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焦点:少点QQE多点YCC 日本央行搭建新框架迎接持久战

路透东京9月21日 - 眼看抵御外部不利因素的工具即将用尽,日本央行决定设置收益率曲线控制(YCC)机制。长期以来,央行内部一直将这个想法作为未来选项加以讨论,但认为这个构想争议太大,技术上也很有挑战性。

熟悉日本央行想法的人士表示,周三宣布的政策决定是一种妥协措施,确保央行四分五裂的九人委员会中每个人都能得到些什么--除了两个大家认为怎么都说不通的极端异见者。

他们说,另外可以看出的一点是,日本央行总裁黑田东彦已没有火力去部署新一轮“火箭炮”式的刺激计划,所以才改变政策框架,使其从休克疗法变身为更适于对抗通缩的持久战。

“这显然是要准备为实现物价目标打持久战,”一位匿名消息人士表示。“这种调整可使央行的政策框架更具可持续性。”

政策调整的主要目的是以一种保全面子的方式放弃基础货币目标,从而不让市场觉得央行在撤回刺激举措。基础货币目标是黑田东彦的“量化质化宽松”(QQE)计划的一个标志。

基础货币目标迫使央行以难以持续的速度大举买进债券,即便未能推动通胀率升至2%的目标。日本央行曾承诺,以每年80万亿日圆的速度扩大基础货币规模。

“进行全面评估的出发点实际就是放弃基础货币目标,”另一位消息人士表示。“做法虽然有些复杂,但可行。”

放弃基础货币目标将使日本央行的购债操作更灵活,并带来新的选择,包括设定长期利率目标等。

设定收益率曲线目标是日本央行决策者偏好的选项之一。支持者称,相比通过购买大量债券来压低收益率,该举措更容易实施。

难就难在把曲线上的哪个区域定为目标,以及解释理想的收益率曲线是什么样子。

经过诸多讨论后,该行选择以10年公债收益率为目标,因为10年期公债在国内具有指标地位。日本央行还会压低中短期借贷成本,允许超长期收益率自然上升,而不是在整个曲线上设定明确的上限。

这将解决日本央行官员以及首相安倍晋三政府的一些担忧。他们担心债券收益率曲线过于扁平化,会令金融机构本已微薄的利润率更受挤压。

“日本央行对刺激计划中利率元素的侧重点有所变化,”第三位消息人士称。“在各种选项中,提高购债规模目前排在最后。”

**说服通货再膨胀的提倡者**

黑田东彦起初宣扬扩大基础货币的好处,但后来逐渐放弃该主张,转而支持那些希望调整庞大的资产购买计划的人士。

消息人士表示,黑田东彦的当务之急就是停止日圆上涨。日本经济相当倚重出口,日圆升值会损害出口,因此外界并不乐见。由于日本央行购债几乎达到极限,通过直接的利率目标引导收益率下降,似乎是较好的方法。

黑田东彦身边的决策制定者说,黑田是个愿意接受新观念、在政策上乐于变通的务实者。“若他认为改变事情有益,他会毫不迟疑地那么做。”一名官员称。“他不喜欢找藉口。”

黑田在两周前一次讲演时,强调了日本央行的政策如何推低实质利率。他未提及基础货币目标。

他周三偏离早先的态度告诉记者,“短期来说,基础货币目标和通胀预期间没有明显联系。”

较大的挑战是要说服央行副总裁岩田规久男。岩田规久男以前是位学者,设定基础货币目标的构想就是其提出,他并坚持认为扩大基础货币能有效提高通胀预期。

又有两位审议委员赞同在推高物价和促使公众预期通胀将上升方面,聚焦于扩大基础货币的作用。不过消息人士称,只要日本央行仍维持印钞和购买资产速度,那些支持大规模印钞的委员,并不坚持维持基础货币目标。

日本央行即使放弃了基础货币目标,但承诺保持当前购债速度,并将扩大基础货币作为未来宽松选项,这可能是一种妥协。

黑田东彦可以仰赖另一位副总裁中曾宏、以及两位摇摆审议委员的支持。只要日本央行仍实行超宽松货币政策,这两位审议委员似乎对放弃基础货币目标没有强烈看法。

此前担任过市场分析师的日本央行审议委员佐藤健裕和木内登英,一直以来都反对最近的放松政策提议,这次会议他们起初未表态,但一如预期,他们投票反对政策变化,警告称这可能损及金融中介。

黑田东彦寻求打消市场关于他可能耗尽政策弹药担忧的同时,也承认日本央行正在大量购债,而且可能放缓购买速度。

“在新的政策框架下,日本央行可能不会太频繁的使用宽松工具,”一位消息人士称,“可能只会在日圆大涨时使用。”(完)

(编译/审校 王颖/李爽/侯雪苹/张若琪/杜明霞/徐文焰/张荻/戴素萍)

更多 深度分析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