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2 个月前
焦点:中国银行业问题资产处置欲速则不达
2017年6月8日 / 早上6点04分 / 2 个月前

焦点:中国银行业问题资产处置欲速则不达

3 分钟阅读

资料图片:2016年3月,北京,一家商业银行柜台上的人民币纸币。Kim Kyung-Hoon

作者 李铮

路透上海6月8日 - “对公贷款的旧资产包卖了快两月了,规模不到十亿,争取在这个月底前卖掉,还在私下到处找人营销,急卖可是没人要呀,无非是价格认知上有分歧。”中国一股份行资产保全部人士对路透称。

尽管债转股和AMC(资产管理公司)政策松绑等一系列支持银行加速消化问题资产的措施频落地,但对于绝大多数银行而言,不良资产仍是横亘在眼前的一道难题,尤其在今年强监管的环境下处置更是困难重重,资产质量好转的曙光也依然微弱。

银行急于剥离不良资产无外乎两个因素:其一,季末时点考核压力,包括MPA(宏观审慎评估)中不良贷款率监管和内部绩效考核等;其二,监管检查力度加大,政策上出表也越来越难,加之广义信贷规模严控下需腾挪信贷规模以投新项目。

一位国有大行浙江省分行对公部总经理向路透表示,规模特别紧张,尤其到季末因MPA管理,银行资产流转动力比较强,但就不良资产以监管不认可的方式出表来说,部分质量很差的包对手方并不愿意要;而假定以两折转出,那就是真正的亏损,需要实打实的利润去消耗。

“(银行)盈利能力也是很弱的,去杠杆后创新业务不好做,现在就说整个盈利新增长点,在哪里还不知道。现在的不良资产处置,很大一部分可以说在徘徊,出于合规压力求赶紧处置,又想通过盈利时间换空间,两者之间做很痛苦选择。”他称。

亦有股份行华北分行公司金融部人士表示,“很难,什么打包?怎么打包?卖给谁?卖多少?都挺麻烦的。”

她并谈到,总行亦要求部分不良资产尽量6月底前卖出去,腾挪规模;储备的项目进行投放,才有存款和利润,完成半年指标,“如果不良资产能卖出去,腾挪的规模我们储备的一个项目就能投出去了。”

**监管严查违规流转信贷资产**

据路透了解,自今年4月开启银行业自查和银监会现场检查以来,违规流转信贷资产仍旧是查出较多的问题之一,包括批量转让个人不良贷款,以修饰报表和隐匿不良为目的非真实转让、或者利用委托清收和远期回购模式转让信贷资产等。

而监管检查的加强对银行加快处置问题资产的影响已清晰可见,比如在各地金融资产交易所,近期尤其是区域性农商行挂牌转让债权明显增多。

华南一家城商行资产保全部主管表示,银行一开始做出表为了自身,因卖给资产管理公司可能亏得多,就以抽屉协议假出表,实际上也是违规的;现在发现监管检查加强,也堵出表业务,清收没有达到预期,那就还不如卖掉。

另有上市银行投行部总经理则指出,“假出表现实能解决问题,抽屉协议有函,有的银行敢接,但资产包打开来看,是要做尽调的,正儿八经地卖,也需要时间的。”

银监会此前发布《关于银行业风险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提出,各级监管机构要重点关注逾期90天以上贷款与不良贷款比例超过100%、关注类贷款占比较高或增长较快、类信贷及表外资产增长过快的银行业金融机构,重点治理资产风险分类不准确、通过各种手段隐匿或转移不良贷款的行为。

根据银监会披露的公开信息,目前至少已开出15张罚单,包括建行、工行、交行、招行、浦发银行、渤海银行、浙商银行等,由于违规转让非不良贷款或批量转让个人贷款,被处以20万到50万元人民币不等罚款。

**轻装上阵尚需时日**

从各家上市银行已披露的一季报来看,不良率整体企稳,加上江浙等多地不良出现“双降”,资产质量似乎看到了改善的一丝光亮,但银行业总体改善前景仍难言乐观,这在业内仍是共识。

“上半场告一段落了,下半场还没开始,甚至高峰期可能并没有到来。”前述资产保全部主管认为,以前银行掩盖手段多,加上以前没有严格按照贷款分类,藏匿了一大批不良。

在他看来,更为致命的是MPA考核和整体利率上行造成的流动性收缩,“MPA考核要求将表外资产回到表内,表外理财、结构化、衍生品这些复杂的东西太多了,真正底层资产是什么都不清楚,监管对表外底层资产加强检查,会加大不良的爆发。”

银监会数据显示,一季度商业银行不良贷款增速放缓,3月末不良贷款余额1.58万亿元,同比少增504亿元。不过银监会主席郭树清对此曾表示,“大家不能看到这个数字盲目乐观。”

中国央行亦在今年一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再度明确表态,将进一步摸清风险底数,增强风险防范意识,未雨绸缪,密切监测,准确预判,加强重点领域风险防控;防范化解银行业不良资产风险,控制不良贷款增量。

前述国有大行对公部总经理认为,下一步不排除新产生几个领域的不良贷款:一是个人按揭,最近两年银行都靠个人按揭上业务,加杠杆比较厉害,包括去年一些首付贷,如果房价有波动,下一步会批量出来;二是汽车消费贷款。

他并指出,现在政府部门也“干不动了”,政府通过贷款和资管基金子公司进去的投资,到期以后下一步都续作不了,在强行去杠杆后成为烂尾工程。政府类融资会不会产生新的风险点?这取决于政策的执行力度了。

目前,去产能去杠杆推进过程中,银行业不良资产增加的压力依旧很大,而债转股仍需要试点,地方资产管理公司的处置能力还有待提升。尽管通过出售不良资产等方式多管齐下处置坏账,但甩掉包袱轻装上阵亦需要宏观经济真正企稳的配合,短期来看改善决不轻松。

正如华融资产一位高管对路透所言,“资产质量的改善是个曲线,不会是个折线,并且会有滞后性,不会有明确的拐点,只不过随着趋势,逐渐渐变。”(完)

审校 张喜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