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焦点:银行债转股子公司浮出水面 中国不良处置提速但治理路径待解

作者 马蓉/陈杨

路透北京11月23日 - 继10月债转股方案正式落地,中国五大国有银行债转股子公司亦将横空出世。与核销、转让给外部资产管理公司(AMC)相比,此举因可将债转股收益内化在银行体系,从而有望激发银行加快不良处置积极性,并有利缓解其资本压力。

业内人士并认为,单纯债转股无法真正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因股权要求回报率高于债权;债转股政策能否真正达到目的,关键在于能否改善公司治理,而银行在其中扮演的角色仍待实践检验。

“因信息不对称,资产管理公司和银行通常在不良债权的估值上存在分歧,导致交易有时不能发生。”中国社科院金融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称,如果银行自己成立AMC公司,将能保证后续收益内化到银行体系中,实现超额收益,并提高银行不良资产处置效率。

农业银行(601288.SS)今日公告称,拟出资100亿元人民币,设立农银资产管理公司专司债转股业务。另据财新网报导,目前中国五大商业银行均表示愿意申请成立债转股子公司;各家银行方案基本一致,以自有资金出资100亿左右,按有关规定,交叉实施债转股。

对于五大行均设立债转股子公司的好处,一国有大行资管部人士称,“五大行交叉去做能消耗很大一批东西,毕竟是自己做,都会互相参与一点。”

另一大行投行业务人士亦指出,不良加速暴露已成共识,各家银行对暴露的节奏和速度要有一定的管控,所以必须快速处置,但走正常清收、追讨等周期很长,而核销则会导致拨备等资本压力。

“如果转出(给资产管理公司),不良资产折价很严重。债转股因此是个折中较好的解决方案。”他表示。

交银国际发布研报称,虽然AMC在债转股资产方面经验丰富,但由于出价等原因,预计银行自身设立的子公司可能会成为银行实施债转股的主要实施机构。

东方资产管理公司周三发布中国金融不良资产市场调查报告,预计2016年中国商业银行业不良贷款率在2%-3%范围内,制造业将是不良资产的主要来源。

中国新一轮债转股方案于10月出炉。国务院就降低企业杠杆率发布意见称,有序开展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实施机构不限于四大资产管理公司,支持银行充分利用现有符合条件的所属机构,或允许申请设立符合规定的新机构开展市场化债转股。

**子公司性质未定,风险权重或调至高档**

在银行系债转股子公司的设立过程中,子公司的定性以及相应的风险权重计算也成为市场关注重点之一。但业内人士认为,即使以最高档风险权重计算,对银行来说仍利大于弊。

“目前这类子公司的性质还不确定,如果是金融企业,可能银行相对资本计提压力就小一些;如果是工商企业,可能就要拿出1,250亿的计提资本。”一位接近监管人士表示。

根据现行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商业银行因政策性原因并经国务院特别批准的对工商企业股权投资的风险权重为400%,对工商企业其它股权投资的风险权重为1,250%;而对金融机构的股权投资适用250%风险权重。

不过东北地区一城商行资管人士认为,即使以最高档风险权重计算,对银行来说仍利大于弊,“以这个子公司为入口,以后进行其他的转股项目,持有其他公司的股权就不必再计提风险权重了。从这点来看,成立子公司对银行的资本占用是有利的,比直接持有其他公司股权要更‘实惠’。”

海通证券银行业分析师林媛媛则指出,债转股子公司如果定性为工商企业是最好的,因为工商企业投资并不考核杠杆,且融资方式上,企业有自己的发债方式。

另有接近中行人士表示,筹备中的某大行债转股子公司细节显示,该子公司有发债计划,但由于监管尚未通过,还不能完全确定。

**银行如何参与公司治理待解**

短期内,债转股的确能够起到降低企业杠杆率的目的;但长期看,因股权要求的回报率高于债权,单纯将债权置换为股权无法达到给企业减负的目的。业内人士指出,债转股成功的实质在于公司改善治理,而银行如何更有效参与其中仍待解。

“债转股是否有效,关键在于债转股能否同时提升公司治理水平。”北京师范大学公司治理与企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高明华撰文称。

农行债转股相关人士亦称,“如果不介入的话纯粹就是个政治的东西,不介入治理的话,还是那波人,只是把负债率降下来了,那可不可持续是个问题。”

浙商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殷剑锋也指出,2000年的债转股未从根本上解决国企资产端效率低下的原因之一,就在于没有解决国企治理效率低下、激励约束机制不健全等问题,因为作为债转股后新股东的四大AMC公司没有实质性参与企业经营管理。

而此轮市场化债转股将与之不同。建行债转股项目组负责人、授信审批部副总经理张明合指出,将对债转股企业的公司治理有相应要求,如会对管理层提出业绩条件,如未来几年需达到的回报水平,控制企业未来的负债率,并派人进驻企业董事会。

此前在与云锡集团签署债转股协议时,建行(601939.SS)也明确指出,在经营层面,建行将进入云锡集团董事会,并以积极态度参与企业治理。

不过,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文章称,银行本身并非“实业运营专家”,他们作为股东积极努力介入的效果可能不明显。

浙江大学管理学院副教授姚明龙也指出,相比债权人的身份而言,银行成为股东后将更加直接地参与治理,至少会在董事会层面外派董事,参与企业战略管理,至于是否会参与到企业运营可能性较低。

上述农行人士称,银行应借助债转股后在董事会的席位和票数,影响其管理团队,如通过寻找、并向企业派驻先进管理团队以改善企业的经营,“但银行是否真正介入企业治理仍是个博弈的过程。”(完)

(审校 张喜良)

更多 深度分析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