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港报社评:特首干预风波无私显见私--信报5月17日
2017年5月17日 / 凌晨1点52分 / 4 个月前

港报社评:特首干预风波无私显见私--信报5月17日

现届政府进入尾声,还有不足两个月就要换特首,没料到此时此刻仍然会卷起政治漩涡。立法会调查行政长官梁振英涉及的UGL事件,忽然闹出满城风雨,当中难免予人无私显见私之感。

去年底,立法会主席梁君彦接受民主派议员呈请,成立专责委员会,调查梁振英上任特首之前与澳洲企业UGL签订协议收取四百万英镑(约五千万港元)一事。专责委员会副主席、民建联议员周浩鼎就研究范围提出修订建议,可是相关文件被揭发,事前原来经过特首办修改。梁振英作为被调查的对象,越俎代庖直接操刀,替负责调查的委员会副主席修改文件,而拥有律师背景的周浩鼎又照单全收将之呈上委员会,旋即惹起「特首办干预立法会调查」的嫌疑。

梁振英昨日出席行政会议之前,主动提及此事,承认修改文件,他表示自己「完全有权利」向专责委员会表达拟议范围及有关事实。诚然,被调查的对象有权提出自己的看法,不过光明磊落的做法是向整个委员会公开提出,让所有议员判断是否可以接纳,为什么单单主动联络个别建制派议员私下修改文件?公与私的分野,正是此事让人侧目之处。

梁振英解释,专责委员会三月三日成立,至三月二十九日共开两次会,委员会很快确定职权范围,再提出研究范围,但至今议而未决,「我认为研究范围要尽快定下来」。至于为何找上周浩鼎,而不是把建议开诚布公交给专责委员会,他表示,可以有很多渠道表达意见,但如果翻看过去两次的会议纪录,主要发言比较多及可以争取到对方同意扩大范围,令委员会尽快订出研究范围,继续向前行的,就是周浩鼎。

周浩鼎可以争取,难道整个专责委员会就不可以争取吗?私下争取一个人,不是公开争取所有人,如此解释的说服力是不足的,何况所谓的争取是直接修改文件,我们实在看不出当中的合理性。

干预疑云曝光之后,周浩鼎昨日表示自己首次参加调查委员会,处理此事的政治敏感度和经验不足,处理过程不够周全,令公众产生不良观感,为此致歉。他承认与梁振英商讨过文件所列的调查范围,对方给予一些意见,考虑过修改合适,才呈交委员会,但周浩鼎强调梁振英修改的是「公开文件」,重申自己并无隐瞒,做法完全合规合法。

姑勿论被调查的对象提出什么意见,也不管那些意见合适与否,负责调查的议员总不该将对方的意见当作自己的意见,再浑然不当作一回事那般呈交给委员会,这是普通市民皆懂的常识。却奈何,理论上比普通市民更加懂得司法公正的周浩鼎,竟然以政治敏感度和经验不足为由,企图为此开脱,同样地欠缺说服力。

对于私下与被调查对象接触的问题,周浩鼎尝试以法庭案件作类比:「如果我们在法律界,案件要进行一单官司之前,检控方同辩方都要讨论brief fact、argeed fact,就系大家都同意的案情撮要,这个是要讨论的。」然而,其说法马上遭记者质疑:「你是陪审团,陪审团如果接触被告,是妨碍司法公正。」

归根究柢,梁振英和周浩鼎这次闹出干预风波,核心的诘难是公私不分,令调查UGL事件平添不必要的联想。为免事态恶化下去,周浩鼎最明智的决定是退出专责委员会,待日后政治敏感度和经验增加了,知识增长了,才再考虑担任类似的调查工作。

至于梁振英,如果坦荡荡认为自己有权表达拟议范围及有关事实,那么不妨再向专责委员会提出,不过这次必须公开争取所有人,而不是只争取个别的「保皇派」人士;其意见最终是否获接纳,就要视乎能不能经过真理愈辩愈明的严格考验。(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我们的标准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