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港报社评:国泰褪色求振作,痛楚改革难回避--明报5月23日

国泰宣布20年来最大规模裁员,裁减600名员工,当中190人属高级及中级管理层,预料稍后还有下一波裁员行动。国泰曾是港人引以为傲的「五星级」航空公司,惟近年逐渐褪色,去年公司录得近6亿元亏损,燃油对冲损手近85亿元。有工会人士不满裁员,批评公司将对冲投资失利的责任,转嫁到一般员工身上,然而国泰面对的问题,远不止是「炒输期油」那么简单。公司组织臃肿、改革步伐迟缓、竞争力持续下滑,令国泰陷入结构性的困境之中,去年营业额锐减百亿元,已为危机敲响警号。国泰有责任向被裁员工提供协助和支援,不过为了重振雄风,大刀阔斧改革确亦难以回避。

国泰裁走的190名中、高级管理层人员,占管理职位25%,余下约400人则属非管理人员职位,占相关职位18%。虽然国泰早已宣布,监于市场竞争愈益激烈,公司将推出3年转型计划,预告将会削减人手成本三成,惟今次裁员规模之大,本港甚为少见,各界自然议论纷纷,例如有议员关注会否影响安全和服务质素,亦有工会人士质疑,资方向无辜员工开刀,将严重打击士气。国泰有必要以实际行动释除公众疑虑,并向被裁员工提供合理支援和补偿。

自1986年上市以来,国泰只曾先后在1998年、2008年和2016年录得亏损。1998年的亏损,原因是亚洲金融风暴;2008年的亏损,原因是金融海啸。可是2016年的亏损,却与国际经济形势没有明显关系。有论者认为,去年国泰出现亏蚀主因是「炒输期油」。数年前国际油价高企,国泰大手买入燃油对冲合约,未料其后油价急泻,2014年国泰开始出现燃油对冲亏损,3年合共损失近180亿元,对公司的业绩构成压力。然而必须指出的是,2015年国泰的燃油对冲损失也接近85亿元,跟今年相若,可是当年公司仍录得60亿元盈利,反映「炒输期油」并不是国泰的致命伤。全球航空业竞争愈益激烈,营业额显着下跌,才是国泰眼前的最大考验。简单地将裁员问题归咎于「炒输期油」,容易令人忽略了国泰竞争力下降的问题。

国泰营业额锐减,由前年的1023亿元,下跌至去年的928亿元,在全球不同市场的收入都出现倒退。这一情况既有外在因素,亦有国泰自身的问题。近年内地航空公司发展迅速,很多城市都陆续增设直飞外国重要城市的航线,经由香港转飞的人次显着减少。国泰一直主打高档优质服务路线,尤其重视吸引商务乘客,不过近年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商务客位需求增长疲弱,大大影响公司收入。

再者,今时今日消费者的旅游习惯已悄然改变,对于短途旅程,机票便宜比起有否飞机餐或机上娱乐设施更为重要,导致廉航抢走国泰不少客源;长途旅客方面,国泰则面临「中东三宝」(卡塔尔航空、阿提哈德航空和阿联酋航空)的挑战。国泰强调要让乘客搭得舒适,一直拒绝加密大型客机的每行座位数目,以维护「五星级」服务的声誉;「中东三宝」等一众大型航空公司选择适度加密座位,接载更多乘客,从而减低营运成本和机票价钱。对来往欧亚的长途旅客来说,「中东三宝」既有价格优势,兼享地理优势转机方便,服务水平也不俗,国泰自然较为吃亏。

此外,国泰架构臃肿、服务涵盖范围过大,也成为了一大担子。有国际航空业分析师指出,国泰遍及180个航点的网络似乎过于庞大,部分航线成本效益低,很难长期维持,需要裁减。国泰运营成本持续高于竞争对手,唯一救亡方法就是厉行改革。国泰提出3年重组计划,决定增加经济舱座位数目一成,与其他大型航空公司做法看齐,同时裁减冗员精简架构,将人手开支削减三成,平情而论是无可奈何但必要的做法。事实上,新加坡航空公司(新航)的处境,跟国泰亦相当类似。上周新航才宣布今年头3个月录得1亿新加坡元亏损,强调要采取激进大胆措施控制成本,以应付「中东三宝」等挑战。国泰若不加紧改革,发愤图强,只会愈益被竞争对手抛离。

国泰曾经四度荣登全球最佳航空公司排行榜第一位,为香港争光,可是近年无论是业绩还是服务水平,均有拾级而下之势,除了在「全球最佳」排行榜跌出三甲,竞争力方面更未能跻身亚洲十强之内。国泰面对的不是周期困难,而是结构性的挑战,尽管表面仍然风光,惟却有外强中乾之势,令人联想到今时今日香港的处境。无论是国泰还是香港,都必须急求振作,摆脱停滞不前的困局,不能继续吃老本。改革必然痛苦,但是拖拖拉拉不下苦功,结局只会是走向衰败。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我们的标准: 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更多 亚洲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