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4 个月前
焦点:中国银行业闪躲腾挪迎战MPA考核 近忧可解但远虑犹存转型迫在眉睫
2017年3月22日 / 上午11点02分 / 4 个月前

焦点:中国银行业闪躲腾挪迎战MPA考核 近忧可解但远虑犹存转型迫在眉睫

3 分钟阅读

资料图片:上海浦东金融区,行人经过一处空中步道。Carlos Barria

作者 马蓉

路透北京3月22日 - 即将到来的一季度MPA考核已令中国银行业感受到“切肤之痛”,资本充足率、广义信贷增速等“监管红线”犹如达摩克利斯之剑高悬头顶,令其近年来表外资产的无序扩张无所遁形。伴随季末时点的临近,银行正加速通过寻找非宏观审慎评估体系(MPA)考核机构代持、非标转标、压缩同业理财等多种途径腾挪资产力争考核达标。

但考核带来的压力和焦虑并不会随着时点的度过而终结。在金融去杠杆、防风险的监管思路下,银行能够闪躲腾挪的空间将愈发狭窄,这也在倒逼银行业探索真正的标准化、真股权投资等符合监管思路的业务和风控模式。

“MPA考核的银行将表外资产转到MPA相关指标较低的银行由其代持,或者转到非MPA考核的机构,到期再通过某种方式购回,...整体就是出并表的游戏。”某大行资管人士称。

另有股份行人士表示,找非银机构代持资产是当前业内的一个流行操作。在实操中,让非银代持的同时银行还会“配合”给一笔资金,即“提供资金放在对方左口袋,对方再从右口袋掏出来把我们的资产买走,到下个月再归还。”

中国央行正在不断完善MPA管理工作。为引导金融机构加强对表外业务风险管理,今年一季度起正式将表外理财纳入广义信贷测算范围。这样,广义信贷就包括各项贷款、债券投资、股权及其他投资、买入返售资产、存放非存款类金融机构及表外理财(扣除现金、存款)六项内容,基本涵盖银行全部表内外资产。

同时,提高资本充足率的考核标准。三位消息人士此前透露,部分银行已经收到通知,央行在今年一季度MPA考核中取消宏观审慎资本充足率考核容忍度指标,这意味着在“一票否决”的“资本和杠杆情况”指标下,分值为80分的“资本充足率”只有两档:A档(80分)和C档(0分)。

而在宏观审慎资本充足率计算公式中,广义信贷增速又是至关重要的一项,增速过快将导致宏观审慎资本充足率水平提高,抬升银行的资本充足率要求。因此,在资本充足率水平一定的背景下,超标银行不得不施展“腾挪之术”压降广义信贷增速,这就好比手中只有四个盖子(一定的资本充足率)却面临六个瓶子(广义信贷的六项内容)的尴尬,必须考虑把哪个瓶子“抛”给其他机构。

“广义信贷我们现在就是得压,总行发一个通知,所有分行、所有的部门必须执行,再好的客户关系都没有办法,因为这个不可逾越,...没有讨价还价的空间,预计二季度、三季度还会延续这种情况。”上述股份行人士称。

某正在操持此类业务的机构人士亦称,“现在城商行和农商行最甚,...这个量真是非常之大,...因为银行自己的考核压力也非常大,我们会考虑找AMC、险资和财务公司去对接。”

**多方腾挪力求达标**

从此轮银行应对MPA考核方式来看,并非所有的银行业金融机构都需要压规模,有的银行广义信贷增速较低,对资产仍有吸纳空间,甚至已摸索出门道专做此类“生意”,但前提是产品符合标准化或接近标准化。

有城商行高层表示,“我们比较特殊,一直以来(广义信贷)增速不高,...我们现在还可以配资,(作为资产)转入方赚取固定利差,有些相对低风险的也可以卖断。”

“银行在应对MPA考核压降资产规模的时候,会把贷款转成票据,因为票据业务是相对标准化的,也包括信用证等传统的表外业务,也接近标准化,之后银行和银行之间的腾挪就方便些。”某银行业资深人士称。

除找银行、非银代持外,银行还在通过压降同业理财投资规模及加快资产流转等多种方式力争考核达标。

“最近非保本(同业)理财一年期的都放到5.3%了,同业存单是4.8%,但二者本质都是吸收资金,但非保理财占MPA考核指标,没有流动性。”某资管公司债券投资经理称,“今年非保理财的规模可能是下降的,存单会替代非保理财。”

中信证券固定收益首席研究员明明在报告中亦指出,银行将首先从同业理财入手压缩表外理财规模。一方面,同业理财较个人及机构理财业务更为灵活可控,常被用于年末冲规模;另一方面,同业理财产品间同质性严重,竞争仅关注收益率,目前同业市场流动性紧张,同业理财成本随之水涨船高,银行本就有收缩同业理财的成本动机。

“在实施难度和成本动机的驱使下,银行在面临MPA考核必须收缩理财规模增速时,相较个人及机构理财,压缩同业理财似乎更为快速有效。”报告称。

除上述短期操作外,银行也着眼于长远,如探索通过BAT系资产流转平台等新的通道转让资产。

**空间逼仄倒逼转型**

而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银行这些闪躲腾挪之术恐已难逃监管法眼,其空间已然逼仄。在央行已掌控流动性水龙头的背景下,商业银行经营思路从“资产立行”再度转向“存款立行”,而“萝卜+大棒”的MPA考核方式也在倒逼银行探索真正的转型方式。

“监管对代持还要看具体的模式,...但现在监管对这些套路已经很了解了。”上述银行业资深人士称。

在平安银行战略规划部资深研究员童文涛看来,银行单靠资产腾挪满足监管考核的空间并不大。去年以来,监管相继“盯紧”了券商资管计划、基金子公司、交易所等传统通道;虽然AMC和央企财务公司尚有操作空间,但能承接的资产规模也十分有限。

“全国AMC并不多,就那几家,接受不了太多的东西,而且毕竟是银监会管制,还是会受到一定的监管压力。”他称,“财务公司也在做供应链上的融资服务,杠杆消耗已经很大,接纳空间也有限。”

而即便银行体系内腾挪尚有空间,但在趋严的考核制度下,一边是已有三家城商行因考核不达标而受罚的传闻,另一边是央妈“萝卜”的阵阵诱惑,比如中期借贷便利操作(MLF)资格,促使银行经营思路也在转向。

当前,商业银行基础货币来源已由外汇占款转为向央行拆借,公开市场利率稍许变动对银行日常业务影响都很大,因此不少中小银行都渴望拥有MLF资格以获取可靠的、低成本资金,不然只能通过发行同业存单、同业理财等高成本负债方式。但想获得MLF资格就必须付出一些代价,比如MPA考核必须达标。

“监管正在倒逼我们去做一些转型。”童文涛称,“比如去做债券、资产证券化等标准化业务,对银行来讲也是轻资本、轻资产的业务,以符合广义信贷里指标的一些要求、”

此外,一些股份制银行正在探索去做一些真股权业务,或跟一些平台合作去做不提供融资的纯撮合业务等,做真正的中收业务,“不过这也是个长期的过程”。(完)

(路透北京李文科对此文亦有贡献)

审校 曾祥进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