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焦点:中国货币市场利率适当抬升无碍资金“入实”

作者 李铮

路透上海5月24日 - 中国金融去杠杆旨在引导资金“脱虚入实”,而货币市场利率上升带动实体融资成本抬升已是事实,至于会在多大程度上波及实体经济,业界则有不同声音。

与去年不同的是,今年银行的议价能力明显提升。不过从业内反馈来看,相较于直接融资成本飙升导致更多企业推迟或取消发债计划,其对银行的信贷需求却不减反增,保持非常旺盛的状态。

“在特定时期和经济环境下,低利率和扶实体之间以及紧货币和稳增长之间,并不一定是一个非此即彼的选择题,紧货币可能会一举两得甚至一举三得。”江苏银行(600919.SS)金融市场部总经理李钧称。

他并认为,从支持实体的角度,利率并不一定是越低越好,而应该是兼顾供应和需求双方的合理水平,当然这也是一个逐步探索的过程,至少从今年信贷投放结构来看,央行中性货币政策已见效。

先看信贷投放端,路透通过对十余家不同类型银行的调研发现,今年以来存贷款端的FTP(内部资金转移定价)上调幅度大概在20-40BP(基点),同业端上升10-30BP。

“存贷款的FTP差不多上了30个BP,调了好几次了;同业FTP也有上调,不是一次性的,最近一段时间每天调一点,大概20个BP不到一点。”一家上市银行资产负债部人士称。

江苏一家农商行金融同业部总经理表示,“水涨船高的问题,银行总成本肯定要上升,我们行目前整个贷款利率比去年相对而言要高一些,暂时高的不明显,票据贴现比去年高了100BP。”

一个数据亦获得关注,一年期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Shibor)在本周一首度升破一年期贷款基础利率(LPR)后,周二和周三连续刷新逾两年高位,最新报4.3220%。

**银行议价能力提升**

尽管银行FTP价格自今年初以来普遍做出调整,呈现在信贷投放端则又有一定的地区差异性。

有上市银行高管谈到,今年以来该行信贷投放在基准利率水平总体上浮20%,“低于20%控制,去年很多基准甚至下浮的贷款还是很多,比如央企和平台,他们议价能力太强。今年不愿意再去倒挂,重点控制,对各类制造业和服务业投放明显加强,信贷组合明显均衡不少。”

在该高管看来,这种变化一方面说明国家产业政策引导开始见效;另一方面今年资金拥有者亦有更多投放动力,“贷给平台好像信用状况是不错,但给的回报还是基准下浮10%,那我现在对实体可以上浮20%-30%,银行议价能力就上来了。”

华融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伍戈稍早撰文指出,货币市场利率对信贷市场融资成本的影响逐步增强,2014年之后贷款利率对R007(七天回购利率)的敏感性有所增加,R007每变化1%,一般贷款加权平均利率变化0.86%,高于过去历史时期。

这种影响还体现在实体直接融资成本飙升,近期越来越多的企业已经推迟发债计划或者取消发债。据路透不完全统计,4月共有136只短融、超短融、中期票据及企业债等取消或推迟发行,总金额1,262.73亿元人民币,规模较3月增加逾六成。

不过,在金融业发展较为成熟的东部地区,金融市场利率抬升对实体贷款的传导尚不明显。

比如,杭州地区一家银行风险管理部总经理就对路透表示,今年贷款很“闹心”,每个月月初就把当月指标全部投放完,但利率几乎没有变动,“邮储、农行他们很有钱,竞争太激烈了。”

在李钧看来,金融市场端利率的传导到实体传导确实需要一个过程,实体贷款最终的价格确定实际上更多依赖实体投资回报水平,而实体投资回报水平并没那么快,无法立竿见影。

央行一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显示,受监管趋严、流动性边际趋紧影响,一季度贷款利率大幅提升。人民币加权平均贷款利率较去年四季度提高26个BP至5.53%。其中,票据利率大幅上行87个BP,一般贷款加权平均利率提升19个BP至5.63%,房贷利率小幅上行3个BP至4.55%。

**实体融资利率越低越好?**

当市场都在讨论货币市场利率走高是否会影响实体经济,也许更应该思考的是,实体的融资利率是否就是越低越好?换言之,利率是不是越低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就越大?以前可能市场会毫无疑问去接受它,但从这些年的效果来看其实并不理想。

李钧对此就有不同的思考。他认为,紧货币过程中实体反而可能获得更多支持,“在现在的市场环境下,紧货币不仅仅是防风险和控杠杆的要求,同时也可能是稳增长的要求。”

他进一步分析道,去年资产荒,风险溢价被抹平,资金供应方出于风险收益比考虑,脱实向虚,表内投放也多为平台和房地产;而今年变化明显,实体经济资金供需两旺,当资产荒变成“负债荒”,风险溢价重新回归合理,实体融资线路更直了,来源更稳定了。

“这是在一个什么样的环境下取得呢?是在去年三季度央行开始紧货币,到四季度落地,然后再到今年一季度发生几次钱紧大家比较紧张的状态下取得的。”他补充称。

在李钧看来,表内融资成本虽然上升,一季度加权平均贷款上了19个BP,但并不大,同期数据比如浙江温州地区的民间融资成本依然在15%-16%左右,与去年资金价格很低的环境几乎持平,这可能也从一个侧面反映资金价格的变化对资金需求端的弹性并没有那么大。

前述银行高管也谈到,去年资金注入实体的通道是弯曲的,贷款类都是转了一圈通过政府再分投下去,投资端就更不用说了,都瞄准利率债在投,不去碰信用债;利率越低,对资金供应方的积极性恐怕是一个极大的遏制,获得不了所谓的点差。

“总体利率都非常低的情况下,利率债和信用债之间的点差根本就拉不开了。导致资金供给方愿意承担一定风险去注入实体的愿意降低,承担了100%的信用风险却只获得了10%的信用风险议价,肯定不愿意做。今年回归后,这种冲动就多了,反而实体获得钱的路径直的。”该高管说。

诚然,对于实体经济而言,在2014年底以来的多次降准降息之后,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持续保持低位。到目前为止,央行缓慢抬高货币市场利率和银监会监管政策频出,意在金融去杠杆,对于信贷市场的影响还不明显。解决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关键不在于货币市场,而是应该畅通企业融资渠道、畅通融资链条。

伍戈早前也在一会议上表示,“融资难融资贵可能是个伪命题”,证明货币是个总量概念,没办法解决结构性问题。他指出,利率再低,在中国总会有部分企业觉得利率太高,有很多东西扭曲着钱的流向,这些问题不是货币能够做到的;但总量又是重要的,即便总量不能解决结构性问题,但如果总量没有控制好的话,可能会加剧结构性问题。(完)

(路透北京中文部马蓉对本文亦有贡献)

(审校 张喜良)

我们的标准: 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更多 深度分析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