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4 个月前
港报社评:选战多闷场诚好事,诤友多批评应反省--信报3月24日
2017年3月24日 / 凌晨1点35分 / 4 个月前

港报社评:选战多闷场诚好事,诤友多批评应反省--信报3月24日

2 分钟阅读

立法会前主席曾钰成是本地政坛难能可贵的奇人异士,既是建制派之内根正苗红的重量级元老,同时是民主派眼中可以坐而论道的沟通对象,因此一直有传闻他会参选特首,而且相信能够得到不同政治光谱阵营的跨界别支持。很可惜,曾钰成早前终于披露,由于不获中央开绿灯,所以打消了参选的念头。对于这场没有曾钰成的跑马仔游戏,行政会议召集人林焕光本来的讲法是「唏嘘」,经过三位候选者参与电视论坛之后,他进一步表示「more than唏嘘」,因为如果有曾钰成落场辩论势必「好睇好多」,似在暗嘲现在的选战平平无奇。

另一方面,五年前竞逐行政长官落败的全国政协常委唐英年半开玩笑地指出,选举过程中有不同言论属正常情况,但他相信:「今次就比起我二○一二嗰次场戏,已经冇咁好睇,嗰时应该系精采好多。」

今轮选战平平无奇,上回格斗精采好多,尽管令观众觉得有相当多呵欠连连的闷场,即是俗语所说的「厕所时间」,不过从「君子之争」的角度来看,平平无奇反而是好事。选战沉闷的原因是没有黑材料满天飞,没有吊臂车包围豪宅,没有「僭建就是僭建」,没有「违法就是违法」,候选者之间也从没互相指控对方「你呃人」。这次三人角逐的局面,迄今为止尚算乾净,闷得其实合乎体育精神。

美中不足的是三位主角以外的敲边鼓配角,有时会做出踰越规矩的小动作,正如曾钰成在报章专栏以〈君子之争〉为题写道:「先前有人在报章发表文章,竟出言恐吓,说『在当今的高科技年代,无论是按投票次序、提名票与选票对比,以及选票沾上的手指模,若以为暗票就等于隐身,根本就是自欺欺人,谁人转軚,一查即知』。」除了如斯恐吓选委之外,又有谣传选委被要求违法用手机拍下自己的选票证明没有「转軚」,亦有传闻指选委被警告若不按照指示投票将被报复,包括打击其内地生意等等。曾钰成认为,种种传言令人觉得背后有强力部门操控选举,官方应严正辟谣及打击各种损害法治的歪风,保证秘密投票权受到保护,才能维持公众对选举制度的信心。

恐吓选委破坏暗票制度当然是令人齿冷的肮脏行为,而曾钰成讲得出这番义正词严的谏语,足证他是一位有水准的建制派诤友,下任特首不管是谁,最好听一听其苦口婆心的金石良言。

譬如说,顶头大热门林郑月娥常常成为曾钰成笔下的月旦对象,秉笔直书的说法包括「今日的娥打倒昨日的娥」,他昨日接受电视台访问之时解释道,这些都是善意批评:「如果佢要成为行政长官,需要有自省能力。」然后他继续善意批评:「佢唔系一个你好容易同佢合作,或者你好喜欢同佢合作嘅人,官场里面呢个唔系乜嘢秘密,即系觉得佢唔系一个好容易团结到各方面力量嘅人。」他进而直言,一个好领袖应该有胸襟,认真听不同意见,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广开言路,接受批评,不是修补社会撕裂的应有之道吗?最重要的是切勿忘记,历届特首上任之后必定会面对排山倒海而来的攻击,小圈子选举的认受性不足是谁也摆脱不了的魔咒,如果连善意批评也接受不来,怎样应付恶意中伤?过去五年就是由于执政者太沉溺于敌我分明,缺乏求同存异的亲和力,以致整个社会陷入非黑即白的泥淖之中无法自拔。林郑月娥或者其他人如果当选,最好不要把批评声音视作「白色恐怖」,否则有可能重蹈五年来的覆辙。

曾钰成的善意批评之中,尚有一言值得聆听,他说:「你一天不解决普选问题,没有人会有兴趣与你讨论其他事,别人就会针对你的死穴,说你不是由普选产生,这样就很难讨论了。」

若说选战是君子之争,当选者务必反省深思,如何接纳君子之诤。(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