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分析:凛冬忽至 中国企业海外投资进入下半场
2017年3月21日 / 凌晨3点20分 / 6 个月前

分析:凛冬忽至 中国企业海外投资进入下半场

2016年1月21日,中国北京,欧元、美元、人民币、英镑、日圆和港元等币种。 REUTERS/Jason Lee

作者 孙琦子

路透北京3月21日 - 去年突飞猛进的中国企业对外投资正遭内外夹攻。除了来自境外对并购项目的严格审批之外,中国严格的外汇流出管理和真实、合规性审核,也让中企对外投资热度骤然降温。可以预见,今年中国企业对外投资将进入收缩期。

出于对中资企业成功付款的担忧,境外机构对来自中国的并购邀约也更加谨慎,而来自中国的竞标者也在因为资金支付问题而处在一定的劣势。

“过去的几个月,中国投资者如果想进行跨境并购,许多境外卖方会要求中国企业有确定的资金来源,才能开始讨论进一步的收购计划,这对中国买方来说成本很高。”专门从事跨境并购的年利达律师事务所中国区管理合伙人方健称。

他并表示,在海外项目的竞标环节,中方企业其实是有劣势的,因为招标方对中方投资者能够足额支付购买价信心不足,除非中国企业有可观的海外资产做背书。

年利达周一发布的一份报告称,由于中国政府试图监管和过滤掉那些政府认为与收购方的核心业务没有关系的重大境外投资项目,并对在监管机构看来对某些行业“非理性”投资行为实施管控,中资收购方(特别是在竞标情况下)需要清楚地向出售方和目标公司展示其能够在交易时间表规定的时间内取得所需的中国监管机构批准,并汇出必要的资金以完成交易。

因为中国监管机构加强管控而受阻的项目包括大连万达集团收购Dick Clark Productions的拟议交易、安邦收购喜达屋酒店的交易、民生银行收购葡萄牙Novo Banco银行;失败的部分原因据称是中国的外汇管制措施导致无法保证汇出必要的资金。

“现在大家对外投资,投资审批和资金出去非常难。如果用了别的方法出去,今后项目资金回来还是存在问题。”大型民企科瑞集团董事长郑跃文表示。

全国工商联党委书记全哲洙亦表示,尽管在外汇政策出台前,也研究过不要一刀切,防止好的项目也无法走出去;但执行起来就往往会走样。

由于资金出境受限,许多企业通过在境外设立资金池,来支持其海外投资计划。中国民生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董文标此前称,今明两年,中民投将在香港设立100-150亿美元规模的投资基金。遇到好的项目,由海外资金去做投资,不会存在外汇管制等因素的约束。

中国商务部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1月对外非金融类直接投资(ODI)为532.7亿元,同比下降35.7%;1-2月ODI为924.2亿元(134.3亿美元),同比下降52.8%;去年12月这一数字为为84.1亿美元,同比下降39.4%。而2016年全年,中国ODI为1,701.1亿美元,同比增长44.1%。

根据经济参考报周二报导,由商务部和国家发改委牵头制定的境外投资条例已经呼之欲出,年内有望正式出台。将明确境外投资的内涵和外延,以及鼓励和禁止的方向。

**中企海外投资将更具选择性**

多位官员在公开场合表示,去年中国企业的海外投资出现了一些不理性、不符合产业政策的投资,加强真实性、合规性审核非常必要。

“中国对外投资目前有一些盲目性,包括跟风、动机不良的,进行一定管理是正常的。去年对外投资增长相当快,有部分和中国对外投资产业政策不符合,对外投资进行一定程度的政策指导,也是有必要的。”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此前在新闻发布会上称。

中国央行副行长潘功胜亦在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年年会提出批评称,去年一年中国企业在海外收购了很多足球俱乐部。“如果说,收购有利于提升中国的足球水平,我觉得是好事。但是,情况是这样的吗?有很多企业在中国的负债率已经很高了,再借一大笔钱去海外收购。有一些则在直接投资的包装下,转移资产。”

2016年,中国企业收购了大量欧洲足球俱乐部。12月,英超南安普顿足球俱乐部就以2亿英镑出售给中国莱茵达体育进行排他性磋商。8月,IDG斥资1.12亿美元收购法国奥林匹克里昂足球俱乐部20%股权。6月,苏宁云商以约2.7亿欧元收购意大利足球俱乐部国际米兰约七成股权。

在中国对境外投资加强监管的环境下,未来中国企业海外投资可能要更加谨慎的选择项目,基础设施、科技、制药都是中国鼓励的投资产业;不过有些则可能受到东道国的严格审批,部分原因是中资购买方收购价值提高,以及这些收购对东道国的经济战略影响在增加。

去年美国外资委曾阻挠中资企业对Western Digital、Fairchild 和Lumileds等科技企业的收购或投资、英国去年9月宣布审查其外国投资规则以评估“关键基础设施”的出售是否应在政府审查范围内、德国政府去年10月撤回对于中资企业收购本国芯片设备制造商爱思强(Aixtron)的批准、澳大利亚政府去年9月以国家安全为由不批准中国国家电网收购Ausgrid公司50.4%资产99年租赁权的交易。

“海外并购政治风险已经不再是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的风险,现在也包括了发达国家的风险。” 年利达律师事务所名誉主席Robert Elliott称。

商务部合作司负责人此前称,1-2月,中国境内投资者共对全球122个国家和地区的1,475家境外企业进行了非金融类直接投资,其中对实体经济和新兴产业的投资持续增长,“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成为中国对外投资重要目的地,企业对外投资资金来源趋于多元。

**国企海外资金需按比例汇回**

“控流出扩流入”,已经成了近期外汇管理政策的重要内容。在加强资金出境的审核之外,监管层也在强调国企央企将境外的外汇资金按比例结汇汇回境内。

中国外管局资本项目管理司司长郭松此前称,外汇局要求境内基石投资者境外上市募集资金结束后,上市公司及时调回资金,并承诺一定比例的资金结汇;要求境内基石投资者承诺减持境外上市公司股份后及时调回资金并结汇等。

一位接近监管层的人士向路透表示,按过去的外汇管理规定,企业在境外的外汇留存是有一定比例的,这是加强管理的要求,调回境内结汇也是可以理解的。过去人民币升值阶段,鼓励企业走出去,对资金汇回结汇管理放的比较松;现在形势有所变化,还是得强调一下按原来的规定执行。

“作为中国的国有甚至中央企业,在外面经营了这么长时间,到底挣了多少钱,总得跟国内说一说,不能老放在外面。”他称。

上述监管层人士并表示,对于企业在境外项目的盈利,如果是扩大再生产、投资上项目,需要在境内走个程序,经过批准以后,可以不把钱拿回来,直接在外面投资。如果项目没被批准,那这部分钱也不能老放在境外。

“过去希望企业资金在境外能放着有盈利就先别拿回来,因为拿回来都卖给央行,外储增加很快,就导致人民币升值升的很快。现在的工作是反过来的,就是不希望人民币过快贬值。”他称。

亦有接近外管局的人士表示,监管层的调控都是逆周期的,当前人民币有贬值预期的情况下,还是会严格执行资金流出的审核,但结汇会逐渐放开;未来几年如果形势扭转,人民币有升值压力了,则会逐渐放开购汇政策。(完)

审校 杨淑祯

我们的标准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