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港报社评:香港管治须回归初心,踰越分际将治丝益棼--明报3月31日

候任特首林郑月娥当选之后,她怎样体待和处理与中联办之间的关系,备受关注。就这个敏感议题,林郑回答记者提问时,显得小心翼翼,虽然语意有点含混,惟期望内部事务由她和特区政府处理的信息,十分明确。林郑月娥统率的新一届政府,需严守内部事务自行管理的底线,中联办则勿再踰越分际,与香港内部事务清晰切割,让特区政府有机会理顺和重塑正常管治模式。

中央和特区互动情况,决定了「高度自治」的高度。邓小平主导制定的对港特殊方针政策,有一个前提,就是认同内地的一套,不能施之于香港,因此回归之时,中央除了三令五申不得干预香港内部事务,还设置机制,包括由港澳办把关,控制内地人员来港等,主要为避免香港受到内地影响,损害了高度自治。是时也,中联办在港甚为低调,相关官员在公开场合遇到记者提问,都耍手拧头,不置一词;当时中联办主任是谁,许多人都说不出来。这是中联办严守分际,与香港内部事务绝然切割的日子。 中央具体介入香港事务,始于2003年《基本法》23条立法之后。香港回归之初,历经亚洲金融风暴、科网股爆破,然后SARS来袭,一度变为死城,经济雪崩式下塌;SARS疫潮之后,中央推出例如大型国企来港上市、自由行等政策措施,协助香港经济复苏,起到立竿见影效果。当时,中央协助香港渡过难关,同时严守分际、并未涉及内部事务的做法,得到普遍肯定和赞扬,是时也,民调结果显示,市民认同中央政府的程度,较认同特区政府更高。这是事实。

SARS一役之后,在「不干预,有所作为」方针之下,中联办工作重点调整为对香港事务有所作为,当时认为这是出于好意,不过,这样的介入宛如打开了对港权力的「潘朶拉盒子」,「有所作为」是否构成干预,是否偏离了「高度自治」,不再是首要顾虑。于是在立法会选举,中联办操盘,除了民建联、工联会等嫡系部队,其他建制派参选人要在地区直选夺得议席,须向中联办争取配票,是公开秘密。

中联办本来在分派港区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等政治权力职位,已经发挥重要影响,加上在立法会选举有翻云覆雨之力,中联办成为建制派权力主要来源,于是一些人向权力靠拢、依附以至献媚求宠,成为建制阵营生态。这些年,立法会一些议案,建制派议员等候中联办「吹鸡」或指示投票,也是公开秘密;个别议员甚至以此为荣,因为这是显示听话交差,将可以确保既得权力和利益;其余有意藉此幸进之辈,争相效尤以取得照顾,就可以「理解」了。

粗略回顾政治生态嬗变,只是指出中联办逐步介入内部事务,特别是藉着政治权力分派,塑造建制阵营政治文化,起着主导作用。因此,林郑月娥虽然说在立法会「箍票」,应由司局长和特首推动,「毋须中联办的朋友操心」云云,只是建制派议员认同她的说法之余,即时泼冷水。有说「只是良好意愿」;有说「林太要明白政治现实」,质疑单靠政府与政党「讲数」是否有足够能力,认为政府没有利益可与建制派交换。即是建制派议员认为林郑所说「自行箍票」,说易行难。

事实上,审视中联办介入香港内部事务的发展,中央方针政策与利益交缠,极其复杂。不过,审视事态演变之性质,实际上存在「主动和被动」两种情况。中联办的「干预」,有主动政策使然,也有其他人靠拢依附的被动成分;特区政府之「被干预」,有主动要求协助,也有中联办主动介入的被动成分。这两种成分,实质是中联办踰越分际、特区政府未严守高度自治底线的结果。

「一国两制」本质上是矛盾统一的辩证与实践,只有坚守分际、严遵局限,则资本主义的香港,才可以在社会主义的国家相依共存;回归快将20年了,本应清晰的分际模糊了,局限被罔顾,于是才有现在内地与本港的扞格、不调和景况。熟悉香港政治生态的人都知道,目前的状况持续下去,立法会议事与运作不会改变,整体管治困局无法突破,可以预见无止境的内耗空转,将会持续下去。事态说明:「不干预、有所作为」执行逾10年,香港政局每况愈下,因此,设若真的为香港好,这个方针必须改变。

现在,主动干预和被动干预已经纠缠不清了。林郑月娥统率特区政府,从主观条件与客观因素审视,不容易顶住干预,只能期望他们挺直腰板,起码不再主动要求中联办「箍票」,凭政策和游说赢取立法会支持;另外,建制派议员勿再事事以中联办马首是瞻,需要指出:自行阉割「一国两制」和「高度自治」,虽然获得私利,但是会成为香港的历史罪人。至于中联办,除了不再主动干预香港内部事务,对于主动靠拢依附的立法会议员,应该拒诸门外,即是拒绝被动干预。只要各方面做到不主动、不被动和不邀请干预,则香港的管治伦理将有机会逐步理顺,从而建立互信,突破困局。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我们的标准: 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更多 亚洲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