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市场热谈:中企海外投资或遇限流 暂缓资本流出对冲贬值压力

作者 孙琦子/陈杨

路透北京11月28日 - 人民币贬值预期阴霾笼罩之下,中国正多渠道围堵境内资本流出,企业海外投资亦难幸免。据多位银行业人士透露,监管层将对六类特殊性质的对外投资业务实施规范监管,除非有相关部门批文,否则原则上不予备案或核准。

分析人士指出,增加对海外投资的限制可能会暂时减少一定的购汇压力,但人民币贬值预期不改,且境内企业和居民全球配置资产的趋势也不会改变,资本仍会找各种渠道流出。

据一位中资行资管部人士提供的根据央行近日会议整理的内部会议纪要显示,被限制的业务包括:国有企业境外购买或开发中方投资额在10亿美元及以上的大宗房地产;中方投资额在10亿美元及以上的非主业大额并购和对外投资;以及中方投资额在100亿美元及以上的特别大额对外投资项目;投资额在10亿美元(含)以上非主营项目大额并购投资项目。

“我们没收到文件,但是接到了国资委的电话,内容差不多,但没这么细。”一位央企外汇主管称。

他并表示,这个措施对该公司影响不大,因为最近没有海外投资的计划,且海外融资渠道比较通畅,如果有海外投资也不会在境内购汇,“不过现在海外投资确实不容易。”

据一位接近监管层人士介绍,最近企业资金出去越来越难,央企都在找渠道。

“对我们应该有一些影响,不过我们在香港有公司,有外汇,好多境外项目直接让海外出资。”一央企资管人士表示。

上述会议纪要并显示,海外投资受限制业务也包括合伙企业的对外直接投资、10%以下小比例参股境外上市公司的对外直接投资、母小子大和快设快出的对外直接投资,和境内资本参与境外上市中资企业退市操作。

另外,对于资产负债率过高、净资产收益率过低的企业的对外投资业务也应关注。对于目前发改委已经审批的对外投资项目,应按照上述意见办理。同时,也将进一步加强境外放款业务管理。这些措施将执行到2017年9月底。

当前不断加大的人民币汇率贬值预期令资本流出压力积聚,监管层对此亦多加防范。两位消息人士上周五透露,中国央行上海总部日前对辖内银行进行口头指导,要求加强对外省市资金流入上海自贸区的尽职调查,警惕其以虚假大额境外投资借道上海自贸区流出。

国家发改委、商务部、央行、外管局四部门周一则称,中国对外投资的方针政策和管理原则是明确的,将坚持实行以备案制为主的对外投资管理方式,按有关规定对一些企业对外投资项目进行核实。对于上述央行会议,中国央行则暂时不予置评。

**暂缓资本流出,对冲贬值压力**

对于上述海外投资限流举措,一股份行外汇交易主管认为,对资本流出不会有太大影响,“购汇可能暂时少一点,对央行来说就是少放点子弹,但只是延后一些,该投的还是要投,而且会特别想去投,可能越不让投大家就越想投。”

商务部此前公布,中国1-10月境内投资者对外非金融类直接投资(ODI)同比增长53.3%至1,459.6亿美元;10月当月ODI同比增长48.4%至117.4亿美元。

“我们近期公司在加大海外投资力度,主要是为了全球布局,也有避险的考虑。”一位大型民营企业的管理层表示,“不过我们的一些海外并购计划可能受到美国政策的影响。”

据她介绍,公司有海外融资平台,还发了很多美元债,并购计划并不受购汇政策的限制;但是美国对中国收购企业的收购动机审查会特别苛刻,担心很多中国企业并购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解决美国企业的问题,而主要是为了对冲汇率风险。

“写收购动机的时候,我们以前还能写避险,现在都不敢写了。”她称。

亦有中资行外汇交易员表示,近期监管层的窗口指导有所增加,不仅让银行自营盘限制规模,且对银行的外汇牌价都有指导,价格上鼓励结汇不利于购汇,但客户依然是净购汇。

“之前也听一些企业说收到指导,内部规定要慢慢把海外的资金撤回来投放在国内。但是在境外投资一些非标资产,年收益8%-10%是很容易的,而且明后年估计人民币还要贬值,他们都宁愿在境外投。”她称。

自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以来,美元指数势如破竹,人民币屡创近八年半新低,不足三周已跌逾2%。而急速贬值亦激发了更强的贬值预期,客盘购汇意愿强劲,结汇意愿不足。在连续放任约10天后,监管层开始出手维稳控制贬值节奏,而对资本流出的收紧也在情理之中。

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余永定和社科院世经政所副研究员肖立晟此前撰文称,非常赞同当前中国央行加强资本管制的举措,并认为管制措施必须加强而不能削弱,虽然资本管制副作用巨大。但他们也建议,资本管制的方式应尽可能运用间接的方式,例如托宾税,经历减少因为管制导致的价格扭曲。

中国央行副行长易纲周日则强调,中国是开放经济体,资本有进有出是正常的,尽管近期对外直接投资(ODI)比外商直接投资(FDI)要多一些,但观察ODI的结构看,大多数投向海外高新技术企业股权、用于打开拉美市场和推动“一带一路”建设,有利于国内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

“当然,也不排除一些经济主体出于经济下行、营商环境等因素的担忧,表现出较强的向外寻求安全资产的倾向。但谁也无法忽视中国13亿人口的庞大市场,随着中国经济回升、体制机制改革和营商环境的改善,出去的资本还是会回来的。”他称。(完)

(审校 张喜良)

更多 深度分析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