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特别报道:英国公司借监管漏洞设庞氏骗局 中国投资者损失逾4亿元
2016年8月15日 / 早上8点01分 / 1 年内

特别报道:英国公司借监管漏洞设庞氏骗局 中国投资者损失逾4亿元

路透上海8月12日 - 4月的一个周日,David Byrne在苏州同里湖大饭店吃早餐,一位愤怒的顾客正在旁边等着他。

图为2014年资料图片,显示伦敦金丝雀码头金融区一名从业者的背影。REUTERS/Eddie Keogh/File Photo

52岁的Byrne是一个英国商人,销售投资产品。就在前一天,他对一屋子的潜在客户自我介绍说,他是一个外汇交易平台的新任伦敦主管,这个网站平台的回报率非常高。

盯着Byrne吃饭的男人叫唐弘德,他要谈之前参与的一个风险投资,Byrne说过这个项目是他主管的。

项目名为EuroFX,承诺在外汇方面能带来丰厚回报。中国执法机构现将此类投资称为庞氏骗局,即拿新投资者的钱还给老投资者。一名知情的中国官员称,这可能是一个全球诈骗事件的一部分。

到目前为止,中国九个省的警方记录显示,他们接到至少319起客户对EuroFX的投诉。警方估计总损失至少4.55亿元人民币(7,000万美元),并对在中国非法筹资发出23份逮捕令。警方未提供更多详情。

有些投资者称,这些投诉只是冰山一角。一个上海投资者团体收集了至少3,700名中国被骗者的详细信息,此外从美国到墨西哥等九个国家,也有人掉入EuroFX的陷阱。他们宣称的损失总额超过10亿美元。路透与其中35名受骗者的对话,揭露了他们的痛苦经历。“很多人把吃饭的钱都拿来投资了,”一名50岁的中国女性称,她因怂恿他人投资被捕。

EuroFX是近来在中国数以百万计的新富人群中爆出的一系列骗局之一。但就因为它打的是英国牌,才得以尤为吸引眼球。中国官方正在处理的10桩疑似诈骗案中,这是第一桩有西方公司和西方人牵涉的案件。

Byrne自称是EuroFX的执行长。他被警察拘押询问后获保释,但禁止离开中国。他曾在5月告诉路透,他并不是实际控制人。Byrne称,他是完全听从另一名英国人的指令,而这名英国人对此予以否认,称并未参与EuroFX,但他在帮一个澳洲人的忙协助亚洲客户。路透未能找到这名澳洲人置评。

这个故事表明,在一个资金可在不同管辖区之间轻易流动的世界,窃贼可以藏身于各地监管之间的空隙中。EuroFX以在伦敦注册的公司进行推销。而只要其向国外投资者宣传,英国当局就认为不在自己的管辖范围内。在中国,警方也只在有大量受害者投诉的省市做出行动。

一名声称上当的受害人张福生,称他向EuroFX投入了数百万美元。因为代其他人投资,他被这些人控告欠债不还。他还把自己的妹妹张桂伶拉下了水。张桂伶今年59岁,住在河北唐山一个村里。她用借来的钱进行投资。EuroFX在2013年冻结了她的账户,里面的钱也没了。于是债主都找上了她。

“因为借了这个高利贷,导致了房子也被抵押出去了,儿子怨你、媳妇也怨你,老公也不理她,女儿也恨她。”张福生在3月时说。

去年8月张桂伶自杀。路透无法独立证实EuroFX是否与她的死有关。

**彻夜监视**

在投资者拍摄下来的2013年的一次会议中,Byrne称他是EuroFX的执行长,声称EuroFX拥有特殊的外汇交易技术。而他现在则称,他只是在英国注册的公司Euro Forex Investment的“顾问CEO”,而EuroFX只是他用的简称而已。

资金转移途径已经极为混沌,难以判断是谁从中获益。路透所见到的银行对帐单显示,在2012及2013年,投资人将资金汇给好几家企业及在香港的银行帐户。他们所支付的金额会显示在EuroFX线上帐户,资金结余数字会每天上升,理论上是反映了在外汇交易中获得利润。

张福生等投资人表示,为了将获利提领出来,他们在EuroFX指定的银行开设帐户。早期的投资人确实能够从这些帐户领钱出来。

但在2013年7月时,EuroFX告知投资人要暂停外汇交易。在那之后,投资人无法动用任何资金。他们在EuroFX户头的资金结余“冻结”,看起来没有任何交易。

每个投资者都开始对当初推荐他们投资的人提出投诉。张福生的情况是民事诉讼;一些原投资人现在也在警方通缉的23人名单之列。许多人已经逃离出境。

投资人当初汇钱过去的那些公司之中,有两家在2014年解散,它们的印度董事已无法联络到。银行方面拒绝评论。香港警方并未回应。

到4月时Byrne出现在中国,在上海的投资人要求警方进行侦讯。

一群投资人彻夜协调合作。他们报警希望将Byrne逮捕。当地警方到了同里湖大饭店,然后又离开了。当地警方拒绝置评。

第二天早上,唐弘德在酒店大堂里继续守着。另一位投资者则守在机场。

“大卫准备把箱子放到车上,我一把拉住大卫的拉杆箱,我说,大卫你不能走!你涉及一个诈骗。”唐弘德说道。

他接着说,Byrne一言未发,看起来很镇静。后来,警方带走了Byrne进行问讯。中国官方称,他们目前正在准备证据,以提交给检方。英国驻上海领事馆的一位发言人称,他们正在协助这位英国公民。

**三个关联人:COOK、ORCHARD和BYRNE**

中国投资者称,他们最先听说EuroFX是在2012年6月。路透看到了当时发放的全彩色印刷的中文宣传册,上面宣称投资将带来丰厚回报。

根据宣传册上的描述,投资1万美元,投资者每月预计可得到6%的回报,而如果投资10万美元,则每月回报率将升到12%。几个月后,EuroFX又推出了另一项产品,宣称投资25万美元可获得16%的回报。

宣传册鼓吹EuroFX在外汇交易领域拥有13年的专业经验。

事实上,根本就没有叫“EuroFX”的公司。宣传册上称EuroFX是Euro Forex Investment Ltd的品牌简称。然而,根据负责这项交易的公司所成立中介机构Eurofinanzza的说法,Euro Forex Investment Ltd是一家已经被清算的破产公司,仅在一个月之前被澳洲商人Bryan Cook买下。

路透无法联系到Cook就此事置评。

Byrne是一名金融分析师,曾在英国经营过自己的外汇顾问公司。他告诉路透,他在2012年加入这个项目,当时一名英国律师David Orchard聘请他管理伦敦分公司。“所有(招聘)谈判和文件都由Orchard先生处理,”Byrne说。

当被问及他在Euro Forex Investment公司的老板是谁时,Byrne说:“Orchard全权负责。所有事情都由他决定。”

Orchard的律师否认了这种说法,也没有证据显示Orchard在知情的情况下参与诈骗。

Orchard告诉路透,他与Byrne通过之前的业务往来相识,2012年夏季在伦敦金融城偶遇,当时Byrne正失业。“我们把他作为一名有外汇经验的人员来推荐”,或许帮忙管理一个伦敦办公室,Orchard说。但他记不清把Byrne推荐给谁了。

Orchard说他也认识Cook。他说他成立了其他几家名称中有“Euro Forex”字样的公司,帮助Cook的亚洲客户租赁办公室。Orchard说,最终没有用这些公司支付办公室租金,因为Cook在马来西亚的公司可以自己支付。涉及的业主拒绝置评。

公司线索指向至英国和新西兰的一系列名字中带有“Euro Forex”字样的其他公司。这些公司以公司注册代理、代名董事或离岸股东的名义持有。它们的董事和地址频繁变更,一些处于休眠状态或很快关闭,另外一些之后都已经变更名称。

**苍鹭大厦**

2012年8月,Euro Forex Investment Ltd搬进了伦敦第一高楼--苍鹭大厦。同年9月,该公司注册办公室改至Mayfair区的Bruton街,有数以百计的投资基金在此区注册。

在这之后,EuroFX让中国投资人飞赴伦敦,来访的投资人纷纷拍下Byrne和Orchard在苍鹭大厦EuroFX办公室前招牌的合照。Orchard表示,他到现场只是为了交付办公室,并没有意识到这些访客为投资人。

张福生表示,对于EuroFX当年12月花钱邀请他访问伦敦,他乐在其中。他回忆起当时在一些装潢高档中国菜餐厅的用餐时刻,“去逛了逛百货商场。参观了英国有一个700年的古堡,又参观了剑桥大学城,有一些旅游和购物活动。”

当月Euro Forex Investment Ltd申报文件指出,共有1,000万英镑(1,300万美元)资本进驻。

由上海投资人提供给路透的视频及照片显示,在访问伦敦过后,Byrne在亚洲各地举办的餐会上演说,且有地方名流参与。“比如他在泰国、韩国、新加坡,大卫他们这些外国人,老开会,开会你就可以去,也不花钱。”张福生说。

虽然EuroFX承诺高额回报,然而根据数据追踪业者Hedge FundResearch,外币对冲基金平均年度亏损为1-2%。

**“我相信欧洲人”**

服饰出口商唐弘德是在江苏常州由一名公职人员介绍加入该计划。他说他投资了80万元人民币(12万美元)。他并不了解外汇,但相信该计划是受到监管,“我相信欧洲人不太会撒谎的。”

其他投钱给EuroFX的中国投资者也告诉路透,他们之所以愿意投钱,是因为Euro Forex Investment Limited是一家在英国注册的公司。他们认为,这家公司归英国金融当局规管。

实际并非如此。该公司在英国公司注册查询系统Companies House的注册信息是进行“业务支持”,而非金融。无论如何,如果它面向英国境内客户发售,才会受到英国金融市场行为监管局(FCA)的监管。FCA一位发言人称,该机构并不监管在欧盟以外地区运营业务的英国注册公司。

FCA的确曾在2013年初发出警告,称Euro Forex Investment有可能“未经我们的授权在英国提供金融服务或产品。”但在其网站上的这份警告仅仅面向在英国的投资者。FCA拒绝具体说明为何发出此警告。FCA表示它通常会将这类担忧转告给警方。FCA发言人拒绝透露是否曾向警方提示EuroFX。

英国警方称,他们后来收到过英国诈骗举报中心--反诈骗行动机构(ActionFraud)有关EuroFX的投诉。警方裁定这不在他们的管辖范围内。伦敦警察厅一位发言人称,“当时判定这项调查应由中国当局进行,因为本案绝大多数受害者都是中国境内的居民。”

**“你们的钱很安全”**

2013年7月20日,EuroFX在其网站上称,将暂停现有账户交易,“以遵守日益严格的国际反洗钱规章。”从那天起,投资者就无法动用账户资金了。

而在亚洲,晚餐宴会和路演还在继续。

“我们需要满足很多的监管要求,”根据YouTube上传的一份相关视频,Byrne在次月曼谷的一次宴会上这样表示。

他说,EuroFX“有来自100多个国家的4万多名客户,”而且他“每晚只睡四五个小时...因为我需要确保你们的钱很安全。”

为了能动用他们的资金,Byrne鼓励现有投资者在他所谓的一个对冲账户中增资。这样的话,投资者就需要支付更多。“多个国家的监管部门都对我们‘竖起大拇指’,”他说,并要求屋里所有人都做这个竖起大拇指的动作。

张福生是宴会上的一位宾客,他和他妹妹都投了资。

“当时心里也打了一个问号,会不会是骗人?”他说。

张福生借了150万美元现金,把同一账户中的原始投资翻倍。他说,他相信这是把本钱捞回来的唯一办法。他说,他在自己的EuroFX账户投资逾300万美元,并为其他想投资的人投了200多万美元。

**不利的交易环境**

2013年10月Byrne离职了。他在7月份对路透表示,离职是因为他没有获得有关项目真实性质的信息,他的管理建议也无人理会。投资者账户仍被封闭。

EuroFX在其网站上宣布,已与另一家公司FXCAP合并,“地区性临时办公室”设在孟买、约翰内斯堡等六个城市。无法联络到FXCAP人士置评。

合并后的公司FXCAP承诺给EuroFX的投资者发放借记卡,以购买他们的基金。投资者称,几周之后有些投资者收到了卡片,但却只是余额为零的预付卡。

FXCAP/EuroFX的公司网站称将在几个月之内发新卡,但却根本没有这么做。

2014年4月,七位上海投资者赴伦敦调查。这群投资者中牵头的人士说,他们参观了EuroFX此前声称有合作关系的两家公司的办公室。这两家公司称他们与EuroFX毫无关系。

这些上海投资者给Byrne写了邮件。他回复说,自己只在该公司干了11个月,拿到了75,000英镑(98,000美元),他自己可能也是骗局的受害者。路透见到了他的邮件。Byrne拒绝就邮件置评。

根据该投资者团体所提供的屏幕截图,2015年8月,这家被并购的公司在网站上发布一条信息表示:“由于过去几个月交易环境不佳,FXCAP申请破产。”客户帐户“交由外部会计公司进行审计”。

**走上绝路**

在2015年8月的唐山,张福生的姊妹张桂伶还不出为投资所借的贷款。张福生表示,她挨家挨户四处借钱。随着利息越积越多,债主开始上门威胁,甚至跑到她丈夫和儿子的工作单位。

认识多年的熟人也开始躲着她走。

张桂伶的姐姐表示,妹妹曾打电话向她诉苦,甚至表达厌世的念头。

家人称,某天张桂伶独自一人在家时寻了短见,过量吞服原本用于治疗高血压的药物。待丈夫下班回家发现时已回天乏术。

尽管家人并未要求调查死因,但张福生觉得EuroFX负有责任。

他自己的问题也还没结束。法官驳回针对张福生的一项民事诉讼,裁定他不需为原告在这项计划中的损失负责。但在另一宗官司里,他被判需偿还65万元人民币,他是在EuroFX承诺的高回报刺激下借这么多钱的。

他说,根本就不知道上哪儿去筹这些钱。(完)

编译 路透中文部

我们的标准: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