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港报社评:荷兰民粹抬头,欧盟风雨飘摇--经济日报3月15日

荷兰极右自由党在今天举行的大选,可望成为最大党或第二大党,虽受制度所困而难以执政,惟欧洲各地民粹风潮势更受鼓动,既影响将举行的法德意大选,亦令欧盟更举步维艰。

去年英国脱欧公投和美国大选均发生「黑天鹅」事件,外界担心下一只黑天鹅是有「荷版特朗普」之称的荷兰自由党党魁威尔特斯,但事实应非如此,底因有二。

首先,各界已做好风险准备,面对自由党或成荷兰第一大党,故再难言是黑天鹅。更重要的是荷兰国会选举采取比例代表制,从来没政党可单独上台执政;目前各党支持率亦不逾17%,即使自由党得票率最高,相信距取得国会话事权的76席仍远,须组联合政府,令极端主张难以落实,更何况各主流政党已表明拒与自由党合作,故威尔特斯当首相的机会甚微。

荷兰民粹主义抬头,非关经济,而是社会问题。当地失业率处5年低位,经济基调胜过其他欧盟国家,选民关心的是移民涌入抢福利,大量伊斯兰移民又冲击当地文化习俗,令向来包容性强的荷兰人也受不了,自由党趁机鼓动选民,令主流政党也要向右转,首相吕特日前禁止土耳其部长入境参加土耳其裔就土国修宪公投的集会,是最佳明证。

大选将可能出现自由党得票最多却无法执政的结果,但作为稍后法国、德国和意大利大选前哨战,自由党佳绩势鼓动全欧民粹政党,即时为法国极右翼国民阵綫在下月大选打强心针。即使法国左右两翼联手阻止极右国民阵綫上台,对法国和欧盟来说仍非好事。

首先,假如民粹主义政党成为国会最大党,却因受其他党派抵制而无法上台执政,支持者势必反弹,社会将更撕裂,而政府为迎合民情,今后施政时惟有更靠向民粹方向。

其次,民粹政党即使不能执政,但透过选举检视过实力,证明他们已形成了一股不可侮力量,未来势对欧洲各国处理难民、欧猪债务和其他问题上施加重压,相信包括德国在内亦不得不对这些压力作一定让步。

短期而言,在处理希腊债务危机时,民粹政党势必反对用本国的钱去打救外国;中长期而言,各地极右组织或组反欧大联盟,令欧盟在应对危机、修补漏洞、向前发展各方面都遇阻力,在在令欧盟体制更风雨飘摇。(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更多 亚洲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