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港报社评:占中三子求仁得仁,信任司法勿政治化--明报3月28日

2014年占领运动3名发起人戴耀廷、陈健民和朱耀明,连同立法会议员陈淑庄和邵家臻等6人,遭警方拘捕,控以串谋公众妨扰、煽惑他人公众妨扰等罪名。有被告形容是「秋后算帐」,是候任特首林郑月娥的「下马威」,云云。当局今次提出起诉,适逢林太当选翌日,时机或令她有点尴尬,然而占领运动事隔逾两年,无论是围绕示威者还是警员的违法案件,早晚总要有个了结,当年多名占领运动核心骨干亦表明,为了民主运动理想,不惜公民抗命以身试法,愿意承担法律责任,现在落案起诉,与其说是「清算」,不如说是求仁得仁,将现届政府的作为算到候任特首头上,逻辑更是奇怪,背后反映的问题值得深思。

占领运动突显了香港社会的撕裂,尽管距今超过两年,不少人心里仍然留着一条刺,总觉得自己眼中的司法公义未获伸张。支持占领人士认为七警判囚是「迟来的公义」,亦不满当局仍未检控涉嫌打人的退休警司朱经纬;反占中人士则不满政府迟迟未检控占领运动核心人物,让他们「逍遥法外」。昨天「占中三子」终被落案检控,反占中人士也许觉得来得太迟,不过就像七警案一样,各界应当抱着平常心,信任本港司法制度,等待司法部门一一处理涉及占领运动的案件。有被告形容今次起诉「离谱」,反映政府「无论如何都想起诉他们」,然而占领运动核心人士应当早有心理预备面临检控,如斯说法,反而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今次当局检控「占中三子」和另外6人,有两点特别惹人关注,一是检控罪名,一是起诉时机。「占中三子」之一陈健民表示,他们之前已曾自首,承认参与非法集会,履行公民抗命的承诺,未想过当局会以公众妨扰罪起诉,质疑政府想方设法以新方式控告他们。立法会议员陈淑庄则称,当局引用普通法就公众妨扰罪提出刑事检控,最高刑罚是7年。如果一名议员判囚一个月以上,就有可能失去议员资格。政府是否刻意引用刁钻重罪控告「占中三子」等人,外界不得而知,然而证诸近期多宗敏感案件,各界应对司法公正有信心。根据过去案例,假如律政司认为案中涉及的扰乱行为,对公众生命或利益造成威胁危害,便可采用这种方式提控。如果控方今次真的是胡乱罗织罪状,法庭自然会因为理据不足而判处被告无罪。现阶段炒作「重罪检控背后有政治阴谋」,将事情由法律层面推至政治层面上操作,反而有可能予人「制造舆论」之感。

香港社会撕裂谁是祸首,言人人殊,惟无可否认的是,占领运动确是一个分水岭。林郑月娥当选后强调致力修补撕裂,翌日律政司即对9名占领者展开刑事检控,客观效果是再度触碰社会撕裂的伤口,时机不利林太营造团结气氛,反映修补撕裂路途维艰。可是部分被告即时将起诉一事扯上林太当选,甚至说成是「下马威」,未免过于穿凿附会。有被告质疑,今次检控「计划周详,亦是心思缜密地决定来贺林郑月娥当选」;有被告则针对林太提出修补撕裂,声言「原来和解的方法就是清洗」。无凭无据硬将现届政府的检控决定,算到新特首头上,背后其实反映了两个问题:若是有意为之,其实就是典型的后真相政治操作,实际效果是加强泛民支持者对林太是「撕裂2.0」的观感;若非刻意为之,则反映凡事政治化、敌我不两立的斗争心态,已完全主导了脑袋。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皆不利修补社会撕裂。

昨天律政司回覆传媒查询时强调,不应将刑事检控政治化,至于有人怀疑今次行动是林太指示,更是绝对与事实不符,当局提出刑事检控前不会事先知会行政部门,遑论未有正式官职在身的林太。9名被告之一李永达亦坦言,选举翌日警方即采取拘捕行动,公众印象难免会差一些,惟不认为检控决定与林太有关。律政司的说法可谓斩钉截铁,可是当今香港社会气氛高度政治化,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恐怕仍有一些人会对政治阴谋论情有独锺,令后真相政治操作有机可乘。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我们的标准: 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更多 亚洲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