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分析师观点:中国设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将提高监管效率
2017年7月17日 / 凌晨1点10分 / 2 个月前

分析师观点:中国设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将提高监管效率

2016年7月19日,中国北京,一名男子骑三轮车经过一处建筑工地外的巨型广告。REUTERS/Thomas Peter

路透北京/上海7月16日 - 五年一次的中国金融工作会议于本周六闭幕。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会议上表示,要加强金融监管协调、补齐监管短板。设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强化人民银行宏观审慎管理和系统性风险防范职责,落实金融监管部门监管职责,并强化监管问责。

他并强调,创新金融调控思路和方式,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货币信贷适度增长和流动性基本稳定;同时,积极稳妥推进去杠杆,深化国企改革,把降低国企杠杆率作为重中之重,抓好处置“僵尸企业”工作。各级地方党委和政府要严控地方政府债务增量,终身问责,倒查责任。

市场人士指出,此次在国务院层面设立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不仅提升了监管层级,还明确了监管职责及监管问责权利,有利提升监管效率;同时,在M2增速已处历史最低位的背景下,会议提出“稳健货币政策”而非此前提及的“稳健中性”,或暗示后期M2增速有提升提要。

以下为分析师及业内专家对本次金融工作会议内容的点评: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银行研究室主任 曾刚:

此前一行三会之间的建立的金融协调委员会只是一个定期沟通的平台,本身并没有管理的功能,更没有问责的机制,只是个协调机制但没有协调的功能。此次在国务院层面设立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不仅显然层级很高、明确了监管职责,还拥有了监管问责的权利,这样整个体系就变得有执行力了,这样将大幅提升监管的效率。

目前该方案是对现有架构调整最小,确实也是最适应我国国情的方案。因为中国金融监管现存的问题并不是分业监管的框架失去作用,因为就银行和其他机构而言,多半业务和其他部门是没有交叉的。在各机构行为特征比较明晰的情况下,把三会统一起来并没有什么好处。该委员会层级很高,但关键是后续怎么落地,包括委员会的组成、具体的管理功能、监管问责机制的建立和金融基础设施的建设。

预计该委员会正式落地后,首先是将从统筹的角度考虑整体金融监管体系的规划、不同部门监管规则的制定,再针对现有的分业监管框架下混业经营发展的趋势,以及相关空白监管地带,尤其是重点业务领域,进行功能监管和行为监管规则的制定。

--申万宏源宏观 李慧勇、王健:

假如说此前两次会议的主基调是改革创新的话,这次会议的主基调明显转向监管。与前几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相比,对于创新的提法明显弱化,取而代之的是强化监管、防范风险,金融发展从数量转向质量。

与市场猜测的强调金融去杠杆不同,会议更强调从实体经济的去杠杆、强化金融机构的防范风险的主体责任来防范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而主动化解金融风险主要仰仗三个方面工作:一是实施稳健货币政策,防范经济杠杆风险;二是降低国有企业杠杆,来化解企业杠杆风险;三是严控地方政府债务增量,来化解地方政府债务风险。特别是这次会议强调对地方政府债务要终身问责,倒查责任,可能会较好地改变过去地方政府预算软约束的状况,避免地方政府债务的乱扩张。

--国信证券宏观固收 董德志、赵婧:

对货币政策这一块,有几点变动值得关注。一是“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改变为“稳健的货币政策”。此次去掉中性两字,印证了货币政策已经由前期的中性偏紧转为中性。二是措辞由以前的“稳增长、调结构、防风险”,改变为“稳增长、调结构、控总量”。把防风险换为控总量,可能是对前期风险防范成绩的认可。而对于控总量,可能是M2及信贷增速。M2本身具有双重属性,一者是反映全社会债务杠杆率的变化,通常衡量的指标是“M2/名义GDP”;另一者是反映经济增长的预期前景,在一定程度上可作为经济增长的领先或同步指标对待。目前M2增速已经在历史最低位,后期有提升M2增速的必要。第三,保持货币信贷合理增长,改变为“适度增长”。今年二季度以来,贷款增量明显超越季节性,这一改变与适度增长匹配,可能也是意在提高M2增速。

--平安证券宏观团队 魏伟、陈骁:

防止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是金融工作的永恒主题。从这次会议对于防范金融风险的强调来看,无论金融还是实体领域的降杠杆任务尚未完成,金融反腐的工作也才刚刚开始,金融强监管的趋势仍将延续。2012年以来相对宽松与自由的金融发展环境已然远去,主动防范金融风险的定调,将使得未来金融行业的发展成为更加名副其实的“戴着镣铐跳舞”。

金融改革的方向是市场对于此次金融工作会议关注最高的焦点。中央设立了“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是在“一行三会”之上成立了一个更高层次的监管协调机构,进行各部门之间的监管统筹,同时强调了央行在宏观审慎管理与系统性风险防范方面的职责。这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当前的金融监管架构,也意味着未来一行三会之间的沟通将有所增强。如同我们此前所预计的,上半年各部门之间“监管竞赛”的状况将有所改善,下半年金融监管节奏也将有所缓和。

--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法与金融研究室副主任 尹振涛:

以“一行三会”为主体的分业监管模式存在的诸多问题和痛点大多集中在监管部门在利益、权限等方面的分割与割裂,因此,解决统筹协调问题才是当务之急。今后新设立的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将统筹中国金融监管体系调整,对监管机构之间的监管真空进行弥补,监管重叠进行理顺,并适当合并或取消部分重叠部门或职能。对部分重要的混业业务或产品采取联合监管或监管事业部的方式,成立跨部门的监管窗口。同时,强化人民银行宏观审慎管理和系统性风险防范职责。

--江山金融投资控股集团市场发展部总经理 李建军:

本次会议再次确认金融安全的重要性,进而金融支持实体经济,而不是货币空转,以及加强监管两个逻辑再次得到确认。金融安全和支持实体经济就意味着金融的中间环节和通道长度必然缩短,资管监管会统一和加强。

加强金融监管的核心在于功能监管和行为监管。意味着协调监管的层次和实质会得到提升,央行的领导地位会加强。问责制度意味着这种协调监管的有效性会得到保障。

下一步在微观上,可能要注意在支持小微企业降低成本上,小微金融机构和民间金融机构的机会。而防范风险又意味着合规经营的重要性。结构转型中,绿色金融可能成为一个亮点,值得关注。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金融分析师 鄂永健:

本届政府高度重视金融安全,一直把防控金融风险作为核心工作。此次会议进一步强调和明确了防控金融风险的重要性和长期性,把强化监管作为提高防范化解金融风险能力的重要手段。有鉴于此,应深刻认识到金融领域的防风险、强监管绝不是短期行为,而是在未来一个时期都要加以持续推进的重大工作任务,更不能有因近期监管暂缓而认为强监管就此结束的侥幸心理。

会议提出要推动经济去杠杆,坚定执行稳健的货币政策,处理好稳增长、调结构、控总量的关系。今年4、5月份,M2增速跌破10%,创历史新低。一时间市场对央行将会放松货币政策、推动M2增速提升的预期上升。但从此次会议将稳健货币政策与经济去杠杆联系起来看,未来货币政策很可能不会因M2增速下行而出现明显放松。

会议提出将设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而从“强化人民银行宏观审慎管理和系统性风险防范职责”来看,央行将在金融稳定委员会中占有比较重要的位置。在此情况下,预计资管业务统一监管、金融控股公司监管规范、金融业统一信息统计等涉及统一监管方面的政策举措将加快推进实施。此外,会议提出突出功能监管和行为监管,我们预计未来监管将会逐渐重视从金融业务本身的功能属性来划分监管主体和出台监管政策,以便将更多的新业务、新模式纳入监管范围。

--华泰证券宏观团队 李超:

会议着重强调金融要把服务实体经济作为出发点和落脚点,要清理规范中间业务环节,避免变相抬高实体经济融资成本。我们认为强化金融监管、推进金融去杠杆的长期目的就是引导资金脱虚向实。长远来看,金融去杠杆后,金融同业空转的现象不再,实体经济不用再承受同业链条增加成本,利率也会逐渐有回落趋势。强调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导向,将会逐步推动长端利率走出倒U型走势。

近期临近利率倒U型走势的左侧拐点,后续长端利率将继续高位震荡,不会轻易下行。同时,货币政策强调稳健,而不是稳健中性,并不代表货币政策会马上宽松,金融工作会议的观点不是针对下半年而是针对未来五年,所以强调稳健。

会议通稿提出建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是协调监管机构和杜绝监管套利的制度保障。通稿强调“强化监管问责”,也有利于央行推进统一的资管新规。监管部门注重协调,意味着4-5月份货币政策和监管政策双双收紧的情况将不再出现。金融去杠杆尚未结束,但边际最严的时候已过,我们判断接下来利率将以高位震荡为主,不会轻易上行。

--中银国际证券宏观分析师 朱启兵:

会议强调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和防控金融风险的政策导向,并对服务实体经济和防控金融风险的内涵进一步细化。前者依次强调供给侧存量调整、发展直接融资、改善间接融资;后者则明确强调“把国有企业降杠杆作为重中之重”,“所有金融业务都要纳入监管”。二者结合,国有企业降杠杆或更多通过资本市场进行,其中的投资机会值得关注。

设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意味着一行三会的分业监管统一在同一框架下;同时,会议指出“强化人民银行宏观审慎管理和系统性风险防范职责”,央行在金融监管中的角色有所强化。考虑到央行的多目标性以及专业性,这一设置有助于缓和金融监管对实体经济的冲击。

在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政策导向以及强调监管协调的背景下,下半年流动性较上半年将会在边际上有所宽松,以避免金融去杠杆导致融资环境趋紧对实体经济的冲击。从本次会议再次强调“稳健”而非“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以及“保持货币信贷适度增长和流动性基本稳定”也可看到相应迹象。

--浙商银行首席经济学家 殷剑峰:

第一,在委员会架构下实现由人民银行牵头的宏观审慎监管架构,此前热议的各种监管改革方案最终采取了行政成本最小但也最为有效便捷的做法。

第二,强调在金融管理事权上中央的绝对地位和地方的从属地位。因为此前多年地方政府直接或间接干预金融活动,搞所谓的金融创新,是金融乱像的一个主要因素。同时,也强调地方在处置此前遗留风险问题上的责任。

第三,强调各个监管部门应该负担起金融监管和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的主体责任和首要责任,发展问题应该遵循市场发挥绝对作用的原则,理清了金融发展和金融监管的界限。最后,去杠杆要积极稳妥,不能不去,也不能操之过急。去杠杆的主要对象明确为国企,其中还强调了道德风险,即要防止去杠杆过程中各种形式的转嫁掩盖债务负担的行为。

**相关背景**

--中国金融工作会议一般每五年召开一次,至今已召开四次,分别是在1997年、2002年、2007年、2012年。此前中国金融机构混业经营与分业监管体制之间的矛盾日益突出,市场人士普遍预期,金融监管体制改革将成为此次会议的重要议题。

--上半年央行和银监会出台多项措施促使金融机构降杠杆,广义货币供应量(M2)近两月连创历史新低。不过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日前召开座谈会强调“稳定金融运行”,央行旗下媒体金融时报解读称,金融稳定运行就是稳定金融杠杆,这意味着金融从降杠杆开始转向稳杠杆。(完)

整理 马蓉/李宏薇; 审校 林高丽

我们的标准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