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港报社评:官僚害命雏鸟何辜,城市需要“生命亲和”--明报6月8日

康文署派员到大埔广福道鹭鸟林修剪树枝,导致巢覆雏亡,惹来多方谴责。康文署只懂按章办事,罔顾后果,草菅「鸟」命,官僚作风表露无遗,政府部门之间缺乏协调,亦必须认真检讨。一个宜居城市,不可能只有建筑物和人,近年世界各地愈益重视「生命亲和城市」(biophilic city)的概念,强调人与自然的共生关系,值得特区政府借监推扩,市民亦应学习如何与野生雀鸟动物和谐共处,而不是赶尽杀绝。

港人渴望安居乐业,动物雀鸟当然亦需要安乐窝。眼见一张张雏鸟摔下濒死的照片,不少市民义愤填膺,谴责康文署罔顾动物生命,要求调查是否有人违反《野生动物保护条例》。数年前,康文署曾因有区议员收到零星投诉,指木棉树棉絮飞扬导致居民哮喘,于是聘请外判商剪除果实,岂料连花也一并剪掉,令木棉树变秃,惹来广泛批评。今次修树杀鸟事态更为严重,署方有否汲取教训,令人怀疑。

康文署声称,早前接获相关政府部门转介,指有市民要求修剪广福道生长过于茂密的树枝,故安排职员到场修树,虽然其后渔护署要求停工,不过为时而晚,修剪工作已经完成。康文署于鹭鸟繁殖季节,在已知的受保护鹭鸟林修树,反映署方无知;就算现场人员不知道鹭鸟繁殖期,亦应在发现鹭鸟巢穴及幼鸟时立即停工,罔顾后果继续修树形同谋杀;署方在修树前与渔护署等部门完全没有沟通,各自为政,反映政府部门缺乏协调意识。

政府部门办事必须讲常识和同理心,不能不假思索。署方发表声明,对今次修树工作影响雀鸟栖息「深感抱歉」,惟这仅是最起码的道义责任。有区议员引述署方人员称,修树是因为「有市民投诉鸟粪问题」,与康文署说法有出入。倘若区议员所言属实,署方人员实有蓄意破坏鹭鸟家园之嫌,并非「无心之失」,政府必须跟进事件是否涉及人为疏忽乃至触犯法例,予以合理惩处。康文署必须交代事前有否评估修树对鹭鸟的影响,同时亦应好好检讨现有修剪树木程序,完善监督机制,防止署方或外判商职员乱砍乱斩,确保野生动物不会再受伤害。

本港市区如同石屎森林,大多数市民希望有鸟语花香的绿化环境,尽管总有部分市民因为一些特殊原因,例如担心街上鸟粪有碍卫生,又或忧虑花粉处处导致呼吸道敏感,向当局提出投诉。每位市民都有投诉的权利,关键是政府处理是否明智,一边照顾少数人特殊需要,一边满足普罗市民渴望。以鸽粪问题为例,过去西方国家曾采取「杀无赦」政策,例如1960年代起,瑞士巴素尔市政府便大量扑杀鸽子,惟经过25年人鸽战争,当局终承认扑杀行动缺乏成效,杀了一批,另一批又来。

今时今日各地政府为免鸽粪为患,一般做法是严格限制公众地方喂饲白鸽、要求露天食肆做好清洁卫生,再非盲目扑杀。不少人常以鸽粪可能传播疾病作为杀鸽理由,不过专家从未曾在白鸽身上发现禽流感病毒,美国疾控中心更表示,接触鸽粪染病风险相当低,尽管为了环境卫生,鸟粪应尽早清理。有美国社会学家审视纽约近150年历史,发现都市人视白鸽为公敌,其实只是近百年的事,一大原因是城市人认为现代都市是为人建造,代表有序、乾净和文明,必须与野生环境区分,就算可以有绿化自然空间存在,也必须完全由人类控制,可是野生鸽子却正正挑战了这一观念,因而「人人喊打」。

生物学家指出,野生动物只能存在于野外,其实是一个错误观念。随着城市向郊区扩张,都市人与野生动物接触机会愈来愈多,都市人必须明白人与自然的共生关系,学习如何与野生动物和平共存。近年「城市野生动物」(urban wildlife)问题愈益受到学者和媒体关注。专家指出,这些野生动物并非都市生活的「入侵者」,而是逐渐适应(又或能够忍受)都市环境的「共生者」。美国一些学者便提出,政府应加强对都市生态环境的研究,以崭新思维处理「城市野生动物」,同时做好公众教育,破除「以我为尊」的迷思。政府亦应从都市建筑规划入手,例如减少使用反光度高的玻璃幕墙,避免野生雀鸟撞上,又或在住宅区与湿地保育区设置水沟,分隔人和野生鸟类的生活地区。

在美国,城市可持续发展问题专家Timothy Beatley近年发起了「生命亲和城市」倡议,主张把自然融入城市设计规划中,而非聊为点缀。倡议不仅是要节能减排,而是希望重建多样化生态系统,让城市重新成为自然的一部分,重塑城市人对大自然的态度。有关倡议获得新加坡、三藩市、挪威奥斯陆、新西兰威灵顿等数十城市响应。特区政府亦应积极参与,互相学习砥砺。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我们的标准: 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更多 亚洲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