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港报社评:医委会改革再上路,业界勿再砌辞反对--明报5月25日

医务委员会改革争议多时,政府准备下月初将新的《医生注册(修订)条例草案》提交立法会审议,改善医委会的投诉调查及纪律聆讯机制,增加业外人士参与。为了消除疑虑,新方案减少了特首委任医委会委员的权力,并将选举产生的委员数目增至20人,委任委员则减至12人。去年医生组织质疑特首企图透过委任代表「操控医委会」,坚持医生委员与委任委员比例应为1:1,新方案已满足了相关要求,医生组织不应反对草案。

近月本港闹出医疗风波,先有医生涉嫌疏忽「开漏药」导致病人邓桂思肝衰竭,病人女儿批评院方迟迟未有交代,令家属蒙在鼓里,接着又有肾衰竭病人洗血时被刺穿动脉,家属质疑是医疗失误,更指有医生态度恶劣,以「六合彩咁难都有人中啦」形容事件。有个案与邓桂思雷同的病人家属也控诉,弟弟9年前亦是因为开漏药最终肝衰竭死亡,事后他们投诉主诊医生,惟医委会最终裁定「专业失德」不成立。业界也许有着各种「专业」理由,为涉事医生辩护,甚或归咎一切都是制度的错,然而无可否认的是,医疗风波一再发生,已损害了市民对医生专业的信任,令医委会改革更形迫切。

医委会负有规管执业医生的职责,有权决定业界重要事务,诸如医生行为守则、控制外来医生资格及人数,以及处理投诉个案等,可是医委会透明度不足,处理投诉缓慢,业外委员比例偏低,变相由执业医生把持,惹来「自己人查自己人」、「维护医生利益先于公众利益」等质疑。医委会必须落实改革提高问责性,加快处理投诉个案速度,才能取信于普罗大众,否则「医医相卫」的质疑永远无法止息。

去年政府提出医委会改革方案,建议增加4名业外委员,加强保障病人权益,未料惹来医生组织反对,质疑业外委员由特首委任是「包藏祸心」,渲染阴谋论和中港矛盾,扬言特首企图「操控医委会」,为日后大量引入内地医生铺路,极尽危言耸听之能事,令医委会改革政治化,时任立法会医学界议员梁家骝则在议会内全力「拉布」,最终令草案未能在会期内通过。今次政府卷土重来,事前做了不少工夫,包括设立三方平台,与医学界、病人组织及立法会议员代表探讨改革方向,尽力就新方案寻求共识。此外,政府也回应了医生组织的要求,设法释除「政府干预医委会」的疑虑。

根据新方案,医委会委员由28人增至32人,业外委员占25%,新增的4名业外委员都不需特首委任,当中3人由病人组织选举产生,另一人由消委会直接提名;至于医学专科学院两席亦不再由特首委任,改由医专选举产生。改动后,委任委员将减至12人,选举产生委员则增至20人,所谓「特首企图操控医委会」之说已难再成立。另外,医委会亦不再负责投诉和纪律研讯会议,改由研讯小组召开,审裁员将由14名增至最多140名,加快处理积压个案。审裁员的医生与业外人士比例,虽由之前的5比2降至4比3,惟大多数成员仍然是医生,反映政府已顾及医生业界的立场,未有采纳三方平台一些非医生成员的意见。

然而遗憾的是,仍然有业界组织和医生质疑新方案。梁家骝认为,政府增加审裁顾问,医委会已可加快处理投诉,毋须增加业外委员。有人高举「民主」旗帜,认为只有7名医生代表由直选产生,比例偏低,如果政府不让步,不排除静坐抗议;有人关注医学专科学院手上两席的选举方式自订,未必开放给全港医生直选;有人则主张把卫生署及医管局其中两席改为直选。

医委会合共有14名执业医生代表,当中7名直选,另外7名则由医学会会董以小圈子选举方式产生。业界这边厢如此着紧增加医委会「民主成分」,另一边厢却坚持毋须改变医学会7席产生办法,令人莫名其妙。医学会辩称,他们是全港最大的民间医生组织,任何注册医生均可成为会员,所有会员均有同等的提名权、被提名权和投票权选出会董会成员,所以医学会7席的产生办法符合民主选举方法,云云。不过有医学会会董却曾撰文直言,尽管每位会员都有提名权及被提名权,不过实际运作上,一个完全与会董会不相关的会员,相对其他由会董会提名的候选人,当选机会较低。如此选举是否民主,市民心中有数。

根据新方案,经由直选及间选产生的执业医生代表共有14名,比起公营医疗机构10名代表和非业界8名委员数目均要多。理论上,执业医生代表再多两席,就可继续稳占医委会半数席位,紧握话事权,确保执业医生既得利益不会受损。可是医委会并非执业医生的俱乐部,而是负责规管业界、维护公众利益的组织。改革医委会加强问责性和公信力,符合公众利益,医生业界不应出于一己之私,砌辞阻挠。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我们的标准: 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更多 亚洲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