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港报社评:特首护己咄咄逼人,政治观感未免霸道--信报5月22日

立法会就特首梁振英涉及UGL事件成立专责委员会调查,连日来不断节外生枝。身为专责委员会副主席的民建联议员周浩鼎,容许梁振英私底下修改其文件,然后原封不动呈上委员会,此举受到猛烈抨击之后,周浩鼎已经辞去委员职务。谁知余波未了,作为受查对象的梁振英不肯善罢甘休,矛头转向属于泛民阵营的专业议政梁继昌,三番四次要求对方同样必须辞去专责委员会职务,原因是避免利益冲突。

纠缠了数年的UGL事件,为什么在特首快将任满退位的时候,依然闹出风风雨雨?为什么梁振英显得那样紧张,不惜以「我有权发表意见」的积极态度来亲自过问?也许有人会以阴谋论的角度解读,认为UGL事件背后必定存在着暧昧的跷蹊,但目前尚未有真凭实据之前,我们姑且相信当事人的讲法,梁振英纯粹希望此事尽快告一段落。

希望还希望,有一点恐怕是事与愿违的,正是由于特首的表现太积极了,所以日后或者会进一步泥足深陷,演变成另一场没完没了的泥浆摔角似的政治斗争。常言道,欲速则不达,当事人心急地凡事过问未必是好事,反而有机会坏了大事。

梁振英的紧张,主要反映在三个不寻常的动作之上。首先,他向传媒发出律师信;其次,他控告梁继昌诽谤;再者,他主动联络周浩鼎并且直接修改其文件。恰恰是梁振英控告梁继昌诽谤,因此这位「被告」在「原告」眼中是专责委员会不适合的成员。

梁振英最新的动作是发表网志,给梁继昌一封公开信,内容指摘对方向税务局报案是想营造税务局调查他的假象,形容为「自编、自导、自演」,更指「利用执法机关作为打击政府官员的手段必须用民事及刑事手段遏止」,这是香港政治极度劣质化的实例。梁振英又说,梁继昌过去两天没有回应问题,亦没有回应传媒查询,是可忍,孰不可忍。稍早之前,梁振英形容梁继昌为「既是报案人又是主控官又是陪审员」,他必须辞去专责委员会的职务,避免直接及重大的角色冲突。

平心而论,当事人千方百计保护自己可说无可厚非,事实上梁继昌的而且确有角色重叠之嫌。打个譬喻,某甲投诉某乙行为不当,某甲实在不应该参与调查甚至审判,而某乙认为个别陪审员(即是某甲)对自己有偏见,要求法官撤换陪审员亦是人之常情。梁继昌对于这样的指摘一直未有回应,估计亦是因为正在考虑当中的是非曲直。

如果要求梁继昌辞职是在专责委员会今年三月成立之初提出,问题不大,奈何现在的时机是爆发了「浩鼎门」之后,梁振英一方面被揭私底下修改个别委员的文件,另一方面又非要撵走梁继昌不可,务求调查的方向必须符合自己利益,政治上的观感未免霸道。但凡政治斗争,输了观感往往等于输了气势。

再看看专责委员会的功能与组合,众所周知,这是一只无牙老虎,任何调查结论皆没有约束力,何况建制派占委员人数过半,泛民议员始终难以有所作为。委员会之中,主席谢伟俊不投票,即使「打龙通」的周浩鼎退出,建制派委员仍有五人,较泛民四名委员为多,就算梁继昌有偏见,根本无法左右大局。换言之,梁振英本来毋须为了此事而过度担心,如今刻意针对梁继昌,徒然让外界觉得咄咄逼人。

空穴来风,未必无因,政治人物不得不相信因果;UGL事件于二〇一四年十月被澳洲传媒披露以来一直夹缠不休,很大程度是由于当事人没有种下善因所致。如今梁振英心急想把这件事快快作一个了断,不欲卸任之后仍然留下一条尾巴,可惜所采取的手法流于硬绷绷,很容易授人以柄。

平生不作亏心事,半夜敲门也不惊,清白之躯实在毋须做出多余的动作对付敲门的人 。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我们的标准: 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更多 亚洲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