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焦点:中国严监管下银行资金业务的走钢丝之旅

作者 李铮

路透上海5月22日 - 中国金融严监管下何时去配置合适的资产,已是横亘在不少银行面前的一道难题:一边是市场上出现更多绝对收益率不错的资产,却出于对后市看不准而更多选择继续观望;另一边则是资金有时间成本,且因盈利压力而必须去建仓,无疑是在防踏空和求利润间走钢丝。

基于央行MPA(宏观审慎评估)考核和更为中性的货币政策,各类型银行均面临囊中羞涩这样一个行业共性压力,而银监会正在进行时的各项摸底检查,更是令他们的“苦日子”雪上加霜。

“今年交易整体适当放缓,以存量到期续作为主,不会新增,主要还是配置利率债,现在市场还没有出清和调整到位,更多是交易型策略。先把子弹准备充足了,等到市场有很好配置点位就不会有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尴尬了。”一中型银行金融市场部人士称。

据其介绍,因对流动性总体判断较为准确,该行过去两年配置的资产以短久期居多,今年到期资产不少,可以说,手握现金使其可在市场上对资产“挑挑拣拣”,拜访求钱求合作的机构也不少;可对中长期后市的看不透,使得他们的操作依然非常谨慎。

有邮储银行资管部人士表示,当前部分资产如果从配置角度看吸收来的负债端成本,比现在拿资产的成本要低,拿一拿还是能赚到钱,但问题是二季度接下来还用有近2.5万亿元人民币同业存单到期,新发负债冲击还是会比较大,“我们暂停了一段时间的新增投资,债券相对前期很少有新增配置,市场看法基本上是比较一致了。”

相较于资金相对不那么紧张还可以选资产的银行而言,部分久期错配严重的银行则正陷于“资产不是你想卖就能卖掉”的困境,真可谓是几家欢乐几家愁。

一家上市股份行华东一分行金融市场部总经理就提到,二季度重点就是卖资产,但不管是债券还是非标,要转出去都特别难,“现在有些资产的机会来了,收益率都6%以上了。要不要拿?肯定拿。但往往这时候没钱了,怎么去找新钱?更难。”

另一个需要关注的关键问题是:不少机构“看空做多”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盈利压力下不得已而为之。

有上市银行金融市场部总经理表示,“去年那种市场大家不担心吗?肯定也担心,但是很多人会‘看空做多’,没办法,被内部绩效考核绑架。现在也是同理。考核导向是这样的,绩效的坑没法填,一年期资金和资产兑一兑还能赚一点利差,但是对一年后市场会走成什么样,现在已经顾不得了。这实际上是需要勇气的。”

他并指出,一些信用债不少已经发到6%甚至7%以上,但它面临的市场风险非常大,如果不是以一年考核来看待,现在可能就不会选择去操作;但如果考核今年的盈利压力,比方说利差是正的,每天计提摊销还可落到口袋里,毕竟业务完全停摆也肯定不是监管初衷。

华南一家城商行的金融同业部总经理也谈到,近期信用债还是有些机会的,银行用自营资金去投还是有的,“原来池子里短久期的信用债剁出来,规模续不住,性价比比较高,收益率大概在5%-6%,大不了真不行就拿着嘛。”

银监会早前公布的数据也印证了强监管下同业资金规模收缩已见效:截至3月末,银行业金融机构境内同业资产和同业负债较年初分别下降了1.4万亿元和1.9万亿元。

**让人欢喜让人忧的委外**

谈及对后市的担忧,委外业务是绕不开的一大因素。委外业务受银行青睐有多种原因,包括银行自身投研团队能力不足或是资金量大人手不够,分散投资风险,这部分占委外市场规模的大头。

还有一种情况是为避税,部分名义上的委外看似基金公司主动管理实则只充当通道角色,委托银行完全自主决定建仓时间和各类资产的配置等。有银行高管粗略算了一笔帐,“假定预期收益率为5%,通过通道操作免税后可以实现大概就是6.5%左右的收益。”

委外市场总体规模难以统计,根据天风证券的测算,2016年底的银行理财委外规模约10万亿左右。

尽管此前市场传言某大行赎回百亿级委外资金并未被坐实,但在不少资深银行人士看来,这一问题更重要的点在于委外提前赎回其实并不容易,且未来一旦较为集中抛,对市场的影响不可估量。

“之前像邮储、建行赎回市场都知道,还有一大批没赎回的大行还在撑着,面对现在这个紧市场和严监管在犹豫,我的预测将来肯定得赎回。现在流动性太差,想逃逃不出来。以债市为例,都是机构投资者,大家对整个市场的变化和预期一致性比较高,你想卖,卖给谁呢?”一大行高管称。

他并谈到,一旦这部分资产跑到市场赎回,通过各种各样的手段,“90块钱卖不掉,88块钱有没有人买?总归有些贪便宜的要进场,以为还抓到了机会,这种情况对市场到底会有多大的伤害和影响,我们比较担心这块。”

前述上市银行金融市场部总经理亦不无担忧。他指出,“很多人说现在得逐步抄底,可能这次抄到了膝盖上,下一步抄到脚踝,不可能所有的都集中在脚底的地方抄,抄到膝盖也好,脚踝也好,都认了。我只是说,这样认识可能有些激进,将来抄底的时候,可能在你脚下挖一个坑,这就恐怖了。”

“赎回哪那么容易。现在市场上的交易盘,成交的东西都不是市场上赎回所要卖的东西,都是活跃券,大家都博那么一两个点,0.5个点。”他并称。

另据权威人士透露,因前期委外浮亏严重等多种原因,某国有大行已要求该行委外业务在明年6月底前全部赎回。

实际上,无论是出于对后市不乐观还是自身发展战略调整,全部赎回委外的行为并不难理解。正如前述邮储银行资管部人士谈到,“银行自己主动管理的收益率比委外要好很多,那为什么要给委外呢?大部分理财,很多机构委外是按净值去看,不是按成本,偏离度比较大,大行比较强势就赎回了。”

人民日报周一刊登“‘猫冬’过关行不通”文章称,面对最严监管,大多数机构开始清理残局,收缩前段时间过度膨胀的风险业务,比如赎回委托投资业务、减少同业投融资业务、规范信托业务等。但市场中也有一些不同声音,有人对此次监管是不是来真格的持怀疑态度,猜测这个阶段还要持续多久。

文章强调,面对持续的监管重拳,一些金融机构仍存在侥幸心理,认为躲过这一关后,还能“重操旧业”。市场规范化的大趋势不会变,如果抱有幻想,就会贻误良机,错过转型的最佳时间窗口。(完)

(审校 张喜良)

我们的标准: 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更多 深度分析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