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25 天内
港报社评:取消对冲仅抛砖,怎样引玉看林郑--信报6月26日
2017年6月26日 / 凌晨1点55分 / 25 天内

港报社评:取消对冲仅抛砖,怎样引玉看林郑--信报6月26日

2 分钟阅读

取消强积金对冲机制是特首梁振英五年前的竞选承诺之一,他在五年任期届满前的终极末段促使行政会议通过「划线方案」,务求十年内逐步取消,最主要的动机毫无疑问是交功课,以此证明他没有食言,好为其政绩清单添上一笔「兑现承诺」。却可惜,这一份期末作业很大机会被评为「零分重作」,而推倒重来的责任却落在七月一日就职的下届特首林郑月娥肩上。

取消对冲的划线方案在梁振英口中是「迎难而上」,他昨日赴京出席香港回归二十年成就展开幕礼之前,还相当自豪地表示,有关方案经过长时间与工会及工商界讨论,不止影响一般劳工界及劳资关系,而是影响全港三百多万打工仔,虽然困难但仍应该做,以解决这个困扰香港二十年的问题。然而,与其说是「迎难而上」,不如说是「勉为其难」,因为这个方案十分勉强,客观效果是两边不讨好,恰似猪八戒照镜,里外不是人。莫说劳资双方皆不接受,连行政会议成员之间亦传出意见不合的消息,反映有关方案彻头彻尾缺乏共识,很可能只是考虑过「一男子因素」而仓卒拍板的决定。

根据这个跟今年初《施政报告》所述建议完全一样的方案,计算遣散费或长期服务金的比例由现时三分之二降至二分之一,并提供七十九亿元十年递减式资助雇主,藉此换取逐步取消对冲机制。劳方反对的理由是不满遣散费或长期服务金少了一大截,资方反对的理由则是取消对冲违反强积金的设计原意,令他们增加经营成本。

既然劳资双方皆不满,勉强推出方案有何意义?梁振英讲得有趣,他说若下届政府有新方案提出并获立法会通过,他十分乐见其成。至于将会过渡至下届政府的政务司司长张建宗,他的讲法是早已预料到两边不讨好,但相信方案能够为新一届政府打下基础,毋须由零开始处理,亦有信心劳资双方最终可以建立共识。看来,梁振英和张建宗纯粹抛砖引玉,不介意方案被否决,然后再次从长计议。

方案不讨好,归根究柢是由于毫无突破。现行对冲机制本来就是一个折衷办法,当年推行强积金,商界从来不支持,他们认为已有遣散费及长期服务金为雇员提供保障,雇主被迫再为雇员供款到强积金账户实在不公平,为了诱使商界同意,所以才容许设立对冲机制。十五年下来,打工仔被冲走逾三百亿元,如今又为了取消对冲而「中间落墨」,一方面削减遣散费及长期服务金,另方面以公帑补偿雇主的额外开支,无异于在原本的折衷办法之下再来一趟折衷,变得半汤不水。

梁振英很快就不是特首,张建宗则将会仍然是司长,他说希望劳资双方「互谅互让」,又强调若方案在立法会通过的话,估计三年就可以实施。两边都拒接受的方案怎样互谅互让已是疑问,希望立法会议员日后举手通过这个「折衷再折衷办法」,更是缘木求鱼,所以最合理的推测是林郑月娥上台之后另辟蹊径。事实上,林郑曾经讲过,政府必须妥善处理「三座大山」,即是领展、港铁及强积金对冲,而且据说她较早前担心梁振英推出取消对冲方案会「搞乱档」,影响她上任后处理相关问题。要是「执手尾」的林郑真的推倒重来,那么她必须放弃「中间落墨」的思维,循创新的角度寻求突破。譬如说,曾经有人提议成立由政府注资的基金,劳方和资方共同负担部分供款,雇员遣散费及长期服务金由该基金支付,那么现行遣散计算方法不变,雇主又不必由于取消对冲而感到太吃力,值得下届特首仔细研究。

不管怎样,强调施政新风格的林郑月娥必须因应梁振英的「抛砖」,作出适当的「引玉」,莫让两边不讨好的方案沦为自讨没趣。(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