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更正)焦点:如山债务或打乱中国化解产能过剩的计划(3月23日)

(更正:因英文原文有误,小标下方第三段均应为“资产负债率”,非“债务股本比”)

路透北京3月23日 - 钢铁、煤炭、水泥和有色金属领域逾1.5万亿美元的债务或打乱中国化解一些行业产能过剩的计划,这些债务为本地银行带来当头重压。

化解产能过剩已经成为中国政府提高经济效率、解决供应过剩问题的当务之急,过多的供应已使煤炭和钢铁价格倍受打击。

未来两年中国将拿出逾1,000亿元人民币(150亿美元)安置煤炭和钢铁行业下岗职工,但企业只有先解决债务问题才能获得政府帮助。

批评人士称,解决债务负担缺乏明确的机制,这将给银行业最薄弱环节带来巨大压力。

本月提交至全国人大的文件所显示的债务数字,凸显出国企在产能过剩情况下所面临的窘境,以及政府实施经济改革计划核心纲要的难度。

单单煤炭行业估计分流130万人的成本就高达1,950亿元人民币,而煤炭行业的人大代表呼吁政府加大扶持力度,帮助数以百计的“僵尸”企业应对节节攀升的债务。

安徽煤炭企业--淮北矿业董事长王明胜向全国人大提交的提案显示,解决产能过剩问题的四个重点行业债务总额约为10.2万亿(兆)元人民币(1.56万亿美元)。

中国国家统计局计算的煤炭与钢铁行业债务总额为8万亿元,其中大约三分之一是银行贷款。

倘若今年这些债务中有20%成为坏账,就会导致中国银行业不良贷款规模增加近一半。而行业分析师认为,20%的坏账比例并非不切实际。

银行业人士表示,城市及地方银行风险最大,并称官方的不良贷款数字低估了这些问题贷款的规模。去年不良贷款金额已经增长一倍。

“中国需要建立新的机构,一家特殊银行,专门接管这些债务以避免地方银行破产,”钢铁行业专家许中波指出。

中国银监会未回复置评请求,但在3月稍早曾向股份制银行和城市商业银行下发通知,要求银行加大产能过剩行业的风险摸排。

一位为中型中资银行处理钢铁行业不良贷款的律师表示:“银行业的担忧也不无道理。钢铁行业的继续下滑增加了处置存量不良贷款的难度。”

**大喊口号**

除了寻求下调增值税以及从医疗和教育等成本高昂的“社会功能”中解放出来之外,煤炭行业的代表还敦促政府提供额外的融资和政策支持,并建立“债转股”机制来处理这一问题。

“由于国有企业退出市场的机制和相关政策尚未制定完,将这些企业关闭将引发债务清偿等棘手问题,”平煤神马集团董事长梁铁山说。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CISA)的数据显示,2015年钢铁行业的平均资产负债率上升1.55个百分点至70.1%,至少有五家企业的资产负债率超过100%。煤炭行业的高管估计,煤炭行业的平均资产负债率超过75%。

中国政府在2月发布的一份意见中承诺,在未来三至五年内削减1-1.5亿吨,即高达12.5%的粗钢产能,同时退出5亿吨即9%的煤炭产能。

梁铁山表示,为响应此政策,国有银行实施了更加严格的信贷政策,并收回了部分贷款。他说,河南一个矿山面临要偿还400亿元人民币的款项,而这些贷款不太可能进行展期。

2月发布的政策文件表示,地方政府建立企业金融债务重组和不良资产处置协调机制,同时支持银行加快不良资产处置进度,支持银行向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打包转让不良资产,但高管表示,需要制定更加具体的措施。

“削减产能我们不能只是喊喊口号、给出些目标,我们必须要有切合实际的有效机制,”淮北矿业董事长王明胜表示。

他说,考虑到煤炭对本地GDP、就业及政府收入的贡献,指望地方政府主动关闭“僵尸”煤企是不切实际的。

关于政府如何解决债务负担、以及此举如何影响到削减产能的计划,中国工信部和国资委未回复置评要求。

根据行动计划,中国将主要依靠市场机制来解决债务问题,但梁铁山表示,一旦一家煤矿关闭,市场在资产处置问题上基本上无能为力。

石横特钢有限公司董事长张武宗表示,企业经理们也没有运用中国破产法的动力,因为破产法对企业管理层基本上起不到保护作用。

张武宗说,“前来要债的不只是银行,还有企业债权人;你的个人资产会被冻结、而你本人也会被追责;这让人感到害怕,企业老板岂能不跑路?”

中国的银行从业人员私下抱怨称,他们个人也要负责追讨问题债,为了防止外逃,批贷人员的护照都被收走。(完)

(编译 孙国玉/徐文焰/汪红英; 审校 屈桂娟/张荻)

更多 深度分析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