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焦点:中国银行业不良资产处置应警惕非理性繁荣
2017年6月28日 / 早上8点15分 / 3 个月前

焦点:中国银行业不良资产处置应警惕非理性繁荣

资料图片:2016年3月,北京一家商业银行的柜员用点钞机清点人民币纸币。REUTERS/Kim Kyung-Hoon

作者 李铮

路透上海6月28日 - 中国问题资产处置市场二季度依旧热火朝天:一边是强监管下银行纷纷真实卖断式出售不良资产;一边是以信达(1359.HK)和华融(2799.HK)为代表的四大国有资产管理公司(AMC)继续抢占份额,地方AMC跃跃欲试,国内外资金亦纷至沓来。

不过看似疯狂的背后,却是资产包交易价格继续攀升,高投机倾向明显,加杠杆资金压力很大,仍有必要警惕非理性繁荣。有消息人士向路透透露,银监会早前对四大AMC进行窗口指导,要求其回归处置主业,控制非金业务新增规模,“四大的非金业务也是出现过不少不良的。”

“现在是最好的时代吗?并不是,市场不过是看起来很大。”一位地方AMC高管对路透表示,眼下是很尴尬的阶段,进入到不良资产处置市场的钱和标的越来越多,但可选择的标的越来越少,对内部收益率的要求已降低到10%-15%左右。

他指出,受制于监管检查压力,今年以来银行大多采取真实卖断式出售不良,同时MPA(宏观审慎评估)考核背景下,其他资产卖不动亦需要不良来置换紧张的信贷额度;而通过交易所转让的不良债权,大多是“返管理式”,即此前银行非真实出表的资产。

“以前直接卖不甘心,现在利率升回来了,价格可以走得好一点,以时间换空间。”他说。

与此同时,监管层亦继续多管齐下支持银行处置不良。路透了解到,国家外管局日前授权深圳分局以“逐笔审核、交易限定”为原则,推进银行不良资产跨境转让试点。深圳成为全国首个获得授权、自行审核管理辖内机构跨境资产转让业务申请的试点地区。

具体而言,在交易限定上,明确境内资产对外出让,转让对价为流入方向,交易币种不限,流入币种可自由选择;同时,对外出让资产仅限于银行不良资产。申请机构作为跨境融资备案主体,代实际债务人按相关规定由前海金融交易所办理跨境融资签约备案。因跨境转让形成的跨境融资,不占用申请机构自身跨境融资额度。

在银行业出表被抑制的背景下,不良资产市场规模继续放大是确定性事件,不管是存量还是增量不良,供给仍将充沛,这在业界亦是共识。

以建设银行(601939.SS)为例,路透获得的一组权威数据显示,该行二季度不良资产转让规模本金接近160亿元人民币,主要买方为信达和华融,合计占比超90%,浙商资产和山东资产亦有少量参与。值得一提的是,建行还升级了资产保全部门,在今年成立了不良资产经营中心,不仅是成本中心还要成为利润中心。

同样获得关注的一个现象是,在各地资产交易所,银行或其旗下子公司公开挂牌转让不良资产数量明显增多。比如,建行和长城资产成立的合资公司长融金诺在北金所挂牌“潮州市华山实业有限公司等93户债权资产”规模为10.91亿元,转让底价3.33亿元。

**价格困境**

比起不良资产供应量的讨论,市场开始更加关注资本狂热下的处置价格困境。有银行资产保全部总经理表示,2018年银行将有大量不良债权(NPL)放出来交易,供应量或超过去年和今年,表内还有大量新增的不良资产,“不愁没有NPL买,但价格走入了一个困境。”

他指出,一个本金抵押物全覆盖的资产包,合理的价格是七折,也就是赚个基本回报,10%的年化收益率;如果加杠杆,收益率可能做到更高,但前提是处置路径顺畅。除了不良资产包的静态估值以外,还有个难度系数。

“卖家一般只给投资人两个月的了解资产的时间,而且大包至少几百家,每家都有复杂的故事;处置成本除了税费以外,还有大量的隐性成本。”他说。

尽管不同资产包因底层资产和地域差异性等因素,无法形成一个相对标准的合理定价区间供业界参照,但资产包价格虚高,标的物很难选择,的确是不少在问题资产行业浸润多年的专业投资人都面临的共同难题。

“有的包出到9毛3(九三折),有的包4毛,你说哪个好?其实很难说,如果前者的标的是上海的地产,后者是信用贷款组合。单看折扣率没意义,要看想象空间,大体上4毛5毛的包想象空间就太小了。”上述地方AMC高管称。

再以前述建行二季度转让的不良资产包为例,成交价格与过往两个季度一样处于较高位置,23个资产包平均成交价折扣率在45%,成交价格最高的是江浙70%多,其次是广东一资产包60%多,最低的内蒙古也是30%,交投活跃。

“四大资金成本低,拿得起;地方AMC很难,再转手卖给二级投资人,他们资金成本更高。基本上感觉就很难投了,现在大多机构都在买一些以前资产管理公司的二手包或者管理包,新拿出来的包买不起了。”一位行业资深人士说道。

值得一提的是,包括私募基金巨头贝恩资本、孤星基金、太盟投资集团等外资机构已陆续买入国内不良贷款资产组合,试图从中国问题资产市场分一杯羹。

中国不良债务投资机构--海岸投资首席运营官刘昕上周在一论坛上谈到,银行热衷于把热点地区的包拆分成小包,吸引更多竞争者,价格可以卖得更高。现在的竞争者有外资、境内资本,不过一些没有经验的团队,回收的压力和还本付息的压力会非常大。

“很多的人民币基金以较大杠杆投资,压力很大。”他认为,银行不良资产包最近几个季度相对较高的成交价格应该不会长期持续,价格向价值回归,预计今年底价格会有所下调。(完)

审校 张喜良

我们的标准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