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港报社评:国泰裁员仍难止血,重新起飞还须转型--信报5月23日

国泰航空去年录得五亿七千多万元亏损,是集团自金融海啸后首度见红,触发雷厉严控成本兼决心搬出一套三年转型计划,继撤换主帅,昨日进一步展开大规模裁员,六百名总部员工将会陆续收到「大信封」。裁员当然可以立竿见影节省开支,然而国泰的亏损主要来自两个问题,一是燃油对冲蚀到入肉入骨,二是乘客收益大跌一成,单是裁员恐怕难以为国泰航空带来摆脱阴霾的曙光。

六百名面对「炒鱿鱼」命运的员工中,逾一百九十人属于中高级管理层,占国泰百分之二十五管理职位;另超过四百人是基层员工,占非管理人员职位百分之十八。今批被炒名单全部来自后勤部门,包括货运部、财务部、IT和训练部等等,暂未见影响任何前线地勤员工、机师及机舱服务员,国泰近日甚至继续招聘机组人员。

后勤管理层一下子有四分之一人「执包袱」,比率尤高于基层,另一方面机组人员又有必要招兵买马,其实间接反映一个情况,国泰整体的管理模式长期存在着多山头和多层级的臃肿毛病,裁员是为了精简架构的官式说法未必是虚应故事的托辞,而是面对严峻竞争的断尾求生大法。

如果真的希望破釜沉舟再出发,甚至革故鼎新,那么国泰航空必须认识清楚一个事实,这次裁员所节省的开支对于集团而言只是杯水车薪,要是无法解决燃油对冲这个亏损缺口,以及乘客收益大跌,死命悭俭裁员再多恐怕仍然于事无补。

在燃油对冲方面,国泰连续三年录得负数,二○一四年输掉九亿元,二○一五年亏损急增至接近八十五亿元,去年再度亏损接近八十五亿元。二○一五年尚算勉强拉上补下,由于得到乘客收益弥补,该年仍录得六十亿元整体盈利,可是到去年则逃不掉见红的厄运,由于来自航空业务的收益按年减少近一百亿元,致令整体业绩变成亏损五亿七千五百万元,此乃该集团八年来第一次交出赤彤彤的成绩表。

燃油对冲蚀到四脚朝天,原因十分简单,国泰买大开细,原本油价下跌对航空公司有利,但燃油对冲亏损却削弱了当中的利好影响,结果输得满盘皆落索。据美银美林估计,国泰今年仍有百分之五十一燃油对冲价格高达每桶九十美元,远高于目前五十美元的水平,相信燃油对冲失利将会继续苦苦困扰该集团。

谈到载客量,国泰成绩其实不差,去年乘客运载人次三千四百多万,按年上升百分之零点八,运载率维持在百分之八十四的高水平,距离满座不远。却可惜,以乘客收益率计算,即每载运一名乘客一公里所产生的收入,去年国泰的数据为五十四点一港仙,较前年大跌百分之九点二,主要受头等及商务客源疲弱拖累,必须减价促销,或者让部分经济舱乘客免费升级,导致乘客收益率受挫差不多一成。

换言之,国泰空有「旺丁」之喜,却无「旺财」之福。与此同时,为了配合高水平载客量的目标,甚至更上一层楼,国泰遂有增聘机组人员的计划,将聘请一千三百名机师及机舱服务员。这就解释得了为何一边裁撤后勤人手、一边增添前线员工的矛盾现象。

国泰航空明言这次裁员为的是精简架构,然而只靠精简是不可能止血的,更加无法扭亏为盈,解雇数百人节省的仅仅是一年几亿元而已,作用根本不大。国泰要重新起飞,必不可少的是转型,例如针对廉价航空的挑战,予以适切的回应,或者索性整合资源抢占廉航市场。至于购入燃油期货作为对冲的政策,即使不是全盘推翻,最低限度必须缩短年期,增加灵活性。

国泰作为本土老字号品牌,其实可说是香港政府的缩影。政府官僚架构不也是架床叠屋吗?不也是犯了臃肿的毛病吗?国泰要精简转型提升效率,特区政府亦有同样的需要,盼只盼七月一日新特首上台之后,能够让香港在另一条跑道之上重新起飞。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我们的标准: 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更多 亚洲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