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焦点:中国银行业风险资产处置“加速度” 掘金还需苦练内功

作者 李铮

路透上海3月8日 - “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频繁奔波于银行、企业和资产管理公司(AMC)之间掘金的德富资产合伙人吴舸,如此形容当前银行风险资产投资:一边厢银行债权违约处置蛋糕足够大;一边厢大量买方资金盲目进入,增加了收购端和处置端的困难。

吴舸遇到的挑战,正是大多数不良资产处置市场参与者所面临的共性问题。不良资产位列今年中国政府工作报告警示的四大金融风险点之首,随着企业去杠杆和市场化债转股的深入推进,新一轮不良资产投资的机会已经到来,但如何“练好内功”将不良资产变废为宝考验从业者。

“虽然银行业在过去三年进行了各种形式的移表,但这些移出的资产并没有消失,处置及推向市场是个确定性的问题。”吴舸称,业界普遍认为银行业问题资产的比例在12-15%区间,同时这还没有包括大量的盈利不能支付利息的债务。

一位地方AMC高管同样认为,真实的不良贷款很可能远高于官方公布数字,继续攀升的规模将带来更大业务空间,“一个是AMC近几个月招聘广告很多,可以说是今年来最多,一个是地方AMC也突然批了不少。为什么?春江水暖鸭先知,即AMC预期未来一两年有不少资产要出表。”

总体来看,中国银行业不良贷款快速上升的势头已得到初步遏制。银监会数据显示,截至去年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15,123亿元人民币,较上季末增加183亿元;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1.74%,比上季末下降0.02个百分点,为自2012年二季度以来首次回落。

不过,随着“三去一降一补”持续推进,“僵尸企业”重组退出,部分企业的债务风险暴露可能还会有所增加,地方政府融资平台、产能过剩行业、房地产行业等潜在不良规模及趋势都值得关注。

兴业银行(601166.SS)董事长高建平在其两会提案中就表示,不良贷款增长趋势虽有所放缓,但资产质量实质性改善的拐点还未来到;商业银行不良资产处置的压力依然很大,切不可因短期数据走稳而掉以轻心。

**问题资产处置加速度**

中国政府下调今年经济增速目标至6.5%,为继续推进供给侧改革腾出空间。而不良资产作为今年政府工作报告首次明确提出的四大累积风险领域之一,再度凸显决策层对防控金融风险的高度关注,未来不良资产处置有望进入加速通道。

为避免未来成本高昂的救助,监管层去年已开出多剂“猛药”推动银行提早清理问题资产,包括重启停摆约八年的不良资产证券化、落地新一轮市场化债转股、鼓励银行成立子公司主动管理风险、允许有意愿的省级政府增设一家地方资产管理公司(AMC)等。

目前,中国已有至少30家地方AMC正式开业,包括26家省级AMC和四家地市级AMC。

前述地方AMC高管表示,当前中国银行业不良资产一部分通过虚假五级分类掩藏,一部分通过银行理财产品建立资金池虚假出表,“存在这些安全隐患,银监会是很清醒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及不良资产对处置来说是积极信号,也期待新主席郭树清能加快刺破泡沫消化风险。”

消息人士日前透露,银监会正要求银行准确摸清信贷资产风险水平,逐笔排查包括资金本金或利息逾期90天以上的、逃废债务且本金或利息逾期的、六个月观察期内重组贷款中的正常类或关注类贷款;对于贷款已经实质成为不良的情况下,采取借新还旧、还旧借新等“搭桥”手段,延缓风险暴露、藏匿不良贷款等行为。

根据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的测算,综合测算表内信贷及表内外类信贷,中国银行业总体不良上限在6.5-8.25万亿元,而利润和拨备吸收风险的能力约4.12万亿,消解不良的缺口超2.38万亿。

而债转股作为降低实体企业杠杆率重要工具,也将成为今年化解金融风险资产的主力。目前,五大国有银行均已申请设立专门实施债转股的资产管理公司,参与“去杠杆”。

银监会副主席王兆星在两会间隙对媒体表示,银行设立债转股实施机构的申请已经上报国务院,预计上半年能批设;同时,目前债转股实施机构设立的基本原则也已设定,相关规则马上出台。除了五大行,目前也有其他银行有意发起设立债转股实施机构。

截至2月上旬,中国市场化债转股签约金额4,300多亿元,实施金额400多亿。

**参与者的探索**

尽管深层的不良资产规模巨大,但无论是对银行,还是AMC而言,在本轮处置过程中均面临各种考验。

高建平在提案中对个别地方政府主导的逃废债现象表达担忧,指出个别地方政府以批量裁定企业破产重整来达到地区金融资产质量管控目标,在推进过程中不顾市场原则、采取行政化手段进行干预,将银行是否同意破产重组方案与财政存款等业务相挂钩等,加大了银行维权难度。

他还提到,银行处置不良资产所需承担的税费成本依然较高,比如,税务部门对金融企业呆账核销税前抵扣的条件,与财政部门制定的金融企业呆账核销管理办法不一致,导致许多按照金融企业呆账核销管理办法核销的呆账,不能进行税前抵扣,加重了银行呆账核销的税收成本。

“商业银行近三年化解和处置不良资产2万多亿元,均是依靠自身利润积累进行消化,通过市场手段来完成。”他并建议,进一步放开核销自主权,赋予银行自主核销的权利,在资产准确分类、拔备充足的前提下,自行制定核销政策,自主核销,同时扩大呆账核销税前列支的范围,减少商业银行税负。

在不少AMC人士看来,当前问题处置市场出现了一定程度的“虚假繁荣”,由于过去一年对不良资产的关注持续升温,导致大量新钱盲目进入这一市场,无疑加大了处置端和收购端的难度。

“这一波的市场是很难做的,正是因为大导致后期的处置端和收购端都出现困难。表面看量很大,参与者很多,但真正下手(买资产包)的和有收益的不多。”华南一家AMC高管表示。

他指出,因为不良资产规模太大,必然对银行利润有很大侵蚀,因此银行对处置价格的要求就很高,也就是说一级批发市场(银行转给AMC)价格比较高,AMC再转给后端批发转零售的价格也就跟着“水涨船高”,这造成处置不顺畅。

实体经济复苏步伐缓慢则是更大挑战。该高管表示,买资产包是逆周期行为,投资实现相对理想收益需要经历完整的经济周期。上一轮不良资产出来后中国经济经历很短的修复期就进入资产价格上升通道;但本轮经济下行时间窗口拉得很长,导致收益实现的时间变得不可预测,且收购成本更高,给盈利带来更大压力。

“过去三年很多资产公司买的包大部分还是拽在手上,收益还没有体现,就是说马上实现收益的机会不大。”他说。

他谈到,因为处置难度比较大,部分AMC会给下游零售商放杠杆,以分期付款的方式来实现一定收益,比如签约时先付20%-30%,给他一定的时间享受分期付款的优惠,“这是双赢的,AMC有收益,对零售商来说资金压力没那么大,直接到社会融资成本高会侵蚀其利润。”

地方AMC主动处置能力薄弱和纯通道业务模式也广受诟病,与监管层批设初衷背道而驰。但在该高管看来,“不用太困扰”,一是地方AMC做通道没有优势,四大AMC也在做通道且收费更便宜,所以根本出路还是要练好内容提高处置能力;二是当前大环境令不良资产处置困难,但这相当于“有一个时间停顿,让他们抓紧练好内功。”(完)

(审校 张喜良)

更多 深度分析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