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港报社评:和解不能损法治,"未审先赦"犯大忌--信报4月19日

为了大和解,建议大特赦,这是民主党主席胡志伟的构思。特赦论不能不说用心良苦,可是马上惹来一连串问号,这个构思行得通吗?概念站得住脚吗?法治不会受损吗?

按照胡志伟前日接受传媒访问的讲法,林郑月娥上任特首之后要有具体行动,展示修补社会撕裂的诚意,倡议她成立独立专责小组调查占中的起源和深刻检讨,按调查结论对症下药修补撕裂,并且提议林太运用《基本法》所赋予的权力,特赦占领行动中所有涉刑事案人士,包括七警、朱经纬和占中参与者。胡志伟表示:「本港的社会矛盾源于政治制度,而修补社会撕裂肯定是政治行为,因此一定要透过政治手段才可以解决。」

根据《基本法》第四十八条第十二款,行政长官可行使职权「赦免或减轻刑事罪犯的刑罚」,但条文没有详细列明行政长官可在什么情况下行使此项权力。保安局局长黎栋国今年三月一日在立法会回答议员蒋丽芸提出的相关问题之时指出:「依据惯例,在所有司法程序未完结之前,行政长官不会行使赦免或减轻刑事罪犯的刑罚的职权。」

胡志伟的特赦论刚发表便随即受到各方非议,除了建制派反对之外,连他的民主党党友也不认同;公民党党魁杨岳桥原本说「如果新政府可以无条件特赦,是代表新政府对香港最大的诚意、希望放下过去两年的撕裂」,但他事隔一日即急急改口,声称先前的回应草率,愿意深切反省及检讨,「抱歉令大家误解公民党」。特赦论不讨好的最主要原因,正正是司法程序未完结,若然行政长官特赦所有与占领行动相关的人士,等于干预司法,严重损害法治。

一九七七年,成立不久的廉政专员公署缉捕大批贪污警员,引发警廉冲突,当时的港督麦理浩颁下局部特赦令平息风波。必须注意的是,特赦的对象是一九七七年一月一日以前未被检控的公职人员,如果已经被检控或者被通缉的疑犯,一律不在特赦之列,为的就是避免破坏法治。

以七警案为例,虽然原讼庭判处各被告罪成入狱两年,但他们还可以上诉,要是行政长官予以特赦,即是在司法程序未完结之前以行政命令干预,肯定是不适当的做法。同样的原则适用于参与公民抗命的示威者,譬如占中三子,「未审先赦」的话,显然不符法治精神。

不少外国元首也有特赦权,然而除非涉及无伤大雅的「感恩节特赦火鸡」,否则当中的原则一样是司法程序完结之后才予以特赦。一九七四年,美国总统福特犯了大忌,上任一个月即给予因水门事件下台的前总统尼克逊无条件特赦,动机是避免审判瘫痪白宫,约略相当于胡志伟所说的「大和解」,结果美国群情汹涌,当时的白宫发言人特霍司特(Jerry terHorst)愤然辞职以示不满,福特的民望一夜之间从百分之七十一插水式跌至百分之四十九,其后二十八个月任内,福特的施政步步维艰,寻求连任以失败告终。

基于法治精神不容妥协的原则,以大特赦来换取大和解,很容易令人联想到不光彩的「政治交易」,甚至产生大量阴谋论,毕竟胡志伟和泛民阵营有不少人都是占领行动的涉嫌违法者,一旦特赦,他们是受惠者。

由于特赦论衍生太多问题,概念上已经无法自圆其说,实际操作起来更加是行不通,所以这个建议几乎没有得到赞成的回应。有见及此,胡志伟先以「个人意见」尝试淡化之,接着在民主党党团紧急召开特别会议之后,索性收回言论,表示自己所说的话未经深思熟虑,向公众及党友深切道歉。

知耻近乎勇,民主党如果有心出谋献策让香港修补社会撕裂,还是另想办法,以及作出实事求是的行动为妙。(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我们的标准: 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更多 亚洲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