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港报社评:政府标时立法无期,欠打工仔一个公道--明报6月14日

香港劳工权益保障不足,落后全球发达地区,现届政府研究标准工时问题多时,最终结果却叫广大打工仔失望。政府仅提出以「合约工时」处理低收入雇员「有开工冇收工」、「有超时冇补水」的情况,是否就标准工时立法,留待两年后再「研究」。「合约工时」安排向商界利益倾斜,不仅未能解决上班族工时长的问题,甚至还可能令到长工时剥削「合理化」。行政长官梁振英竞选时提出要处理标准工时,5年过去,到头来竟然是交由下届政府继续「研究」是否立法,辜负全港上班族期望,令人难以接受。

要求合理工时,并非什么奢求,而是非常基本的劳工保障,早在19世纪,欧美工人便由于不堪资本家剥削,走上街头争取每日8小时工作制。目前全球逾80个国家有法例规管工时,当中既有发达工业国家,亦有以农业为主的国家,香港在这方面实在落后得离谱。香港是全球工时最长地区之一,低技术基层工人情况尤其严重,长工时问题持续恶化。2015年全港约300万打工仔每周工时中位数为44.5小时,远超国际劳工组织建议的每周工时40小时。统计显示,全港有6.57万名雇员每周工作长达72小时或以上,若以每周工作6天计算,相当于每日返工12小时。打工仔身心透支,连基本休息时间也不够,遑论与家人朋友共聚。与此同时,不少上班族对于被迫「无偿加班」,以及公司要求放假期间上班,也相当无奈。有餐饮从业员便坦言「无法说不」,若不答应公司要求,担心日后请假会有困难。凡此种种,都反映标准工时立法有迫切性,没理由拖拖拉拉。

2013年,现届政府成立标准工时委员会,一度为打工仔燃起希望,然而令人遗憾的是,资方代表一直反对以立法形式订立标准工时,劳方质疑政府偏帮雇主,杯葛会议,最终得出来的方案,明显向商界倾斜。根据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通过的方案,政府将立法强制雇主与月薪不超过1.1万元的基层员工签订合约,列明工时、休息及超时「补水」等安排,亦即所谓「合约工时」,惟当局只会为多个行业编制工时和补水指引,供雇主「参考」,有关指引并无约束力。两年后政府会检视成效,再研究是否需要就标准工时立法。

标准工时和合约工时的最大分别,在于前者是由政府立法一刀切订明雇员每周工作总时数,后者仅是劳资双方以合约形式列明工时,以合约工时代替标准工时,无异于偷龙转凤。低薪基层工人面对雇主,全无议价能力,以合约工时去规管,如同由雇主完全话事,打工仔只能期盼老板「开恩」。设若工人幸运遇上良心雇主,或许还有希望得到较为合理的工时和补假安排,可惜算死草的老板比比皆是,但求满足政府最起码的要求了事。基层雇员仰人鼻息,就算面对雇主开出长工时苛刻要求,也只能委曲求存、无奈接受。劳工界担心,合约工时可能令部分工种的长工时情况「合理化」和「合法化」,进一步剥削雇员权益,绝非杞人忧天。

政府官员为了推销合约工时,不断强调其优点,例如现时很多雇员合约虽有提及工时,惟超过一半都没有提及加班「补水」等安排,超过20万名雇员更是完全没有书面合约保障。以书面合约规定工时和「补水」,列明雇主责任,总比口头协定工时为佳,然而这些「优点」实际只是极为基本的要求。政府声称,方案以月薪不超过1.1万元为界线,可令55万雇员受惠,确保可以得到不低于协议工资率的超时补水又或补假,不过1.1万元这条界线实嫌偏低。只要薪金高于1.1万元,合约便完全不用提及工时安排,变相也令雇主有机会钻空子逃避责任。

标准工时委员会花了3年多时间商议,结果只能得出如此软弱无力的合约工时方案,背后反映的是政府决心不足。政府官员辩称,工时问题除了要顾及劳工权益,也要考虑企业承受力,以及不会对香港经济环境构成影响,然而问题是当前方案实在太偏向维护商界利益,严重偏离保障工人的目标。2011年香港实施最低工资前,商界亦言之凿凿,扬言最低工资令中小企首当其冲,面临亏蚀被迫裁员,倘若将最低工资订为28元,估计有可能导致4.6万人失业,可是最低工资落实后,失业率不升反跌,令人质疑商界人士不过是危言耸听,逃避对雇员应有的责任。现届政府表示,当局会在两年后检讨合约工时方案的成效,再由劳资双方和政府一起决定是否需要就标准工时立法。有关建议实际是将标时立法这个烫手山芋,交给下届政府,唯盼候任特首林郑月娥能展示应有的担当,认真推动标时立法,勿再辜负打工仔期望。(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我们的标准: 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更多 亚洲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