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1 个月前
(重发)焦点:中国央行摸底银行信贷需求 政策适应性微调仍将持续
2017年6月14日 / 上午9点08分 / 1 个月前

(重发)焦点:中国央行摸底银行信贷需求 政策适应性微调仍将持续

3 分钟阅读

资料图片:2016年3月,北京,一家商业银行的柜员在用点钞机清点人民币纸币。Kim Kyung-Hoon

(因技术原因重发)

作者 李铮

路透上海6月14日 - 中国金融去杠杆以抑制资产泡沫和引导资金“脱虚入实”成效初显。尽管围绕银行体系的自查将结束,但金融监管加强逻辑不变,再考虑到美联储加息预期等多重压力叠加,中国央行对“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进行适应性微调仍将是一个持续性的过程。

两位消息人士周二晚间透露,根据中国央行总行的部署,央行上海分行正在对辖内部分银行的信贷需求和项目情况、以及银行资产质量和潜在风险等经营情况进行摸底调研。除年中例行情况摸底外,更多考虑料为下一步政策精准微调。

“目前是摸底,后面相对来说可能会有政策的微调,看看各家行到底有什么情况再决定微调着力点在哪里。”一银行高管对路透表示,今年上半年央行贷款额度控制较为严格,二季度比一季度更严格,很多银行实际上都在压缩内部客户正常的贷款需求,从下至上反响比较强烈。

他并谈到,以央行沿海地区某中心支行为例,二季度辖内法人机构新增信贷需求上报规模最终被压掉2/3,而近期又有一些微调,“二季度初的口径是今年新增贷款不超过去年,最近的口径是去年和前年的平均数。”

细看是次调研内容,均为当前金融监管环境下银行凸显的关键问题。比如银行目前贷款项目的储备规模和行业分布,上半年转为信贷投放的比例与往年相比有无变化,并预计今年信贷投放规模。据路透了解,部分银行因资本金不足等因素影响信贷规模受限,部分储备项目需要卖资产才能置换出信贷投放额度。

而针对调研中上半年金融监管加强对信贷投放、表外资产的影响,是否存在压缩表外、表外资产转表内的情况,一上市银行资管部人士称,一季度表内资金价格相对便宜,表外监管收紧加上资金贵,表外转表内的情况应该比较多,到二季度受监管影响实际上也没什么头寸。

前述银行高管认为,“融资需求总归先要给一条活路,监管大检查把表外融资都打残了,可目前中国还是间接融资为主,不管是贷款非标通道都是间接融资,转向直接融资方式也是一个渐变过程,监管还是应该考虑给予一些空间。”

具体到房地产融资来看,政策变化对房地产开发贷和个人购房贷款的影响也在是次调研之列。一方面,受资金成本上升和信贷额度影响,银行整体上浮个人按揭利率已是事实也容易理解。

另一方面,房企融资从银行表外向表内贷款回归趋势亦明显,以上海为例,一季度房地产开发贷款增加366.9亿元人民币,同比多增267.3亿元,其中,住房开发贷款增加203.4亿元,同比多增506.4亿元。

**企业弃发债转信贷增多**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调研问题是,上半年企业债券发行对信贷需求的影响,是否存在企业发债不顺利转向贷款的情况?首先,货币市场利率对实体直接融资成本影响逐步增强显而易见,今年以来企业已经推迟发债计划或者取消发债明显增多。

据路透不完全统计,5月中国债市共有66只短融、超短融、中期票据及企业债等取消或推迟发行,总金额661.83亿元;今年前五个月信用债累计取消金额已达到3,203亿元。

其次,不论是央行金融统计数据还是路透近期对十余家不同类型机构的调研均反映了实体信贷需求旺盛的情况,企业取消发债转向银行贷款多增亦得到受访银行人士普遍印证。

一上市银行高管就对路透表示,“去年资金注入实体的通道是弯曲的,今年银行自身就有动力去贷款,现在信贷投放在基准利率水平总体上浮20%,低于20%的都控制了,尽管这样比企业直接发债还是要便宜,明显多了起来。”

前述资管部人士也谈到,不管是从企业反馈还是从银行信贷投放端看答案都是肯定的,“特别是一些好的3A企业,去年债便宜,今年贵了,转向从银行拿基准甚至还有可能下浮。”

央行数据显示,3月一般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为5.63%,比去年12月上升0.19个百分点。执行上浮利率的贷款占比为58.57%,比去年12月上升5.84个百分点。

值得一提的是,央行不希望政策调整导致实体经济融资成本过快上升的态度也比较明显。中国金融时报周三报导指出,央行上周通过MLF(中期借贷便利)向市场投放4,980亿元缓解流动性压力,与实体经济息息相关。

对于企业而言,一方面在流动性偏紧的情况下,货币市场利率会有所抬升,企业贷款压力也将攀升;另一方面,债券发行利率的持续上行也导致企业发债不得不支付更高成本,直接融资成本和门槛都将有所提高。

报导并称,探索货币政策“不松不紧”的最佳临界点,强化金融监管协调,引导资金“脱虚向实”等政策目标,绝非能一蹴而就。不仅是金融业,监管层本身也在“压力测试”中谨慎摸索,互相配合。在此过程中,必须正视严监管的积极作用,同时不能忽视金融业流动性压力可能带来的风险增加。

**继续关注债务隐忧**

去产能去杠杆推进过程中,银行业不良资产增加的压力依旧很大。尽管通过出售不良资产等方式多管齐下处置坏账,可短期来看甩掉包袱轻装上阵绝不轻松。

国务院日前发布开展第四次大督查的通知,强调督查防范重点领域风险,包括化解不良资产风险,严密防范流动性风险,有效防控影子银行风险,防范处置债券违约风险。

央行本次摸底调研亦继续关注银行资产质量及潜在风险,包括从行业和金融产品类型看,今年是否存在较为集中的新风险点;逾期90天以上没有纳入不良的主要原因;目前贷款核销政策是否有持续放松的趋势,核销中存在的困难和障碍;房地产开房贷款和个人住房贷款的不良情况及风险变化趋势。

有银行资产保全部主管表示,尽管官方数据看不良率整体企稳,但恐怕高峰期并没有到来,以前银行掩盖手段多,加上以前没有严格按照贷款分类,藏匿了一大批不良。

一国有大行对公部总经理此前也对路透表示,下一步不排除新产生几个领域的不良贷款:一是个人按揭,最近两年银行都靠个人按揭上业务,加杠杆比较厉害,包括去年一些首付贷,如果房价有波动,下一步会批量出来。

二是汽车消费贷款;三是政府通过贷款和资管基金子公司进去的投资,到期以后下一步都续作不了,在强行去杠杆后成为烂尾工程,也存在产生新的风险点的可能性。

业内人士建议,处理过去积累下来的金融风险时,尤其需注意平衡,若各部门协调不畅,政策叠加可能导致“债务—通缩”风险进而诱发系统性风险。此外,还需对金融市场波动保持战略定力,保持对金融机构去杠杆的压力,促使其主动去杠杆。(完)

审校 张喜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