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博客:中国三中全会强调改革反腐 出拳轻重静待分晓
2013年8月30日 / 凌晨2点04分 / 4 年内

博客:中国三中全会强调改革反腐 出拳轻重静待分晓

作者 沈燕

2013年3月3日,人民大会堂外中国国旗迎风飘扬。REUTERS/Petar Kujundzic

1978年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中国明确了改革开放,发展市场经济,成就了当今中国经济总量跃居至全球第二的大国地位;35年后的今天,面对中国转轨换道的习李新政府,寄望通过深化改革助中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今年11月将召开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将确定新任政府未来5年甚至10年的执政方向,因而备受各界高度关注。目前已明确会议将以全面深化改革等为重点,但路径如何选择?改革反腐拳是轻是重,最终能否触及体制之殇?

“中国经济发展根本在于体制改革,三中全会应该会出台一些为中长期经济发展设计的改革方案,会有一些内容值得期待。”中国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宏观经济研究院副院长马晓河称。

中国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副所长刘尚希也认为,目前各界对改革都达成共识,但改革方案到底怎么选择分歧很大,尤其中国目前很多的经济社会问题都与行政体制有关,是三位一体,若仅靠以往选择改革突破口的方法肯定不行,这也是大家如此期待三中全会的重要原因。

而三中全会召开时间的确定也给一些热点问题提供了出台答案的大致时间表,包括原计划上半年出台的城镇化发展规划,屡调不降的中国房地产政策方向,甚至连资本市场的IPO重启也被预计将在三中全会后。

按惯例,通常一中和二中全会主要集中在人事机构变动上,三中全会往往是新一届政府对未来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定调的关键。

周二召开的中国政治局会议明确将于11月在北京召开十八届三中全会,主要议程包括研究全面深化改革等重大问题,从中不难看出上任逾半年的习李新政府对推进改革和反腐的决心。

“改革开放是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一招,改革开放也永无止境,停顿和倒退没有出路,改革开放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会议指出,当前,腐败现象依然多发,滋生腐败的土壤依然存在,反腐败斗争形势依然严峻复杂。

现实的局面,改革不但要跟腐败或溃败赛跑,还要和越来越年轻的社会主体的期望值赛跑,并有能耐把大量法外世界的活动,吸纳到体制里来。在这三个方向上,要是跑不赢,大麻烦在后面。北京大学教授周其仁在其《改革的逻辑》一书的自序中称。

**深化改革有共识,路径待清晰**

尽管外界对三中全会的内容有诸多猜测,而政治局会议也明确主要议程是深化改革等重大问题。但面对眼下经济下行压力仍大,寄望通过扩大内需和推进新型城镇化成为中国经济增长新引擎的新政府而言,要完成深化改革的顶层设计,该如何选择实现路径?

“现在的形势已经与三十年前不同了,那会儿可以选择一个突破口,现在就不行了,因为很多问题交织在一起,包括经济,社会保障,收入分配,政府职能等等,都联系在一齐,只选择一个突破口别的不动改革就无法推进。”刘尚希称。

他以政府机构中的编制为例指出,虽然收入分配中强调同工同酬,但因为存在有编制和没有编制的区分,相应收入和社会保障就有很大区别,反映出政府职能在本身的设置上就造成不公平。因此应该打破政府机构的编制制度。

“编制应该根据岗位设置,实现同工同酬,让收入分配在起步阶段就合理。”全国人大财经委的一位官员也称,收入分配改革说了很多年,表面看只是收入分配的不合理,深层次与行业垄断,行政体制等不无关系。

该位人士也提到,城镇化推进也面临同样的难题,人口管理政策本身就与行政管理体制有关,以前人口不流动,现在到处都是流动的人口,但相应的人口管理制度却没有跟上,包括户藉社会保障也难以同步,很多问题背后都与体制有关。

“推进改革更要推进政府体制改革,但到底怎么变大家都没底,事实上改革从来都不可能尽善尽美,只能选最重要的先做。”该位人士称。

周其仁在其《改革的逻辑》一书的自序中亦称,以高官贪腐案为例,涉案的金钱数目巨大,本身就够刺激。更要害的地方是,那可不是抢银行得手的巨款,而似乎是“正常工作”的副产品。

“利用职权能带出如此数目巨大的非法收益,不能不判定现行的职权利用体制存在着巨大的漏洞。仅办贪官,不改体制,老虎、苍蝇生生不息,没完没了。”周其仁在书中称。

**改革存分歧,静待时间表**

事实上,早在去年十八大召开前,民众对中国新政府的改革就充满期待。新政府上任后,通过政府职能机构转变的方案,减少国务院正部级机构四个,其中组成部门减少两个,副部级机构增减相抵数量不变。

在政府职能的转变上,近日国务院批复建立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探索实行负面清单管理模式,即政府定出一个投资领域的“黑名单”,名单之外“法无禁止即可为”。 这样的“简政放权”,改革行政审批制度,将是未来改革的方向。

今年以来,国务院已决定取消和下放了183项行政审批事项。这也预示着素有“小国务院”之称的发改委,将更回归其规划而不是管理的职能。

但相较更深层次的改革,要拿出各方认同的方案并不容易。这从新型城镇化方案迟迟未出台,历时十多年的房地产调控却始终压不住房价的上涨,资本市场改革难以推进等诸多问题上略见一斑。

今年两会期间,前发改委主任张平提到将在今年上半年出台新型城镇化方案,但时至今日,相关方案不仅没有出炉,一些地方政府借城镇化之名掀起的造新城运动,让原本负债累累的地方财政雪上加霜。

“城镇化作为一个话题存在着巨大的泡沫,对城镇化政策能发挥的作用期望不要过高。”中国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乔润令在一个论坛上就表示,新型城镇化本身一定是一个体制变革的过程,而不能单纯理解为投资上项目、圈地盖房子。

人民日报周三发表评论称,城市的建设与发展必须尊重经济规律,因地制宜,“造城”之风,表面红火风光,实际上却是精血亏耗的虚火症,已经到了必须下猛药、出硬招进行治理的时候。

这种规划尚未出台,政策初衷已经背离的例子在中国房地产调控上亦有明显体现。

中国最近的房地产调控政策是上一届政府离任前出台的“国五条”,尽管业内人士评价其含金量并不高,只是将原有交易环节的税收政策重申,且从目前执行情况看,迫于财政压力地方政府普遍阳奉阴违。

一位接近监管层的人士在谈到国五条的出台时就称,“当时出台的时候就有分岐,其中强调征收交易环节征税的那条是在住建部的坚持下才加的,税务局嫌麻烦原本不愿意强调。”

该位人士提到,现在房地产调控的权限已经上升到中央层面,一切都要等三中全会以后了。

中共中央政治局在7月30日召开的分析研究上半年经济形势和下半年经济工作会议上,提到积极稳妥推进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

此外,作为改革重头戏的金融改革如何全面放开,资本市场改革,涉及中央地方政府职责和收入划分的财税改革等等,亦有望在三中全会揭晓答案。

中国财长楼继伟此前谈到财税改革的话题时曾表示,将来“营改增”覆盖全部地区全部行业后,必然会倒逼财政体制改革。目前正在研究如何深化财税体制改革。一是要积极稳妥推进“营改增”在全国范围全部行业推开;二是要认真研究如何构建地方税体系;三是进一步压缩合并专项转移支付,增加一般性转移支付。

**反腐进行时**

三中全会在强调改革迫切性的同时,亦将反映习李新政府对防腐的决心。此前国家主席习近平曾发出警告,“腐败问题越演越烈,最终必然会亡党亡国”,

中国周二召开的政治局会议审议通过了《建立健全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2013-2017年工作规划》、《关于地方政府职能转变和机构改革的意见》。

会议强调,全党要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中央对反腐败斗争的形势判断和要求部署上来,把坚决遏制腐败蔓延势头作为重要任务和工作目标,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严肃查处党员干部违纪违法案件,充分发挥震慑力。

十八大以来,涉及副部级以上官员落马的包括李春城、周镇宏、刘铁男、倪发科、郭永祥、王素毅、李达球,王永春等人。其中两位十八大新出炉的中央候补委员相继落马引人瞩目--包括原四川省委副书记李春城以及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副总经理王永春。

此外,本周一结束的中国连续五日对昔日政治明星薄熙来案的审理,通过网上直接公审的细节,也向社会曝光了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的官场黑暗,同时也折射出中国反腐败的艰巨性。(完)

我们的标准: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