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港报社评:两电稳赚不赔零风险,新协议难纾加价压力--明报4月26日

政府与中电和港灯签署新的《管制计划协议》(下称新协议),两电准许利润回报率由目前的9.99%下调至8%。政府声称新协议有助纾缓市民电费开支,并可提升能源效益,落实减排应对气候变化,是历来与电力公司达成的「最绿色协议」,符合2015年公众谘询时市民所表达的期望,云云,说得相当动听,然而现实却是两电继续获得当局保证「稳赚不赔」,未来15年也毋须面对开放电力市场的压力。监于两电未来10多年要更换大批发电机组,增加天然气发电,固定资产投资和燃料成本势必上涨,根据协议安排,未来两电将有大条道理提出增加电费,市民电费开支是否真能减少,实属未知之数。

去年初政府与两电就新管制协议展开磋商,当时多名官员都表示,希望将准许回报率下调到6%至8%,虽然现在算是达标,不过减幅只有2个百分点左右,不禁令人怀疑政府面对两电的议价能力。新协议由2018年底起开始生效,为期长达15年,环境局长黄锦星声言,今次下调两电准许利润回报率,对电费减幅的影响估计超过5%。可是如果以为新协议生效后电费就会有高达5%的减幅,几可肯定大错特错,皆因所谓「5%减幅」的估算,前提是「所有其他因素维持不变」,现实上根本没可能。

本港电价由基本电费和燃料调整费组成,基本电费涵盖电力公司的营运开支、基本燃料成本及利润,燃料调整费则是因应国际燃料价格可能出现的波动而征收,假设这些变数不会改变无疑自欺欺人。黄锦星补充时提到,未来将会增加使用成本较为昂贵的天然气发电,将为新协议15年有效期内的电费「带来重大压力」,恐怕才是市民真正需要关心的问题。

理论上,管制协议规定的回报率愈低,两电利润亦应相应下降,市民的电费负担亦应得以减轻,然而现实却是另一回事。9年前政府与两电同意将回报率由当时的13.5%下调至9.99%,下降幅度达3.51个百分点,比今次下调幅度更大,可是两电盈利却是连年上升,一大原因是管制协议将两电利润与固定资产挂鈎,先保证两电能取得丰厚利润,然后再计算市民如何摊分。两电可以透过兴建更多发电机组和配套设施,推高固定资产净值和可赚取的利润总额,从而大条道理提出增加电费。

昨天黄锦星提到,政府必须推动减排,致力改善空气质素及应对气候变化,而现有的燃煤发电机组大部分将于10年内退役,电力公司需要「适当投资」,以燃气机组等取而代之。政府与两电对于更换机组等计划是否已有眉目,外界不得而知,不过根据政府的说法,今次新协议为期长达15年,较过去10年为长,原因之一是希望为电力公司提供较清晰稳定的市场环境,以便长线投资,足证相关的固定资产投资规模将会相当庞大,电费上涨的压力也必然更大。凡此种种都令人关注,新协议下调准许利润回报率,对纾缓电费上升压力的实际效用有多大。

诚然,今次新协议对市民而言,也不能说是一无是处。以燃料调整费征收安排为例,过去两电年年持续严重高估燃料价格,要市民预缴大笔燃料调整费,结果令两电燃料帐结余连年飈升,齐齐超过30亿元,惹人诟病。有监于此,新协议要求两电更频密地评估燃料价格走势,确保向市民征收燃料调整费时,能较为贴近实际燃料成本,避免燃料帐累积巨额结余。不过新协议始终未有给燃料帐结余「封顶」,滥收燃料调整费的情况未来是否一定不会发生,仍得走着瞧。另外,新协议在鼓励节约能源和推广再生能源方面,的确引入了不少新措施,然而内容大体上都是由政府向两电提供经济诱因和奖励,本质上就是用纳税人的钱去鼓励两电搞环保。

虽然两电在准许回报率方面有点让步,可是纵观新协议内容,两电并不见得有任何吃亏。两年前,消委会曾发表报告,直指管制协议容许两电在「零风险」下赚取高回报准许利润,对消费者不公,要求改革有关制度及开放电力市场,可是政府并未能把握今次机会,迫使两电重大让步,叫人遗憾。对于开放电力市场,黄锦星仅说,在新协议期内政府会跟两电研究开放电网,待市场具备所需条件时,为引入新供电商作好准备。换言之,未来15年两电都毋须担心面对开放市场的竞争挑战。在新协议之下,市民既不知道两电将会如何一掷千金大兴土木,也不知道到底电费会否因此持续猛涨,唯一可以肯定的,倒是新协议为期长达15年,日后社会公众即使不满协议条款令两电享尽好处,政府也很难迫使两电尽快重返谈判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我们的标准: 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更多 亚洲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