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焦点:日本央行放宽政策的诱因将是日圆突然升值 而非通胀--消息

路透东京10月4日 - 熟悉日本央行想法的人士称,该央行将进一步调降负利率,以瓦解日圆汇率的任何激升走势;央行认为日圆大涨是妨碍通胀和经济增长的绊脚石。

消息人士表示,虽然实现通胀目标仍是日本央行的首要政策任务,但央行手中可用的工具已所剩无几,意味着日圆突然升值、而非通胀低迷,将成为央行进一步宽松政策的导火索。

“如果日圆过度升值损及经济,日本央行会毫不犹豫地放宽政策,”一名消息人士称。“重要的是维持经济增长动能,以达到2%(的通胀目标),”另一位消息人士表示。

美元周一报101.40日圆,略高于100日圆的心理关卡。美元上周最低跌至100.085,触及8月26日以来低位,差一点就跌破该障碍水准。

尽管日本经济疲弱且利率水平超低,投资者仍会在全球金融形势趋紧时买入日圆以避险,因为他们知道日本可以动用巨额的经常帐盈余偿还债务。

**政策空间所剩不多**

过去三年半当中,日本央行仰赖对经济挹注庞大资金来压低日圆汇率。

但在上月,央行把刺激计划重心从购买公债和交易所上市基金(ETF)等风险资产,转为控制债券收益率曲线。

日本央行1月时,把银行存放在央行的部分准备金利率降为负利率,藉此希望带动实质利率下降,从而刺激消费和投资。

不过,把负利率再下调、或者把10年期公债收益率目标压低为负值,恐怕将对日本金融体系造成伤害,所以这类举措的施展空间已所剩无几。

万一日圆因外部事件影响而大涨,比如美联储年底若是又推迟升息而导致美元大跌之类的风险,分析师对于日本央行届时有多少弹药可应对日圆升值感到存疑。

“日本央行现在处境艰难,因为它可实施大规模宽松的弹药所剩不多,”第一生命经济研究所主任研究员熊野英生说。他曾经在日本央行任职。

“未来的任何宽松举措都将是防御性、而非进攻性的,是为了对诸如日圆突然升值等外部因素作出回应,”熊野英生说。

**“安倍经济学”的胜利**

接近日本央行总裁黑田东彦的人士称,他倾向于通过货币宽松政策遏制日圆的迅速升值。他们说,黑田在1990年代末期担任财务省高管时抗击日本持续不断的通缩问题的经历令他坚信,有必要控制日圆的过度升值。

黑田积极进取的货币刺激计划帮助日圆在截至2015年中期的三年中贬值近40%,令美元兑日圆逼近126日圆水平,被作为首相安倍晋三推出的刺激政策为数不多的成功范例而受到赞誉。

但此后日圆走势逆转,今年迄今升值20%,令企业获利与出口承压。

这令大型制造业者更加悲观。日本央行“短观”调查中的受访企业将本财年的美元兑日圆平均汇率预估从三个月前的111.41调降至107.92。

最新的汇率预估仍高于近期大约在100日圆的水平,这预示日本企业获利可能会被进一步调降。

**竞争性贬值**

日本央行官员公开否认他们的超宽松政策旨在削弱日圆,因为这会违反G20避免竞争性货币贬值的协议。美国曾警告日本不要操纵汇率,而且不认可日本对最近日圆无序升值的观点。

日本央行决策者的优先要务之一,是要阻止市场因预计该央行将撤出刺激而推高日圆。

消息人士称,即便将政策目标从印钞速度转向利率,日本央行还是通过继续大举购债来维持扩大庞大资产负债表的承诺,部分原因就在于此。

日本央行上月的政策声明提到,未来一年资产负债表将扩大到经济规模的100%,这样的比率是美联储和欧洲央行资产负债表的五倍,从而提醒投机客不要推升日圆。

“日本央行资产负债表规模如此庞大时,日圆就没有太多上涨的理由了,”央行一位官员表示。

消息人士说,央行决定对10年期政府公债收益率设定0%的目标,也反映了日本央行的看法,即日本-美国10年期公债利差往往会对近期美元/日圆走势产生明显影响。(完)

(编译 徐文焰/李婷仪/李爽 审校 龚芳/戴素萍/张若琪/徐文焰)

更多 深度分析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