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2 个月前
(更正)《HOME专栏》阻止中国锡出口的高墙即将轰然倒地
2017年6月22日 / 早上6点53分 / 2 个月前

(更正)《HOME专栏》阻止中国锡出口的高墙即将轰然倒地

资料图片:20013年11月,中国上海,工厂里的锡产品。Claro Cortes

(更正:因译文有误,第二个小标上面第一段有误,改为“云南锡业还是缅甸锡矿的主要进口商”,非“云南锡业还是锡原材料的主要进口商,这些原材料从缅甸进口”。该小标下面第三段改为“如果扣除已指定用于实际出库的锡”,非“如果扣除已标明将实货装船的锡”。本文作者为路透专栏撰稿人,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撰稿 Andy Home

路透伦敦6月21日 - 阻止锡从中国流向全球市场的高墙,即将轰然倒地。

锡是一种用于包装和焊接的金属,中国是它最大的生产国和消费国。

但在过去,中国与全球其它锡市场的互动一直受到10%出口税的严重制约。

在2008年初这项征税生效前,中国是精炼锡的净出口国,此后则变为净进口国,不过中国进口的胃口一直在缩小。

出口税已经在今年年初悄然取消。你如果没注意到也不要紧,就连中国的生产商其实也没有留意到改变的到来。

现在他们开始反应过来,中国乃至全球最大的生产企业--锡业股份(000960.SZ)正加紧开始向海外出口。

对于伦敦金属交易所(LME)期锡空头仓位的持有者来说,中国出口恢复是大受欢迎的消息。几个月来锡的库存流动性极度匮乏,受制于长期供应紧张。

但中国锡回归全球舞台,会为锡的定价带来更重大变化吗?

图表:中国2004-2017年精炼锡贸易情况tmsnrt.rs/2ssHRQW

**滞后反应**

今年初取消出口关税后,一直没有明显的反应。

中国1-4月精炼锡出口只有232吨。

这是因为中国商务部既没有征求意见,也没有事先提醒。

唯一透露情势有变的线索是,在适用出口关税大宗商品的年度名单上,已不见精炼锡的影子。

官方明显冷处理的作法,或许是因为这看来是为了避免让世界贸易组织(WTO)的相关纷争闹得太难看。去年美国针对中国的出口关税向WTO提出了投诉。

中国锡产商花了好几个月时间,终于确定出口关税确实取消了。

而现在,云南锡业便利用出口关税取消之助,准备根据所谓的“加工”协议出口锡。

这意味着只要云南锡业将进口原材料用来生产的金属是出于出口目的,他们就可以不用支付增值税。

值得一提的是,云南锡业在一定程度上是全球最大锡生产商,去年精炼锡产量为76,000吨,比排名其后的三家最大生产商的产量总和还高。

云南锡业还是缅甸锡矿的主要进口商。去年从该国进口总量为473,000吨,这是毛重。国际锡研究协会(ITRI)估计相当于含锡50,000吨。

**伦敦市场压力减轻?**

中国有六个锡生产商品牌可以用于LME锡合约交割,云南锡业的“YT”品牌是其中之一。

这急需一些新的库存流动性。

LME锡库存仅为1,730吨,如果扣除已指定用于实际出库的锡,那么就为更低的1,480吨。

毫不意外的是,锡近月合约紧俏,截至周二收盘,现货锡较三个月期锡CMSN3的升水为每吨120美元。

逾两年来,伦敦LME市场锡价几乎一直呈逆价差,但这是因为同期内库存太低的缘故。

补充库存一直相对较低而且历时短暂,LME市场给人的感觉是,不得不产生出现货升水,以保持库存流动性。

与之形成对照的是,上周结束时上海期交所库存系统的锡库存规模达4,440吨。

这或许表明在中国大陆获得锡比较容易,国际锡研究协会(ITRI)暗示今年第一季度锡库存有所上升。

该协会认为,中国锡再度流向国际市场将使国内外市场之间目前基于增值税的价差收窄,最终导致定价上的重新平衡--LME锡价下跌而中国锡价上涨。

LME锡库存和价差图表:tmsnrt.rs/2sWKIDd

**威胁抑或其他?**

就库存流动性及其化解市场紧张状况而言,中国锡出口的高墙松动应会给伦敦市场带来短期积极效应。市场紧张状况对LME合约的影响几乎已经达到根深蒂固的地步。

不过长期而言中国锡出口高墙松动是否会构成一种威胁呢?

过去几年中LME锡合约的交投活动急剧萎缩,从2013年和2014年的逾200万口降至去年的140万口。

并且这种趋势未显露出减弱的迹象,今年前五个月成交量再度下滑了16%。

即便是在LME金属合约交投活动普遍下降的大背景下,锡合约交投下降的情形也依然显得那么打眼。

伦敦市场总体上保持活跃,因为刚够数量的市场参与者依然希望以之为定价指标。

明显的替代者是上海期货交易所,但市场对究竟是什么因素驱动上期所的价格存有疑虑,因此没有全面转移到上期所。

上期所的锡合约在2015年推出,但基本上没有引起曾经搅动中国内地其他大宗商品市场的蜂拥投资人潮的注意。

但未平仓合约/成交量之比仍然很低,1-4月期间平均不到4%,这暗示其中有不少投机性的当日冲销交易商。

相比之下,同期的伦敦金属交易所(LME)未平仓合约/成交量之比平均达到17.5%,暗示投资人在更长时间内持有规模更大的仓位,这表明有更多交易进行对冲的操作。

LME的价格参照功能看起来也很脆弱,但还过得去,至少目前如此。

但随着市场逐渐适应了中国恢复出口锡这个事实,重心将进一步向亚洲转移。

目前只有一家欧洲锡生产商的品牌被列为LME交割品牌--比利时Metallo Chimique。目前在亚洲的LME仓库之外没有可用的LME锡库存。在鹿特丹的120吨锡,在提货之前,仓单已经取消。

换句话说,伦敦锡正面临来自另一家交易所的严峻挑战,尤其是亚洲的交易所。

中国锡出口在中断近10年之后得以恢复,或许预示的不仅仅是伦敦-上海之间定价的简单调整,它可能促成全球锡定价市场重新洗牌,而这个影响将更为深远。(完)

编译 郑茵/侯雪苹/于春红/孙国玉/李春喜; 审校 龚芳/蔡美珍/李爽/汪红英/杜明霞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