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港报社评:慈善机构乱象频生,立法规管纳入正轨--明报4月28日

政府对慈善团体监管不足,滋生不少流弊。审计署报告发现,当局对公开筹款活动监管粗疏,部分慈善机构财政透明度低,市民根本不知道捐款用途,有慈善团体甚至涉嫌向董事违规支付高薪,利用政府提供的资源和优惠牟利。同时,税务局等部门未有好好负起监管职责,免税资格核查工作缓慢,衍生假借慈善为名避税的问题。慈善活动乱象频生,必然令市民对行善变得犹豫,不再乐善好施,到头来受害的,是一众真正从事慈善事业的团体。政府必须加强监察,如果慈善机构继续未能自律提高透明度,当局就应重新考虑引入《慈善法》。

近年市民经常遇到一些来历不明的「慈善团体」在街头筹款,当中既有真正从事公益活动的组织,亦有鱼目混珠者,不少人索性不再慷慨解囊,叫人遗憾。目前全港有近9000个慈善团体,比10年前大幅增加一倍,大部分以学校、教会、庙宇或慈善基金会的面目出现,当中良莠不齐的情况令人关注。审计署发现,部分慈善机构帐目混乱,缺乏财政透明度,其至连较为像样的财务报告也没有。有慈善机构一拖再拖,迟迟未向社署递交审计报告,还继续照办音乐会筹款;有慈善团体创办人私藏25万元善款现金,声言部分款项用作支付筹款活动「顾问费」,因此没有录入帐目;有慈善机构的支出更完全与慈善无关,包括将钱用于修葺某董事的祖坟。一些慈善团体的公开筹款活动,行政开支也明显偏高。审计署发现,撇除卖旗筹款,过去数年一般慈善筹款活动的行政费,平均占总收入22%至30%。凡此种种,皆严重影响了市民对慈善机构的整体印象。

慈善团体乱象频生,政府部门监管不力,当然要负上很大责任。现时慈善机构主要由税务局负责监管,一大原因是本港慈善团体均获豁免交税。审计署数字显示,获准扣税的慈善捐款,10年间倍增至超过100亿元,可是税务局覆核机构免税资格时,不但时有延误,有个案更拖延达7年。截至去年9月,税务局有635宗个案未完成免税资格复查,其中71宗逾5年尚未完成。审计署还发现,有慈善机构向9名董事违规支薪合共高达1300万元,惟税局得悉后却「宽大处理」,维持其免税地位。

令人更为不满的是,多个慈善机构获批免地价或优惠价的土地,部分竟是用来营运酒店或服务式住宅,从事商业活动,所得利润并非用于慈善服务,而是全数拨予机构。地政总署不仅迟迟未有发现,在回覆审计署查询时,更声称相关地契未有硬性规定提交年度帐目,署方也没有专业知识来审查帐目,云云。如此推搪卸责,令人无法接受。政府不能纵容团体假借慈善之名谋取私利或避税,有必要硬性规定相关商业营运收益,必须用于慈善用途,否则便应像一般公司向政府缴税。

政府对慈善机构监管不足,部门作风官僚怠慢固然是原因之一,缺乏强而有力的监管工具亦是一大问题。目前当局未有专司统筹监管慈善机构,负责监察的政府部门,包括税务局及民政事务局等,跟大部分慈善机构最相关的劳福局反而未有参与。此外,针对慈善机构的监管法规,也明显不足。举例说,本港没有法例统一监管慈善筹款,政府只靠涉及公众地方、赌博贩卖的法例,附带规管部分慈善筹款活动,要求卖旗日、街头义卖或售卖奖券须申领许可证,至于其他一般筹款活动,诸如网上募捐、慈善拍卖、当面游说签署直接付款授权书定期捐款等,均毋须申请,结果出现了监管不一的问题,例如社署针对卖旗日的公开筹款许可证规定,行政开支不能多于收入的一成,可是一般慈善筹款活动却不限行政费。

审计署认为,社署应就各式街头慈善筹款活动,划一设定行政费上限,并就更多形式的筹款活动设指引,然而要彻底解决慈善活动乱象频生的情况,当局始终要处理监管法规不足的问题。法律改革委员会多年前已提出订立《慈善法》,建议政府成立慈善事务委员会,简化现有各种筹款活动的许可证和发牌制度,慈善团体凡是会向公众募捐的,都要注册,遵守基本的透明度和监管准则,惟遭部分宗教和政治团体反对,质疑建议背后有「政治动机」,旨在限制团体的政治取向、干预信仰自由,云云。当局后来让步,只要求慈善团体要有基本注册及公开帐目,可是仍遭反对,最终不了了之。其实只要法规制订得宜,避免过分监管,《慈善法》绝对有助慈善机构加强透明度和公信力,不应过度政治化。今次审计报告揭露的种种弊端,正好让政府和社会各界重新思考,是否有需要引入《慈善法》。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我们的标准: 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更多 亚洲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