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2 个月前
分析:中国央行未跟随FED脚步上调逆回购利率 敏感时点暂保持定力
2017年6月15日 / 早上6点01分 / 2 个月前

分析:中国央行未跟随FED脚步上调逆回购利率 敏感时点暂保持定力

资料图片:2013年6月,中国央行总部大楼。Jason Lee

路透上海6月15日 - 在美联储(FED)年内第二次升息后,中国央行周四并未如3月一般跟随FED脚步上调公开市场逆回购利率。正值半年末MPA(宏观审慎评估)考核的敏感时点,保持流动性平稳成为第一要务,央行因此保持定力暂按兵不动。

业内人士指出,除维稳需要外,5月金融数据中广义货币供应量(M2)增速创新低,表明此前降杠杆监管政策效果已显现;而前期市场利率不断上行令企业发债遇阻,对实体经济的负面影响也难以忽视,加上近期人民币汇率走势转强,也为货币政策适度微调留出了空间。

他们并认为,尽管政策态度有所软化,但今年金融去杠杆的宏观调控方向未改,只是适度放缓监管节奏,货币政策并未由紧转松;而且考虑到近来债市情绪恢复很快,收益率快速回落后若进一步释放放松信号,可能会起到刺激重新加杠杆的反效果。因此政策中性的基调短期内难改,若有需要甚至在半年末过后还有微调边际收紧的可能。

德国商业银行中国首席经济学家周浩称,“快6月底了,央行要表明(维稳)态度,而且现在人民币也稳,保持着节操,但也要维护市场大致稳定,这样才能保持定力去杠杆。”

央行公告称,为对冲税期和逆回购到期等因素影响,公开市场今日进行总额1,500亿元人民币逆回购操作,其中七天期500亿元,14天期400亿元,28天期为600亿元,利率仍分别持稳于2.45%、2.60%和2.75%。据此计算,单日净投放900亿元;本周前四天累计净投放1,600亿元。

据路透统计,本周公开市场共有2,100亿元逆回购到期,其中今日到期量为600亿元;此外,今日还有600亿元三个月期国库现金定期存款到期,周五(16日)有2,070亿元MLF到期。

中金固收研究团队点评指出,短期债券收益率和同业存单利率在过去几个月已有较大幅度上升,而这是在央行上调公开市场利率幅度较小的情况下发生的;鉴于短期债券收益率相比于基本面、国内基准利率和海外利率都有所超调,进一步上调公开市场操作利率来引导短端利率上升的意义已经不大。

中金并认为,尤其是从经济角度来看,短端利率上升幅度较大之后,短融和超短融等短期债券品种发行萎缩最明显,银行票据也出现很明显萎缩,对企业的短期融资造成较大影响。甚至未来可能会考虑适度引导短期债券利率重新回落,避免对金融系统息差水平和经济的冲击。

本周以来同业存单利率回落,股份制银行发行的三个月期同业存单利率已从上周的5%左右降至今日的4.88%附近,三个月Shibor利率今日亦出现4月17日以来的首度下滑。

美联储(FED)周三升息,为三个月来第二次,并宣布将从今年开始缩减所持公债和其它证券规模,表明了对美国经济持续增长和就业市场继续增强的信心;并预计今年再加息一次,显示美联储基本未受近期经济数据良莠不齐的影响。

而上次美联储3月加息靴子刚落地,中国央行就迅速跟进,年内第二次上调公开市场逆回购、MLF(中期借贷便利)和SLF(常备借贷便利)利率。

**去杠杆初现成效,政策短期维稳**

中信证券固收研究团队点评指出,本次未提高货币政策工具操作利率的主要有以下几个因素: 人民币汇率保持稳定,中美利差虽有所缩小,但是仍高于130bp(基点),处于历史高位; 外汇占款降幅不断收窄,外汇储备持续增长,资本流动改善,无需央行被动加息。

此外去杠杆政策导致银行资金利率不断提升,一年期Shibor利率仍高于LPR(贷款基础利率),实体经济融资成本有被动抬升的可能。“宏观经济正处于库存周期和地产周期的尾声,下半年面临下行压力。”

中信证券并认为,去杠杆政策取得阶段性成果,结合5月经济、金融数据,特别是M2增速创新低,显示去杠杆政策取得积极效果。因此在缓和、渐进去杠杆的政策要求下,央行也无需继续提高市场基准利率,以避免市场出现超调。

受金融体系降低杠杆影响,中国5月M2同比增长9.6%,首现个位增速并创下历史新低,当月新增信贷则在表外融资转回表内等支撑下依旧强劲。业内人士认为,金融强监管对实体经济影响在所难免但冲击料有限,现有条件下,中国的货币政策不具备进一步收紧基础。

中金固收研究团队亦表示,中国央行未跟随美联储加息提高货币政策操作利率,是综合考虑了内外部环境之后的结果。考虑到目前基本面的现状,坚持认为目前10年期国债收益率顶部中枢3.6%的判断不变,6月和三季度仍然是债市做多的时间窗口。 

中金并认为,虽然货币政策未必会很快回到放松状态,但进一步收紧的概率已不大,甚至未来在经济和通胀重新回落的情况下需要考虑适度放松。银行在存款派生很弱,只能依赖同业存款支撑业务的情况下,也需要货币当局注入长期的低成本资金来恢复资产派生负债循环。在这个过程中,债券收益率也会逐步回落,尤其是收益率曲线可能会重新陡峭化。

**降杠杆仍在路上,政策并未转向**

尽管货币政策短期边际放松有其现实性和合理性,但作为今年宏观调控的主要目标,降杠杆仍在路上。为营造合理的货币环境,央行中性的政策基调很难轻易转向。

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高级研究员蔡浩谈到,从目前的种种迹象看,监管协调所达成的一致意见,只是去杠杆、严监管的节奏放缓、进程拉长,完全没有半途而废的意思。当前监管部门所释放的善意,也都围绕着这一节奏变化而进行,目的是不让金融市场出现过于剧烈的波动,防止发生处置风险的风险。

招商银行资产管理部高级分析师刘东亮亦认为,政策转松不太可能,最多是不再收紧,短期维稳不代表政策转向。

对于明日到期的2,070亿元MLF是否还会续做,蔡浩认为,周五MLF延续投放的可能性更大,但规模上不会再超量了,但续做时点稍微延后也有可能。即便6月后续时间不再投放MLF,也会用其他工具替代,比如国库现金定存和加大公开市场投放等。

央行上周如约在公开市场重启了28天逆回购,并超量续做中期借贷便利(MLF)。包括逆回购和MLF在内,单周共向市场净投放2,637亿元。

周浩则指出,度过半年末时点后,央行政策可能又会趋向边际收紧一些,因为如果信号一直偏松的话,市场又会有加杠杆的冲动,所以政策基调还是“不紧不松”。

刘东亮亦认为,不能排除7月政策再度边际收缩,“短期放你一马不代表强监管去杠杆的大环境有什么变化。”

中国央行旗下媒体金融时报上周六发表时评文章称,在当前货币政策操作保持流动性“不紧不松”前提下,银行业整体流动性状况良好,并未出现“揽储大战”;6月末发生大的流动性风险及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的概率极低,类似2013年6月的“市场异常波动”不会重演。

中国央行自2016年春节前起,公开市场操作频率加密至每个工作日均可进行,去年春节后至8月中上旬都仅进行七天期逆回购操作。8月下旬和9月中旬则先后重启14天和28天期逆回购,并灵活搭配开展操作,但逆回购期限拉长也引发市场对监管层有意降杠杆的忧虑。

除SLO(短期流动性调节工具)、常备借贷便利(SLF)外,中国央行在2014年三季度还创设并开展了中期借贷便利(MLF)操作,操作对象包括国有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较大规模的城市商业银行和农村商业银行等。

此外,2014年4月央行创设抵押补充贷款(PSL),并在2015年10月将PSL对象在此前国开行基础上,新增农发行和进出口银行,主要用于支持三家政策性银行发放棚改贷款等。(完)

审校 张喜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