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港报社评:器官移植引入酌情权,易酿流弊须谨慎处理--明报4月18日

这个复活节假期,舍身救人的人间大爱一幕,感人至深。捐肝的郑凯甄逐渐康复,受赠者邓桂思女士做了第二次手术之后,医生透露她开始有少少反应及苏醒迹象;整体向好发展,值得欣慰。这次肝脏移植过程跌宕,就捐赠器官年龄是否应该酌情处理,引发讨论和争议,政府将提出谘询修订《人体器官移植条例》,近日官员就捐赠器官年龄等相关情况,倾向加入弹性考虑、即是酌情处理。有关条例在20年前制定,一些情况或许已经改变,惟器官移植捐赠、受赠两方关系微妙,设若增加酌情处理,须极度谨慎,应该更多设想可能出现的最坏情况,切勿轻率为之。

今次捐肝牵引出来的争议,是邓桂思女儿Michelle眼见母亲危殆,虽经呼吁,仍无屍肝可用,情势危急,Michelle提出捐肝救母,惟她尚差3个月才满18岁,未符合法例规定,而Michelle被形容「表现冷静、成熟和思想周密」,知道并了解自己干什么,并非受压决定捐出肝脏,云云,社会上因而出现法律不外人情,要求酌情处理Michelle的尽孝心愿。有立法会议员发起紧急立法,为Michelle度身修订《人体器官移植条例》,把可捐出器官年龄降至17岁,而且修订条例有效日期到今年5月1日为止,之后不再适用。据已知情况,此议在立法会议员之间,一呼百应,泛民和建制议员同称支持,立法会主席梁君彦答允给提案开绿灯,食物及卫生局也予以配合。

朝野罕有联手救人,因为26岁女文员郑凯甄挺身捐出肝脏,邓桂思又合用,这一幕才没有出现。惟事态牵动人心,并诱发讨论条例规限是否过于僵化,未能适时救人,相关官员也罕有地就争议事项表态,认为条例使人感到「绑手绑脚」,需要有一定弹性,将就人体器官移植委员会是否应有酌情权进行谘询,希望法律在保障和弹性之间取得平衡,云云。官员这个表态,可解读为政府会向这方面修例。

「Michelle救母」触动人心,条例是否脱离实际,也可以探讨,不过,许多方面,包括立法会议员运用权力,要让Michelle可以尽孝,个中折射的社会氛围,不能忽视;就是说,事态搀杂了情绪因素,并非纯粹理性思考推动,以这种心态审视捐赠器官之弹性和审核移植之酌情处理,会否流于情绪化,值得警惕。期望各方取态审慎,特别是官方的早表态是否适宜,应该再深思。

立法会与政府一度联手意图促成Michelle救母,深思之下,难言妥当。首先,Michelle表达捐肝意向,不等于她的母亲可用,若紧急立法成事,Michelle就处于肝脏非捐出不可之势;其次,设若邓桂思女士不适用女儿的肝脏,则其他轮候受赠者,是否可要求Michelle仍然捐出肝脏,若她只肯救母、不愿帮助其他病人,将会是另一个故事了。这两种状况合乎逻辑推测,不能完全排除可能发生。我们指出这一点,是要说明捐肝若涉及「群衆讨论」,会形成一定压力,则捐赠决定是否纯粹出于独立自愿,就打上问号,因为捐赠者可能没有了退路,形成舆情主导之势。昨日,港大外科学系肝脏移植科主任卢宠茂形容社会未知道Michelle是否适合捐赠肝脏给妈妈,就已经指Michelle应该要捐,是「未审先判」,对Michelle不公平,因为社会已经认为她一定要捐。这是间接指出了违背「独立自愿决定」原则。

以往就器官移植的捐赠与受赠,一般是捐赠者不知道器官给什么人用,受赠者不知道器官来自什么人,一切由独立、中立的专职人士安排,避免出现金钱交易等道德风险,20年以来行之有效。近年随着传播手段便捷了,病危人士家属透过例如社交媒体,呼吁社会人士捐赠器官,成为惯常操作,于是,谁要换器官,谁人捐出器官,透明度极高。这种衆所周知的器官捐赠与受赠,是否恰当值得探究,因为居心叵测的人怎么想和怎样钻空子,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今次邓桂思女士与女儿和郑凯甄的故事,肯定基于大爱,并无丝毫不妥之处。当年《人体器官移植条例》规限严格,目的在禁止买卖器官,同时保障捐赠者和受赠者,亦保障未成年人士不会被迫捐赠器官,条例无弹性而营造了没有异化、社会从未质疑有过藉此牟利的情况,虽然一些情况改变了,但是条例规限的「器官移植生态」,并非绑手绑脚,实际上仍有需要。器官移植要检讨的不止降低年龄规限、酌情权设计和运用,类如同类情况一些乱象,更应该引以为监并高度警惕。设计器官移植增加捐赠数量之前,多从可能出现的最坏情况思量,一定无错。(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我们的标准: 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更多 亚洲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