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经济学家建议德国投资受困国家资产 不要直接贷款
2013年7月23日 / 凌晨3点43分 / 4 年前

经济学家建议德国投资受困国家资产 不要直接贷款

2012年8月24日,德国柏林,德国、希腊和欧盟旗帜在迎风飘扬。REUTERS/Tobias Schwarz

路透巴黎7月22日 - 若德国对希腊、葡萄牙或西班牙纾困的方式,从提供由纳税人支应的贷款、改为由储户投资于这些国家的国有资产及企业,那将会是何种光景?

法国经济学家加尼耶(Olivier Garnier)提出这个新点子--循环运用德国的巨额经常帐盈余、避免欧元区财政最弱的几个国家因急求资金而贱卖资产、还能提振南欧国家的经济成长。

任职法国兴业银行集团首席经济学家的加尼耶认为,成立一家专责机构负责购买、整顿和私有化政府所有的资产,将能逐步解决欧洲几个深层的经济问题。

成立“欧洲信托机构”(European Treuhand (Trust) Agency)进行“债务转股权”事宜,将能修复欧元区受助国家的公共财政、缩减区内南北的经常帐失衡、并且带动欧洲二线国家的投资。

加尼耶表示,比起将多余现金存在名目存款利率为零的本国银行,他所提出的方式能带给德国储户更好的回报率。就政治上而言,也比把纳税人的钱借出去更容易被接受,因为接受贷款的受困国家可能永远无法偿债,借出去的钱也可能无法全数收回。

欧元区债务危机迈入第四个年头,这类不太可能实现的提案却仍在四处流传,凸显了促成这场危机的基本问题仍几乎没有解决。

这个构想的出现或许有其时机上的巧合,恰逢德国总理梅克尔试图软化德国作为欧洲严苛撙节措施的强制推行者的角色,摆出一副较宽容的面孔提出方案来帮助受困欧元区国家应对青年失业的问题。

但对身处苦海的希腊或西班牙人而言,这可能看起来比较像德国的殖民行动,而不太像帮忙。虽然荷兰、奥地利或芬兰储户可能也会加入,但来自德国的资金最终可能无法避免会在这个“欧洲”机构占大部分份额。

德国财政部长朔伊布勒(Wolfgang Schaeuble)此前称,“我们希望表明我们不仅仅是全世界最好的储户”。加尼耶在引用朔伊布勒这段话时表示,“他还应该补充这样一句话,德国人还必须展现出他们也可以成为相对明智的投资者,能够更有效率地使用存款和相关的纳税人担保。”

**先例**

加尼耶的这个想法此前在德国曾有过先例。1990年柏林围墙倒下、德国统一之后,建立起一个名为“托管局(Treuhandanstalt)”的托管机构,用来重组、关闭和卖出东德国有企业,并收回农田、公共住房及旧有军队房产。

一些西德企业的高级人才获聘、或自愿参与帮助重组或剥离东德的企业。

但这个例子也点出加尼耶的提议中的一些政治障碍。托管局曾遭到狠批,因其将遗留下来的400万名企业员工裁减了近250万。托管局遭批的另一个原因还包括它关闭一些企业,而批评者称这些企业是盈利的。

把国有的企业和资产私有化,是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救援欧元区高负债政府时,在援助方案中规定的一项关键内容。

但希腊一直未能实现私有化收入的目标,说明深陷衰退的国家是多难吸引到真有意向的投资者,就连以一个合理价格卖掉赚钱的企业都不容易。

希腊政府出售天然气企业DEPA的努力在6月归于失败,给援助计划造成了10亿欧元的资金缺口,也使得希腊兜售国家垄断的博彩公司和亏损的铁路企业的计划,受到了进一步质疑。

在欧元区其他地方,所谓的私有股权投资秃鹰基金正在考虑,以压低后的价格接手西班牙一些绩优企业的股份。西班牙一些银行在接受援助后,被迫出让这些股权。

根据加尼耶的模型,由私人投资者和德国政府储蓄资金共同出资、或是由政府担保的一个长期投资载体将买进这些资产,把它们从政府的账簿中剥离出去,然后对其进行重组和管理,直至能在不亏本的情况下卖掉。

他把这叫做“提升跨境资本对银行和企业的所有权”,但很多希腊民众可能会认为,这是德国人不怀好意地攫取本国财富,而德国民众则可能会觉得,这种配置资金的方式是有风险的。

2010年债务危机刚爆发时,畅销的德国画报(Bild)以新闻标题高喊“破产的希腊人,卖掉你们的岛屿!也卖掉你们的城堡吧!”这在当时触犯了众怒,重新点燃二战以来积累的不满情绪。

**主权财富基金**

两位德国经济学家葛罗斯(Daniel Gros)和梅尔(Thomas Mayer)去年建议德国仿傚挪威、新加坡或沙特(沙乌地)阿拉伯,成立主权财富基金,将多余资金投资于欧洲以外的资产组合。

他们认为,比起把资金存在毫无回报的欧洲央行,主权财富基金更安全,报酬率也更高。同时还有压低欧元汇率的效果,有利于苦苦挣扎的南欧经济体。

加尼耶的建议是这类资金投资于欧元区。

他指出,德国国家发展银行KfW已开始试探这块领域,透过西班牙对口向西国急需资金的中小企业提供贷款,虽然还不是股权注资。

加尼耶的提议有三个问题:欧洲信托机构管理这些资产会比原持有人更有效率吗?如何对冲德国储户资金所面临的风险?这些资产该如何订价,才能让各方都接受?

他的答案是,现状更糟糕:当政府急着到处找钱时,这些资产被放着发霉;德国纳税人反正也面临着受助国家无法还钱的风险,所以何不争取一些回报率;最后则是假如这些资产拿到市场上可以找到更高的价钱,就可以订得稍微高一些。

“我知道有各种困难,但是仅靠财政转移来分担欧元区经济体的风险,是很愚蠢的,”加尼耶在接受访问时说。

“放弃预算主权以成立欧洲财政联盟所引发的障碍比这大得多了,而打销官方债务势必会引起法律上和政治上的种种争议。”(完)

(编译 沈以文/梁睿雪/隋芬; 审校 张明钧)

路透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路透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here)开通此服务。

我们的标准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