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综述:中国经济三季度下行压力恐加大 货币政策微调程度取决监管力度
2017年7月2日 / 早上7点11分 / 3 个月前

综述:中国经济三季度下行压力恐加大 货币政策微调程度取决监管力度

资料图片:2011年10月,上海陆家嘴金融区及城市天际线。REUTERS/Carlos Barria

作者 张金栋

路透上海7月2日 - 虽然二季度中国经济增速大概率维持较好水平,但面对基建、房地产投资增速不断下滑影响,业内人士认为,三季度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可能加大,全年则呈现前高后低,而货币政策有望出现一定程度宽松,宽松的程度则取决于监管的力度。

面对今年监管层祭出的金融去杠杆、以及不断加大的金融对外开放和即将召开的“十九大”,货币、财政政策如何微调以便更好发挥作用的问题,业内专家则看法分歧较大。

“对中国经济来说最大的挑战、最大的问题恰好是在资产回报率。”朝阳永续首席经济学家刘海影周六在复旦大学经济学院等联合主办的三季度经济预测报告会上表示,“而资本回报率是高还是低,本质上反映的是资本是否找到投资的机会。”

刘海影解释称,中国的资本回报率在10年前有16%,在4年前只有4.2%,而资本回报率大幅下降主因是此前管理层为了确保经济一定速度增长,进行了巨量的投资,导致资本边际产出的分母快速上升,导致资本回报率急速下降。

而资本回报率降低将导致宏观债务杠杆率上扬,债务杠杆率的上扬在金融上的呈现则是金融行业资产负债规模的急剧扩张,其中以中小银行资产负债表恶化尤为明显。中小银行把资产负债表两端都放出去后,负债端要维持一定的扩张速度,短期流动率的渴求导致了短期资本需求的上升。

如果银行对那些不能还本付息的贷款项目进行清算,则随着该退出企业的退出,银行风险偏好会急剧降低,中国经济增速可能因此急速回落;但若不让有资产风险的企业断贷,则银行无法执行它的优胜劣汰功能。而去年四季度以来较好的经济表现也为金融去杠杆提供了宝贵的窗口。

“比较正面的数据改善是不可维持的,是不可持久的,”刘海影说,因为本轮经济改善主要动力是库存周期行为,并非来自需求的繁荣,随着基建投资增速回落,房地产降温,预计中国经济一定是前高后低,未来一定会有相当强大的下滑的压力。

朝阳永续最新报告认为,二季度中国经济增速将从一季度的6.9%回落到6.3%,三季度将继续回落至6.2%水平,全年呈现前高后低走势。

刘海影并认为,面对经济不断下滑,以及金融市场和金融机构遭遇一定的紧张、人民币贬值压力的降低,中国央行放松货币政策的条件正在被满足。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副总经理周昆平亦认为,周边形势转好,今年的出口贡献转正,关键是投资部分,下半年出口基建投资、房地产投资增速都可能下来,下半年的经济肯定没有上半年好。目前预测二季度GDP增速在6.7%到6.8%,三季度、四季度增速可能是跌到6.0%。

与会专家虽然普遍认同经济前高后低表现,但也并非一片悲观,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就表示,中国经济在下半年的表现维持6.5%水平“绝对没有问题”,但往后推前期的紧缩效果对于经济的影响会更加明显,“靠物价涨上来把分母做大的去杠杆是不是可持续的。”

光大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彭文生则看法相对乐观些。他认为过去一年信贷投放效果会逐渐显现,这对下半年经济将提供一定支撑,可以预计下半年经济不会很差,但加强监管所带来的紧缩在明年上半年会逐渐显现出来,对明年经济增速带来较大影响。

**去杠杆是否能坚持紧货币**

当然本轮强监管带来的金融去杠杆带来的后续影响还未可知,但金融去杠杆能否坚持紧货币,与会专家看法分歧巨大。

“去杠杆千万不能紧货币,宽货币才能平稳地去杠杆。”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韦森直言,美国两次大危机很大的差别就在于第一次大萧条是采取了紧货币,20多年没有复苏;08年的那次危机这一次采取了宽货币,美国经济尽快复苏,这个教训我们一定要吸取。”

韦森也指出,紧货币的前提是控投资,如果控制不了政府投资,没办法控制信贷。

而光大彭文生也再次提出“紧信用、松货币、宽财政”思路。即通过审慎监管,控制限制银行缩表,就是去杠杆,同时为了对冲去杠杆造成经济下行压力,央行应扩大资产负债表,同时支持财政扩张。

但上海社科院研究员徐明棋认为这个思路是前后矛盾的,不具备实际操作性;他认为财政扩张最终会导致中央银行资产负债表扩张,如果没有被中央银行去购买,则货币不一定降得下来,应该还是在不同的经济主体之间转移。另外商业银行信贷是根据经济体内在的需求决定,而这些需求也不可能由中央银行来投放货币。

“我们现在看到的现象,整个银行体系货币创造的功能在逐渐地增强,反过来中央银行对货币调控的能力在下降,...通过央行直接注入的货币一定会产生派生效应,如果不让商业银行派生效应出现,则央行在注入货币的同时要提高存款准备金,(或)在公开市场回收货币,货币政策本身就是自我矛盾的。”他说。

交通银行周昆平从宽财政角度认为,财政赤字扩大跟银行信贷出现反方向的可能性是不大的,因为财政资金必须要配套上去,财政资金可能就是银行信贷。“目前的情况来看,财政部说我们目前的财政赤字只有3%,实际上隐形的已经超过10%了,再用财政去刺激的途径不太可能。”

**货币政策有微调空间**

如果接下来中国经济面临较大的下行压力,似乎货币政策放松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但也应看到,金融去杠杆是今年的关键主题,因此有必要结合实际状况进行综合判断。

“货币政策要看银行金融监管能不能坚持,监管坚持越紧,信贷紧缩力度越大,货币政策放松的可能性越大。”光大证券彭文生说。

兴业银行鲁政委则认为,预计监管下半年节奏会更缓一些,但不意味着目标会改变。“从最近数据看依然比较平稳,下半年政策相对于上半年会有调整,但你要指望它一下子很宽松不可能。”

上海社科院徐明棋也表示,外部环境转好对中国的出口会有积极影响,中国经济仍是外向性程度很高的经济,出口回暖国内企业生存状况会有比较明显的好转,下半年持续比较紧的监管和比较紧的货币政策还会持续下去。

在6月下旬的上海陆家嘴论坛上,“一行三会”的领导均发声表态继续保持监管定力,并把握好去杠杆和稳增长的平衡,牢牢守住风险底线。稳是下一步的最重要目标,要平衡降杠杆、金融稳定和服务实体经济三者的关系。(完)

审校 林高丽

我们的标准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