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焦点:债市老将警告 投资者或许尚未意识到35年牛市行情告终

路透伦敦9月30日 - 目前还没有人因为预测全球债市35年牛市行情终结而赚到钱,但这无法让投资者停止担心央行慷慨大放送时期已接近尾声,全球市场巨震已经在酝酿之中。

当最大的债券基金说出债券价格将下跌,众多报纸专栏纷纷警告泡沫即将破灭、重创民众储蓄财产时,即便是怀疑论者也很难嗤之以鼻,只把最新这波恐慌情绪视为又一个不靠谱的牛市见底论。

一些经济学家认为,人口结构以及全球化的变迁,终于扭转了债券牛市局面,而政策观察家更指出,日本央行上周对收益率跌势画下一道底线,正是他们一直在等待出现的分水岭时刻。

但即便对于那些敢于承认转折的人来说,在全球缺乏增长和通胀的情况下,转折的速度可能会非常慢,慢得要让他们等上数年才能知道自己的判断是否正确。

“很容易想象两三年后,当你回想起上周的事,就能知道日本央行是转折的开端了,”道富全球宏观策略主管Michael Metcalfe说。

在全球最大经济体美国,10年期公债收益率从1980年代初的约15%,稳步下降到今年稍早的纪录低位1.37%。

在日本和德国,几十年前8%左右的收益率,到目前已降至尚不足零。这表明对他们债券的需求是如此之高,以至于投资者宁愿付钱来获得借钱给这些政府的特权。

M&G的分析师团队称,之所以出现这样的大趋势,是因为二战后人口激增推高了20世纪末的劳动力人口数量,导致薪资通胀低迷,而对债券等储蓄资产的需求却高涨。

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央行在维持收益率处于低位方面发挥了更直接的作用--调降利率并推出数以万亿美元计的购债措施,尽力提振脆弱的经济复苏。

过去十年,路透调查显示分析师一直高估债券收益率,预期央行提振经济增长和通胀的努力最终将得到回报。图表:tmsnrt.rs/2d9UNq8

所以,德意志银行关于拉动市场走势的人口变化趋势即将到达“拐点”的断言,或者是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关于随着央行招数用尽债券收益率将升高的预期,为何现在听起来更有说服力?

看起来,发出这些警告部分是因为投资者对金融资产进一步升值的能力正丧失信心。

美银美林公布的最新月度调查显示,基金经理认为股市和债市整体而言接近最为高估的水准,因此大量增持现金。

当“债券泡沫”等字眼开始成为公共讨论议题时,投资者也会忧心忡忡。最近几周“债券泡沫”在谷歌的搜索次数创下逾一年以来最高水准,从悉尼先驱晨报、到德国世界报和英国泰晤士报,“债券泡沫”也出现在众多媒体报导上。

“人们讨论地越多,就变得越有可能发生。投资者的决定是综合情绪和分析而作出,因此这是可以变成自我应验的,”LNG Capital的首席投资长Louis Gargour说。

虽然一些债市资深人士都认为,持续了30年的债市涨势或许已经到头,但他们并不认为债市会发生急剧逆转。

他们表示,即便日本央行上周的政策调整是变相承认货币政策已达到极限,但许多政府负债累累,并没有什么空间能够以财政刺激接下重担。

再加上这些国家的银行业持有大量债券,如果收益率急升,这些债券将大受打击,因此政府应该会努力让通胀处于可控状态。

当然,还有更多令人担忧的情况。

M&G的零售固定收益负责人Jim Leavis称,向贸易保护和劳动政策转变的迹象,或将通过薪资方式令某些国家的通胀压力升高。从英国脱欧公投和美国总统候选人特朗普的言论中就可窥见这类迹象。

“如果全球化出现倒退,我想将出现通胀升高,债市也将处境艰难,”Leavis说道。“我们认为现在收益率过低,但可能在比人们预期更长的时间里处于低位。”

但Leavis表示,另一方面,科技发展或将使很多工作实现自动化,令薪资承受下行压力。

外界似乎一致认为反通胀的力量占据上风,这不仅仅因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经济增长放缓。

标准人寿的Andrew Milligan已从事投资30年,对他而言,这种情况产生了一种预期,即虽然债市的火热或将结束,但还要等很长时间才会出现逆转。

“虽然债市的牛市行情或将终结,但这并不意味着熊市即将登场。”(完)

(编译/审校 刘秀红/艾茂林/王兴亚/汪红英/王琛/蔡美珍/李春喜/高琦)

更多 深度分析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