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4 个月前
港报社评:不受政治干扰,法治才可信赖--信报4月3日
2017年4月3日 / 凌晨1点00分 / 4 个月前

港报社评:不受政治干扰,法治才可信赖--信报4月3日

2 分钟阅读

上周五一日之内有两宗令人瞩目惹来热议的案件判决,其一关乎大陆,其二关乎台湾,形成海峡两岸非常强烈的对比。

在大陆,被关押近两年半的广东维权人士苏昌兰和陈启棠,上周五于佛山分别被判囚三年及四年半,罪名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代表律师刘晓原认为判决荒唐、量刑过重,他们会上诉。

二○一四年香港占领运动期间,苏昌兰曾在内地网络、微信发帖声援,陈启棠也曾到过占领现场。虽然佛山中级法院的判决书没有提及占领运动,只说时任小学老师的苏昌兰于二○一三年起多次在网上以造谣、诽谤方式发表和转载文章,陈启棠几年前亦发表过六篇文章,攻击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制度,但两人被判囚显然是「以言入罪」,有没有由于声援香港发生的占领运动而惹祸上身,分别不大。

在台湾,三年前太阳花学运期间衍生的「占领立法院案」上周五审结,台北地方法院首次引用公民抗命(Civil Disobedience,台湾译作「公民不服从」)概念,涉嫌煽惑他人无故侵入立法院和妨害公务等罪而被起诉的时代力量立委黄国昌、学生领袖林飞帆和陈为廷等二十二人,全部获判无罪。

大陆的「以言入罪」如何跟国际社会的法治观念相抵触,毋须赘言,反而台湾的「抗命无罪」更加让人深思,因为这牵涉到法庭是否受到政治立场影响判决的疑虑。台湾《联合报》发表评论指出,无罪判决与其说是民主运动的大礼,不如说是法治教育的地雷,台湾社会恐再遭到撕裂,对法治教育将有负面影响。

台湾社会再遭撕裂之说,事后不久已彰彰明甚。绿营人士一面倒为法庭的判决欢呼喝采,将占领立法院的学运领袖比喻为革命志士,高贵而纯洁,无罪是理所当然的事;蓝营人士则贬斥为人类史上最无法无天的判决,认为法官服膺于太阳花学运自制的暴力逻辑里,强暴了宪法和法律,让所有民主原则和法治精神一夜崩解。

其实,所谓公民抗命,原意是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之下「抗拒命令」,本身已蕴含了犯法的意思,所以不少抗命者自视为「违法达义」,并且甘愿接受审判,以及随之而来的惩罚。从这个角度思考,台湾太阳花学运占领立法院竟然全部无罪,不得不说是偏颇的判决。

尤其令人疑惑的是,事发之时是国民党执政,现在变了民进党执政,如果今时今日身为在野党的国民党照办煮碗发起公民抗命,会不会同样获判无罪?事实上,国民党副主席郝龙斌已有类似的言论,他说不能认同太阳花学运无罪,这是法治崩坏的前兆,未来任何人,包括抗议年金改革的军公教,冲进立法院都应该无罪。

如果说大陆动辄「以言入罪」是一个极端,那么台湾方面「抗命无罪」属于另一个极端。对于海峡两岸的两个判决,香港的立法会议员陈淑庄在其脸书专页写得合乎中道,她说:「一个肯定是政治判决,一个可能是政治判决。仍然相信香港法庭。」可堪注意的是,陈淑庄本人是公民抗命者,她跟「占中三子」和其他相关人等最近被警方拘控,涉嫌的是普通法之下的「公众妨扰罪」。

香港法庭之所以值得信赖,原因是一直以来秉公处理,无论是执法者打人,抑或是示威者袭警,判决皆没有政治考虑,这是香港法治最可贵的核心价值。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虽是老生常谈,可是在一个严重撕裂的社会里头,更加显得意义非凡。因此,我们再一次呼吁,切勿再肆意攻击香港法庭,不管大家的政治立场怎样南辕北辙,独立的司法系统是香港赖以维持繁荣稳定的基石。

「占中三子」等人接受审讯之时,可以预见将会迸发连串争拗,「公民抗命」的概念怎样解读势必各执一词。我们期待法庭再一次不受政治干扰,不偏不倚作出公正的判决,社会各界给予应有的尊重。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