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港报社评:追究医疗事故责任,不容隐瞒"医医相卫"--明报5月11日

联合医院两名医生涉嫌疏忽「开漏药」,女病人邓桂思其后肝衰竭,两度换肝后仍生死未卜。昨天医管局行政总裁梁栢贤就事件道歉,承认院方未依规定及早通报,惟否认集体隐瞒。一宗病危妇人急需换肝活命的事件,由女儿呼吁有心人捐肝救母感动全城、热心市民甘愿冒险捐出活肝,到现在爆出祸源竟是重大医疗失误,家属蒙在鼓里,通报机制形同虚设,令人扼腕。医管局的解释不仅未能消除公众疑虑,反而加深了「医医相卫」的嫌疑,重挫市民对整个公营医疗体系的信任。当局必须展开公正独立的调查,堵塞制度漏洞,向失职失德者追究责任,给市民一个合理的交代。

今年初,妇人邓桂思因肾病到联合医院覆诊,虽然院方2008年已有邓妇是乙型肝炎带菌者的纪录,可是两名资深专科医生给她处方类固醇治疗肾病时,均未同步处方抗病毒药物,防止邓妇体内的乙肝病毒变得活跃形成肝炎。及至4月初,邓妇急性肝炎入院,需要转往玛丽医院接受肝脏移植,至今病情仍然危殆。联合医院4月6日已知道邓妇之前未获处方抗病毒药,可是两周后才应家属查询,交代「开漏药」并向医管局通报。梁栢贤承认,根据医管局通报机制,若发生严重医疗事故和重大风险事件,医护人员须在发现后24小时内向总部通报,今次事件通报确是迟了,需要改善,惟「相信前线同事不会蓄意隐瞒」,文件上有关通报的定义,「他们未必完全理解」,云云。

梁栢贤的解画难以令人信服,甚至有护短之嫌。首先,医管局的事故通报机制已有10年历史,涉事资深医生和医院相关部门主管理应知之甚详,就算通报定义存在不清晰地方,亦应有足够专业水平,判断事故轻重。联合医院发现出了如此重大错误,竟没主动通知家属和即时向局方通报,令人不禁怀疑,若非医生专业判断能力不足,就是心存侥幸,希望邓妇换肝顺利康复后可以大事化小。有医管局员工向传媒声称,虽然通报机制有「24小时内通知」的规定,惟现实是即使不按时通报,也不会有惩处。医管局有必要保证,通报机制并非形同虚设。

医管局4月中旬知悉事件后,直到本周才对外公布,连食卫局长高永文也是近日才知道详情。局方解释是联合医院需要时间整理报告,并要等其中一名涉事医生周日放毕大假后再作了解。即使有关说法符合实情,也反映当局处事官僚。监于事故性质严重,就算涉事医生身处外地,当局也可越洋联络,要求电邮书面交代,甚或要求中止休假回来解释。梁栢贤声称,联合肾科部门主管没有即时向邓桂思女儿通报事件,可能考虑到很多不同因素,例如「她要应付考试」等,说法更是匪夷所思,予人有堆砌藉口帮联合医院开脱之感。

玛丽医院在今次医疗事故的角色,亦值得商榷。玛丽方面的主诊医生承认,4月初邓妇入院后,已透过院内系统,知悉联合医院「开漏药」,并向家属提及此问题,然而未有即时通报医管局,原因是团队正忙于处理邓妇肝衰竭情况,又指当日将邓桂思放在轮候换肝名单首位,是按照病情及医院准则决定,并非帮任何人「补镬」。诚然,治疗团队既要处理换肝,又要为呼吁捐肝等工作劳心劳力,可是向医管局通报问题,是否真的如此耗费时间?过去已有一些议员和病人权益组织质疑,医疗界存在「医医相卫」、避免批评同行错误的文化。医生之间不愿互相批评,本意也许是互相尊重,避免予人中伤同业之感,可是对同业过失视而不见,实际效果跟协助隐瞒并无分别。虽然梁栢贤深信今次玛丽换肝团队未有及早通知医管局,跟集体隐瞒无关,然而瓜田李下,恐怕不是三言两语就能洗去嫌疑。

有病人关注组织提到,2007年伊利沙伯医院曾发生类似今次邓桂思的医疗事故,事后医委会裁定涉事医生「专业失德」不成立,原因之一是当时未有相关用药指引,今次事故重演,反映医管局未有全面汲取教训。梁栢贤表示,根据现时医院临牀管理系统设计,若处方类固醇超过两周,电脑系统会作警示,据他了解,涉事医生也不知道为何未有察觉。医管局和联合医院必须彻查,为何两名有10年经验的副顾问医生竟然先后「走漏眼」,到底是专业水平出了问题,还是院方系统警示不够清晰?

香港公营医疗系统人手紧张,医生压力巨大,然而这不代表医生可以将失误责任全都推卸到制度之上。今次围绕邓桂思的医疗事故,重挫市民对整个医疗系统的信任,医管局有必要彻查问题根源,追究责任,不容隐瞒护短。过去很多医疗事故调查报告,即使证实涉及人为疏忽,涉事者也甚少遭惩处。为免继续惹来「医医相卫」的质疑,今次当局必须邀请大学专家加入调查,确保调查委员会的独立性和公信力。与此同时,医委会改革也应尽快落实,洗刷处理医疗事故塞责偏袒业界的印象,重拾市民信任。(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我们的标准: 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更多 亚洲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