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更正)分析:市场不理会政治喧嚣 关键还看经济增长

(更正:倒数第七段译文有误,改为“但媒体关于特朗普政策对世界市场潜在负面影响的鼓噪也未减弱”,非“而媒体关于特朗普政策对世界市场潜在负面影响的叫嚣声也有所下降”。)

路透伦敦3月14日 - 特朗普时代开启后,全球市场出现的一大谜团是:尽管分析师警告特朗普胜选可能引发波动和不确定性,但市场波动却处于历史低位。

最佳的解释或许也是最为寻常的:从金融危机中恢复以来,全球经济增长处于数十年来最平稳且最可预见的状态,足以克服政治意外事件的短期影响,即便是出现在白宫。

关键在于,经济复苏以及随之带来的稳定并不是建立在大规模举债基础上,这就意味着,即使可能发生更多的政治冲击,比如荷兰、法国、德国等国家今年将举行大选,低水平波动的大气候是可持续的,当然也不排除偶发的波动升高的情况。

其结果就是,投资者或将受此鼓舞而继续追捧回报相对较高的高风险资产,从而支撑自2009年以来主要见于股票及公司债等市场的涨势。

摩根大通认为,造成金融市场波动的最大单一因素,就是全球经济增长的起起落落。2007-09年危机之后,经济增长稳定且基本符合预期,几乎到了令人感到无趣的地步。

经济复苏的基础是决策层自危机爆发后所采取的举措,尤其是央行刺激举措释放的数万亿美元流动性、以及重建支离破碎的金融体系。

“世界经济非常稳定。以往从未这么稳定过,而这就是市场之所以如此平稳、风险溢价如此之低的原因所在,”摩根大通全球资产配置主管Jan Loeys说道。

“市场反映基本面。如果基本面平稳,那么资产价格波动将减弱,”他说。

根据世界银行,全球经济年增长率自2011年以来就徘徊在2.3-3%的狭幅区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区间更窄,自2012年以来增幅在3.1-3.5%。

若这两家国际机构的估计与事实相符的话,2017年经济增长率将续钉在这些狭窄区间。

摩根大通指出,基于全球季度实质GDP增长率的五年滚动标准差,全球宏观波动率约在0.5%。

这是至少40年来最低水平。

全球GDP波动率:tmsnrt.rs/2mVzNpB

全球信贷增长:tmsnrt.rs/2mVSAAT

全球获利波动率:tmsnrt.rs/2mnyFqS

**不过热也不过冷**

当前的借贷远低于危机前水平。

据摩根大通,过去五年,全球不含金融机构的民间部门信贷年增幅约在6-8%。在直到2008年的五年间的增幅则几乎是这个水平的两倍,约有13%。

由于政府和银行在金融危机之后对于过度扩张采取了谨慎态度,杠杆已不再大行其道,这意味着资产价格上涨和低波动环境可以继续鱼和熊掌兼得。

由此带来的结果是,很多受到密切关注的市场波动性指标目前徘徊在纪录低位附近。

波动率指数是衡量美国股市隐含波动率的一项指标,即华尔街所谓的“担忧指数”。该指数目前在12%附近,在其26年历史中鲜少低于该水平。

欧洲的情形也类似,衡量欧元区市场波动性的指标指数目前在15%附近,也为历史最低位之一。

有人认为,特朗普在移民和世界贸易等关键问题上的争议政策或让市场陷入一片混乱,这样的说法恐怕要被超低的波动性以及尚可预期的世界经济打脸了。

上述所说的情形没有发生,但媒体关于特朗普政策对世界市场潜在负面影响的鼓噪也未减弱。

“如果政治因素削弱经济成长,波动率将会增大,”德意志银行的George Saravelos和Rohini Grover周二在一份报告中写道。“但只要当前这种经济数据强劲而政局不明朗的异常组合持续下去,波动率可能就会维持在低位。”

美国花旗银行股票分析师的研究显示,全球股市的波动率低于10年中值。法国、英国和美国市场尤其低,比10年中值低逾50%。

这些分析师称,这主要归因于金融危机以来央行实施的宽松货币政策。宽松货币政策提振了所有资产,并抑制了各地的波动率。

分析师还指出,在市场上升时,波动率往往会下降,反之亦然。美国股市已较2009年3月低点上涨逾250%,最近几周还在不断刷新纪录高点。

分析师补充称,较为稳定的基本面帮助抑制了市场波动。自金融危机后复苏以来,全球企业获利的波动率一直处在低位,过去五年持续处于5%或更低水准。

在过去20年,全球企业获利的波动率只有两次达到15%或更高(两次全球经济衰退),正好和2000-02年和2007-09年股市崩跌同步。 (完)

(编译 王琛/李婷仪/张若琪/孙国玉/汪红英;审校 张荻/徐文焰/高琦/郑茵)

我们的标准: 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更多 深度分析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