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4 年前
盘活货币存量需盘活中国经济整盘棋 仅靠贷款调整恐缘木求鱼
2013年7月4日 / 上午9点58分 / 4 年前

盘活货币存量需盘活中国经济整盘棋 仅靠贷款调整恐缘木求鱼

图为一名男子经过北京街头的一处公益广告牌,远处是中国中央电视台新大楼。Jason Lee

* 盘活货币存量需要盘活中国经济整盘棋

* 化解结构性困局绝非仅靠金融机构之力可达成

* 应去产能化,停止无效低效领域的借新还旧

* 国退民进,将资金投给更有效率的经济主体

* 央行直接插手贷款投放或有计划经济方式之嫌

作者 谢衡

路透北京7月4日 - 盘活货币存量已成为中国新一届政府致力结构调整的重要举措,其实质是需要盘活中国经济整盘棋,而这绝非仅靠商业银行贷款调整等技术性手段就可完成。

分析人士指出,中国货币增速居高不下而实体经济疲软乏力的根本原因,是中国经济增长的结构性困境。要解开这个困境,包括淘汰落后产能、严格破产退出、国退民进、加强债务硬约束等等大动作才是题中应有之义。

“盘活存量,如果仅是在比如调整贷款期限等技术性手段上做文章,就是缘木求鱼了,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说。

近一段时间来,中国政府高层屡次提出优化金融资源配置,用好增量、盘活存量,更有力地支持经济转型升级,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发展。

为应对全球金融危机,中国政府2008年曾出台“四万亿”经济刺激计划,为当时的中国经济增长注入一针“强心剂”。不过,当强心针效力慢慢消退后,部分行业产能严重过剩、企业债务负担积聚甚至出现大量”僵尸“企业、以及地方融资平台投资效益低下等问题逐步暴露。

分析人士指出,中国整个经济体内隐藏着巨额的存量债务,导致借新还旧成为普遍现象,而这正是货币有效性减弱的重要原因之一。这其中相当一部分已经不产生效益或效益低下的存量债务,正如黑洞一般,吞噬并沉淀着新增货币。

“借新还旧先不说,单单115万亿元的非金融部门的债务,一年的利息是6万亿元以上。这个是实打实得支付的,需要消耗社会融资总量的。”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重点实验室主任刘煜辉说。

今年上半年中国经济增长持续乏力,实体经济需求偏软,融资的内生性增长动力明显不足,但广义货币供应量(M2)的增速却一直居高不下,远高于政府年初制定的13%全年增长目标,其中4月M2增速16.1%更创下两年新高。

刘煜辉认为,上半年中国实体经济需求明显衰退,但借贷利率还在上升,说明货币需求还很旺盛。这种需求主要来自于金融层面,因存量债务的存续,还本付息都需要新增货币来维持。“盘活存量”背后需要中国经济体制进行一系列的改革,“不走到最后一步,‘盘活’是实现不了的。”

中国2012年M2余额为97.42万亿元人民币,与名义GDP(国内生产总值)的比值高达188%,中国央行因此也一直被诟病“货币超发”。

高善文亦表示,经济结构性调整固然是中长期才能解决的问题,但必须要从现在就开始想办法,“不是马上就要三中全会了吗?盘活存量等问题应该放在一个更大的背景下,讨论政策取向。不能老拖着,要有通盘的规划。”

**去产能化**

分析人士相信,要盘活货币存量,就要调整存量的结构;就要坚决对过剩产业去产能,停止无效、低效领域的贷款展期,借新还旧。

刘煜辉认为,如果决策者仍无法突破固有利益格局的羁绊,维稳的“拖”字诀会把有限的资源源源不断地投向那些已经失去效率的部门,来维系已经做大的泡沫,如此会造成经济效率的更大损害,加速潜在增长水平的下沉。

“大领导老不拍板,企业也不能倒闭,银行的坏账不能冒出来,又定了一个底限要牢牢守住不发生区域性和系统性金融风险,那银行怎么办?只能是放一个新债把旧债接上。只能做这种事情,这就是无效的消耗,产生利息。”他说。

日信证券发布的最新报告测算,2012年,中国产能利用率为57.8%。而自1978年以来,中国的产能利用率达到72%-74%才是最合适经济发展的。这意味着,目前中国的产能过剩非常严重。

“说要存量调整,将资金从过剩、落后产能中调出来。怎么调出来?你调调试试,调的动吗?”一家国有银行的高管说。

刮骨疗毒对祛除顽疾固然有效,但除了经济效益之外的社会总体成本,恐怕也不得不考虑。

“不好操作,付出的社会痛苦比较大。”高善文说。

分析人士就表示,在去产能化的行动上,最大的阻力是地方政府与商业银行。因企业倒闭会产生失业等社会问题,而坏账一旦做实暴露,就需要银行计提自己的拨备去覆盖不良贷款。

**国退民进**

实际上,存量盘活最终要解决两个问题:提高流动性与提高资金效率。将资金投向更有效率的经济主体,亦是盘活存量的路径之一。而国退民进,让民营企业进入更多行业,放开市场竞争,或既减少社会成本,又可提高资金效率。

“过去几年的实际情况是国有企业在加杠杆,而民营企业在去杠杆。国有企业本身的杠杆率就高,还在加杠杆,加了杠杆后呢,资金又没有有效的使用。”高善文说。

一家大型民营农牧业企业的高管就表示,虽然自己的集团在过去几年业务发展很快,投资回报也较好,但负债率一直在50%左右。信用评级也只能做到2A+。因评级机构表示,没有一家民营企业能够拿到3A的评级,要想得到3A评级只能是央企。

“我看到身边的央企这几年噌蹭的加杠杆,拿了那么多钱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就看到有好多‘地王’都是央企拿下的。”这位高管说。

刘煜辉表示,中国金融是双轨制。国有经济部门、大国企可以拉到绝大部分信用资源,包括发债的资源亦占主流。这些国企在资金拿到以后转手,通过影子银行体系,委托信托,重新进入到平台和房地产,赚息差。而这两个方面的活动,同时都记在社会融资总量中间,也形成一部分的虚增。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孙立坚此前称,在新一轮政府推动的城镇化战略中,要避免之前政府主导投资和“国进民退”现象的继续发生,而是要让改革的制度红利让更多人受益,引导更多民间资金参与投资,包括民间资金进入金融行业,也需要逐步放开。

中国央行副行长潘功胜此前亦表示,要研究国家对国有控股金融机构的合理持股比例,进一步扩大民间资本参与金融的力度,构建市场经济下应有的政银关系。

**“精准打击”还是“手伸太长”**

结构性改革非一朝一夕之功,一些技术性的手段,被认为在短期内就可发挥盘活存量的功效。比如资产证券化和央行近日使用的再贴现。

“央行120亿元再贴现就是盘活存量啊。央行盘活了商业银行的信贷存量,然后要求银行要用好给你的钱,确保再贴现用于支农支小。”国有银行的一位交易员表示。

为引导信贷资金进一步支持实体经济,中国央行近日对部分分支行安排增加再贴现额度120亿元,支持金融机构扩大对小微企业和“三农”的信贷投放。并将进一步加大再贴现支持力度,对小微企业、涉农行业等融资需求较大的地区适当增加再贴现额度。

“再贴现应该是可以实现资金用途的精准打击。问题是央行直接去干预信贷资产的配置,与市场化改革的方向也是相悖的。信贷资产的配置就应该交给商业化的金融机构,央行直接去做,这和计划经济有什么差异呢?而且央行也要承担一些不必要的商业风险。“高善文说。

而上述农牧业企业的高管对这种做法是否能实现用好增量、盘活存量的“精准打击”,亦有存疑。因他与监管层沟通后了解到,所谓涉农,是指只要是县域以下的贷款需求,都可算做“涉农”,“那‘涉农’这个范围可能比农业本身大上十好几倍,可见‘涉农’是个筐啊!”

提到盘活存量,很多专业人士第一反应都是“资产证券化啊”。但面对中国巨额的货币存量,资产证券化目前能起到的作用无疑杯水车薪。

评级机构惠誉最新发布的报告就认为,中国的资产证券化市场发展比较落后。2012年5月发起的第三轮在信贷资产证券化机制(CAS)仅有500亿元的规模,仅占中国商业银行系统资产不到0.1%,无法满足中资银行的需求。

而刘煜辉认为,资产证券化最后还是估值定价的问题,如果估值不能产生足够回报的话,这个资产还是会缩水的。此外,“估计资产证券化的产品,最后还是在银行间买来买去,风险也没转移出去。”(完)

(审校 张喜良)

路透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路透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here)开通此服务。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