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焦点:中国银行业表外业务新规非“急刹车” 计提资本约束无序扩张

作者 李铮/马蓉

路透上海11月24日 - 中国银行业快速扩张的表外业务再度受到监管层关注。继早前央行拟将表外理财业务纳入“广义信贷”测算以约束理财产品规模无序扩张后,银监会再发新规扩展表外业务范畴并要求计提减值准备及计提资本,凸显监管层合力加速去杠杆和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的决心。

分析人士指出,新指引总体上仍是对已有监管要求进行重新归纳,延续了今年以来监管机构重穿透、控风险的监管思路;不过,受计提资本的约束,银行表外扩张将告别混乱高速发展阶段,明年理财业务规模增速下行是大概率事件。

“(指引)实际上只是重新归纳了以前各种普遍性监管要求,并没有实质增加新监管要求,无意收紧业务,而是希望更系统性地防控风险。”银监会一位不愿具名人士称。

他并表示,银行的表外业务在每年财务报表披露信息时,总是遮遮掩掩,犹抱琵琶半遮面,有放在脚注里的,也有零散放在管理层讨论里的,要不干脆不披露,这种不透明,让监管层产生巨大的不安全感。

银监会周三就修订后的商业银行表外业务风险管理指引公开征求意见,要求商业银行当对表外业务实施全面统一管理,覆盖表外业务所包含的各类风险。根据指引,表外业务是指商业银行从事的,按照现行的会计准则不计入资产负债表内,不形成现实资产负债,但能够引起当期损益变动的业务。

对比2011年银监会发布的《商业银行表外业务风险管理指引》,新指引在担保类、部分承诺类两种类型业务的基础上,将表外业务分为担保承诺类、代理投融资服务类、中介服务类和其他类等。

一股份行资深研究员刘枫指出,过去几年金融市场业务发展在传统信贷业务规模受限后就发力做同业业务,同业业务受限后又包装成表外业务;而监管更多是一种形式,做一项堵一项,监管效率低。

他认为,是次银监会明确表外业务,就是将通道类业务全部纳入监管,这与年初以来“一行三会”加强协调,将金融市场的各项业务进行全面管理的目的是一致的。

“不留死角。去通道化,表外业务算是最后一环。以后所有路子都在监管整体管理框架里,但不是不让你做,而是规范做业务,按照实质性风险计量的原则做。”刘枫说,银行某些信贷业务包装成表外业务,风险却自身兜底,还不计入风险资产,这在监管看来是有漏洞的,无法掌握整个金融市场的风险状况。

根据央行发布的《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6)》,截至2015年末,银行业金融机构表外业务(含委托贷款)余额82.36万亿元人民币,比上年末增加16.2万亿元,增长24.48%;表外资产规模相当于表内总资产规模的42.41%,比上年末提高3.07个百分点。

**风控要求趋严**

对比2011版指引,新版对于银行开展表外业务的风险管理要求更为严格,一方面提出对于银行表外业务将实施风险限额管理制度,旧版仅通过资本金约束,并未设定限额。

另一方面,旧版未提及拨备计提,新指引则明确提出要按照实质重于形式的原则,对担保承诺类以及实质承担信用风险的投融资服务类及中介服务类表外业务,在资本计提的基础上还需进行拨备计提。

“新指引是合理且稳妥的做法,并非急刹车,其实本来这些都要计提,只是执行的力度和标准的问题。”一家外资行金融市场部总经理表示,新规对小银行以及表外规模较大的银行影响比较大,具体也要看各地执行情况。

在刘枫看来,指引在实施过程中,初期可能会表现出收紧效果,因为此前对表外业务几乎没有管控,其发展较为迅速;在该指引实施后,表外业务的开展会有规模和风险资产的约束,业务开展的成本会有所上升。

“但这个收紧我认为是结构性的,一般来说大行感受不明显,因为其表外业务增速较低,且管理比较规范,恰恰是对高速发展过程中的中小银行影响会比较大。”他说。

平安证券银行研究团队报告分析,包括保函、信用证、承兑汇票、信贷承诺等担保承诺类的业务受影响程度较大。考虑信用成本后银行的实际收益将有所减少,目前上市银行中信贷承诺类资产与表内资产占比普遍在10%以上,部分中小银行甚至超过20%,如严格执行,担保承诺类业务规模的扩张将受到明显抑制。

**理财业务料受限**

新指引的另一项重要变化是将包括表外理财业务、委贷、发行承销、托管等新兴业务纳入,分别划入代理投融资服务及中介服务类业务;不过,并未对银行表外理财提出拨备和资本计提的要求。

对此,有股份行风险管理部总经理谈到,实际业务当中,要根据业务和产品的实质风险情况计提风险准备和计提资本,会计准则、资本管理办法都有一整套规范,理财、代销等表外业务是否需要计提资本取决于产品的法律关系和风险实质,看银行是否因为对客户有承诺而实质性承担了风险。

惠誉评级在一份专题报告中表示,中国的银行理财产品市场规模不断扩大,使贷款人越发容易受到资产质量冲击和资金及流动性紧张的影响,并将需要更高的资金水平。

截至今年上半年,未偿理财产品中的75%(总额达20.2万亿元)以上均为表外业务。表外理财产品的发行规模已增大到对于部分银行而言实际是第二资产负债表,但信息披露有限,且可以用来吸收损失的拨备或者资本却极少或没有。重要的是,公布的资本充足率及杠杆率均不包含来自表外理财产品的风险。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尽管新指引对表外理财业务并无实质约束,但考虑到此前颁布的理财征求意见稿以及纳入广义信贷口径的影响,明年规模增速下行仍是大概率事件。

路透10月末曾报导称,中国央行下发关于MPA(宏观审慎评估体系)的调控要求,要求从三季度起将银行表外理财业务纳入“广义信贷”测算,以进一步规范表外理财业务。

中信证券固定收益研究团队的报告称,“实质重于形式”下保本理财回归表内并对非保本业务计提资本,将最终导致银行资本消耗加大,使得银行在严格的资本充足率要求限制下,重新面临更大资本约束。且如理财等表外业务的资金成本将被记入银行资本成本,相对传统存款来说,加重了银行资金成本的负担。

报告并指出,目前理财规模的增速已过顶峰,高增长难再现,2015年理财资金余额增速达54.61%,今年上半年以来较年初增幅达11.83%,全年理财扩张速度放缓成定局。在此背景下,此次修订再次全面加大对理财的监管力度使得理财业务扩张受到进一步制约。

兴业证券固收报告亦认为,按照“实质重于形式”原则和穿透原则,进行减值准备和资本计提,那么理财业务很可能受到影响,特别是占用资本较多的非标和权益类资产。(完)

(审校 张喜良)

更多 深度分析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