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分析:特朗普重议NAFTA需做出让步 或会借鉴TPP条款

路透华盛顿11月22日 - 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打算重新协商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想大幅提高协定对美国劳工的益处,不过这对他领导下的美国政府来说可不是单向的,因为加拿大和墨西哥也在准备自己的需求清单,这可能需要美国相应做出一些艰难的让步。

在本月的大选中,已签署22年之久的NAFTA和其它贸易协定,成为美国工业心脏地带州选民们泄愤的对象。

特朗普曾许诺,如果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修改协定,就会退出NAFTA。不过除了表示要制止美国工厂和就业岗位流失到墨西哥之外,他几乎没有透露希望在协议中做什么样的修改。周一特朗普信誓旦旦称,将在明年1月20日上任首日提交意向通知,要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

贸易专家、学术界人士、政府官员都曾表示,加拿大和墨西哥也将要求美国做出艰难的退让,而且目前NAFTA设定的零关税政策将很难更改。任何形式的谈判都可能会持续数年时间。

“重新谈判的话,一方会提出自己的要求,另一方则会相应地期待对方做出让步,”美国前贸易副代表卡特勒表示,“我们需要知道我们想要什么,以及能给对方什么。”

卡特勒在2010年帮助重新协商了与韩国已搁置的贸易协议,当时美国贸易代表为美国汽车厂商赢得了让步,但代价是韩国对(美国)猪肉的高关税逐步取消时间延长,并允许韩国基本保留其有利于国内仿制药生产商的医疗保健报销体系。

贸易专家称,若不放弃贸易协议,特朗普就难以提高美国关税。特朗普在竞选时称NAFTA是“史上最糟糕的贸易协议”,并威胁对墨西哥组装的汽车和其他商品征收35%的关税。

“自由贸易协议协商中从来没有双方不对等提高关税的先例,”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资深研究员Chad Bown称。

“如果美国人工成本比墨西哥昂贵,那么进行公平竞争的唯一办法就是想办法提高墨西哥的成本,”Bown称。

协商更强有力的环境和劳工保护条款将是一个办法,因为这会在墨西哥等低薪国家提高制造成本。

特朗普政府交接团队负责贸易事务的Dan Dimicco拒绝了路透的置评要求。DiMicco是钢铁巨头Nucor(NUE.N)前执行长,并长期争取保护措施,以对抗不公平交易的进口产品。

在周一发布的一条YouTube视频信息中,特朗普誓言让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尽管TPP条款一年多前就已敲定,但美国国会中的共和党议员从未接受该协定,这部分归因于总统大选中出现的反自由贸易论调。

特朗普称TPP“对于我国是一个潜在的灾难”,称他的政府将协商出“公平的双边贸易协定,这样的协定将把工作机会和产业带回到美国境内。”

他的言论似将扼杀其它TPP成员国的希望,这些国家原本期冀美国新政府能重启现任总统奥巴马倡导的TPP协定。

墨西哥总统培尼亚周六在亚太经合组织(APEC)峰会上表示,他愿与特朗普商讨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使该协定“现代化”,但不会就已达成的条款重新谈判。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与培尼亚在峰会间隙会晤,称他对与特朗普就贸易的商谈“保持开放态度”。

但加拿大驻美大使David MacNaughton表示,若NAFTA重启,加拿大将坚持重新谈判,以便结束有关加拿大软木木材出口的陈年纠纷。

对墨西哥而言,对有利于美国工业品作出的任何妥协,可能都要满足对美国提升对墨西哥糖进口配额的需求,并保护墨西哥的土豆收成。

无论是墨西哥还是加拿大可能会要求更多参与竞争美国公共部门采购,目前这一块大部分受到“购买美国产品法”(Buy America)的保护。卡特勒说道,若特朗普政府祭出基础设施支出措施,该领域势必会成为更加诱人的争夺目标。

**借鉴TPP?**

自NAFTA颁布以来,美国同加拿大和墨西哥的年贸易总额增加三倍至1.3万亿美元,不过美国同两国的商品贸易逆差1993年时为91亿美元,2015年便增至762亿美元。

(图表:美国贸易逆差,进口趋势图:tmsnrt.rs/2gajLSa)

NAFTA对美国就业的影响存在争议。像经济政策研究所(Economic Policy Institute)等批评之声认为,NAFTA导致美国制造业损失约850,000个就业岗位。而美国商会等支持者则宣称,带来的贸易增长令美国净增了500万个就业岗位。

美国国会研究服务处(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总结道,NAFTA虽对推动美国经济增长作用甚微,但所带来更为有效的供应链增加了美国制造商的竞争力。

贸易专家称,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若重新磋商NAFTA,将最终借用TPP的关键要素以加强对环境、劳工和数码经济标准的规定。

墨西哥和加拿大已认同TPP中“完全可行的”劳工和环境改善条款,这意味着那些不遵守协定的国家将遭受惩罚性关税,这与NAFTA相比是更进了一步。

TPP还包括监管电子商务和跨境数据流动的规定,以更好地保护知识产权,并确保网络自由和放开。在1990年代初期磋商NAFTA的时候,电子商务和跨境数据流动几乎还不存在;所有这三个国家的官方均称,NAFTA需要在这一领域实现现代化。

但特朗普的经济顾问Peter Navarro和Wilbur Ross暗示,TPP的环境、卫生和安全标准还不够强。

在经济白皮书和各种评论意见中,Navarro及Ross表示,“如果贸易利益分配不公,他们希望未来的美国贸易协议将包括立即触发和自动再磋商”机制。Navarro是加州大学尔湾分校的商学教授;Ross则是一位身家亿万的私募股权投资者,特朗普正在考虑让Ross领导商务部。

他们还希望对汇率操纵进行“强硬的惩罚”,对于侵犯知识产权的行动将“零容忍”。

他们写道,“进行磋商或再磋商,我们的指导性原则应该是这样:若要达成一个自由贸易协定,该协定不但要能提高贸易总量,而且还能降低我们的贸易逆差。”

美国贸易逆差和基于NAFTA的进口增长

请点选 tmsnrt.rs/2gajLSa

(完)

(编译 王洋/李爽/王琛/孙茉莉/于春红; 审校 白云/李春喜/刘秀红/王颖)

更多 深度分析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