过半。

现金减资是企业把帐上现金退还给股东,因是退还股款,股东拿到这笔钱完全不用缴税。在二○一二年证所税及其后的健全财政补充方案实施后,我曾预告现金减资会是未来主流,因为这是高所得大股东的最爱,且近三年现金减资比率也逐渐升高,例如:一四年三十七件一般减资案,现金减资占十三件,比率是二六%;一五年一般减资案三十件,现金减资十五件,占三三.三%,到了去年,一般减资案三十四件,现金减资案二十三件,比重大幅升高到四○.三%;今年现金减资案已超过一般减资案,比率超过五成以上。显见在现金减资不必缴税的重大诱因下,现金减资已成为企业大老板避税的好途径。这是从节税的角度看减资的益处。

其次,现金减资是快速达成企业瘦身的最快捷便利方式。台湾在早期员工分红配股的环境下,企业喜欢进行盈余转增资,企业配发股票股利,同时增发股票给员工,导致公司股本快速膨胀;这些年被动元件产业为什么热中现金减资?是因为九○年代大家增资膨胀速度太快,以国巨为例,一九九二年国巨的资本额二十四.○一亿元,到二○一一年国巨已把资本额增资到二二○.五三亿元,被动元件不算大产业,国巨顶着二二○.五三亿元股本,营业额二四七亿元,每股营收只有十一元,现在国巨把资本额减至五十一.六三亿元,每股营收提升到四十二.二元,算是瘦身有成。

华邦在一九九三年资本额只有二十三亿元,这些年资本额膨胀到三五八亿元,在华邦转型到利基型记忆体元件,华邦每股营收只有八.九元,其实华邦帐上现金充裕,有很大减资空间。日月光在一九九二年股本只有十五亿元,去年膨胀到七九四.五亿元,所有封测产业营收也跟着水涨船高,日月光没有减资的问题。一般传统产业在本业式微之后,更迫切有减资的需要。像过去的毛巾大厂广丰,在毛巾本业式微后,这些年努力开发八德基地,股本从二○○九年的五十四.九八亿元,经过四度减资, 从三○ %、二○ %、一○%到二二%,把股本减为二○.五九亿元,广丰连续四年配息,股东退回现金,算是功德圆满。这次纺织股从宜进减资一○ %, 年兴减资五○.五%,都可算是公司改造的第一步。

说到以现金减资把公司价值极大化,这些年陈泰铭领军的国巨集团,可说是登峰造极的经典。极力瘦身成功的国巨,这些年现金股息加现金减资,配发给股东逾三六○亿元,现在国巨股价八十五元左右,市值将近四五○亿元。当年国巨股价徘徊在七、八元间,市值大约一六○亿元。这些年现金减资加上配现金股息,再把市值加在一起,已超过八百亿元,这是国巨顶着二二○亿元庞大股本难以想像的暴发,如果未来市场愿意给国巨更高的本益比,其市值还可以继续成长。

有了国巨的成功范例,旗下奇力新股价逾八十元,市值逾百亿元,旺诠、智宝、凯美都跟着国巨脱胎换骨,陈泰铭堪称是现金减资最大赢家。这次同样是清翫雅集成员的陈永泰,也将震旦行股本从三十三.七四亿元减为二十三.六二亿元,看来有见贤思齐的味道。

**国巨减资有成,錩新、华新科、大毅跟风瘦身**

今年陆续公布减资的公司,像攻入特斯拉供应链的錩新,宣布减资一二.一六%,股本从九.一一亿元减为八亿元,这是好的开始。这些年被动元件出现现金减资热,华新科前年减一八.二%,去年再减七.五%,如今股价站上五十元。这次未被凯美收购成功的大毅,去年也减资三○.四%;智宝则是减资多次,把股本从三十六.四五亿元减至六.一五亿元,再完成三亿元增资,而禾伸堂也宣布减资三成,这是公司改造的起点。

投资人面对这么多的现金减资案,如何抉择?基本上还是要考量公司体质,首先要看公司股本与营收比率,如果每股营收不到十元,进行现金减资是正确的,这是瘦身第一步。二要看公司帐上现金是否充沛,假如负债金额庞大,现金部位不足,打肿脸充胖子,反而自暴其短。三是股本要够大,像维格资本额只有二.四一亿元,减资与下市没有两样;国巨减资至三十五亿元的资本额,未来再现金减资的空间也不大了。最后还是要看公司的基本面,假如企业的盈余持续成长,现金减资减去分母,分子增加,那么EPS垫高,股东权益增加,公司股价自然容易走上良性循环。(完)

注: 1.专栏作者老谢--谢金河,为《今周刊》发行人兼财讯文化事业执行长。

2.以上评论不代表路透立场。 (整理 高洁如; 审校 杨淑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