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更正)综述:中资银行业绩前景仍显黯淡 资产质量下行周期拐点尚难现
2016年8月30日 / 下午2点17分 / 1 年前

(更正)综述:中资银行业绩前景仍显黯淡 资产质量下行周期拐点尚难现

2013年11月5日,图为百元面值的人民币纸币。REUTERS/Jason Lee

(更正:内文第四段“农行副行长周慕冰”有误,应为“农行董事长周慕冰”;第一个小标后最后一段“建行行长王洪章”有误,应为“建行董事长王洪章”。)

作者 马蓉/陈杨

路透北京8月30日-中国经济增速放缓未见底,伴随制造业去产能、金融去杠杆的不断推进,令中资银行业在多重压力下步履蹒跚。刚刚落幕的五大银行中报数据显示,受贷款重定价及“营改增”价税分离等因素影响,银行净息差正快速收窄,其净利维持近零增速,下半年增长依然承压。

当前信用风险持续暴露,但中报业绩显示不良率升势有所趋稳,其主要原因在于银行加大了不良资产处置力度;整体看,资产质量仍处下行周期的寒冬中,“拐点”难现。

“从审慎角度来看,很难说(资产质量下降)拐点(到来),未来资产质量仍然要看外部宏观环境和对不良资产的管控。”中行(601988.SS)(3988.HK)首席风险官潘岳汉周二在业绩发布会上称。

农行(601288.SS)(1288.HK)董事长周慕冰此前也感慨,银行进入了过苦日子的新阶段,具体可能表现为,经济周期下行阶段,银行负债成本不断提高,存量资产的质量下降,增量资产有效需求不足,不良贷款面临双升压力等。

可以看到,五大行6月末的不良贷款率均呈上升态势,且未来一段时间内资产质量仍面临较大压力,不良贷款的下降拐点恐为时尚早。

工行(601398.SS)(1398.HK)董事长易会满表示,虽然工行十三个季度以来首次出现不良率和不良贷款余额双降,但现在判断工行不良贷款进入拐点现在为时过早。

不过,他预计,下半年及今后一段时间,工行的不良贷款可能还会产生上升,但总体趋势会是基本稳定的态势。

至于资产质量下行周期要维持多久,交行(601328.SS)(3328.HK)行长彭纯认为,这个周期也许2-3年,也许3-5年。

**不良处置下狠手**

虽然大行资产质量面临的压力很大,从数据看,截至6月末五大行不良贷款率较年初仅微增,不过这可能还要归功于银行在不良处置方面“下了狠手”。

表1 五大行不良贷款率、拨备覆盖率及处置情况(单位:人民币)

不良贷款率 不良贷款转出及核销 不良贷款拨备覆盖率

2016年6月末 较2015年末 2016年1-6月 2015年全年 2016年6月末 较2015年末

工商银行 1.55% 上升0.05个百分点 421亿 603亿 143.02% 下降13.41个百分点

建设银行 1.63% 上升0.05个百分点 207亿 924亿 151.63% 上升0.64个百分点

农业银行 2.40% 上升0.01个百分点 383亿 413亿 177.72% 下降11.71个百分点

中国银行 1.47% 上升0.06个百分点 292亿 452亿 155.1% 上升1.8个百分点

交通银行 1.54% 上升0.03个百分点 101亿 167亿 150.45% 下降5.12个百分点

数据来源:上市银行2015年年报及2016年中报

农行财务会计部总经理姜瑞斌在业绩发布会称,今年上半年不良贷款的清收、核销较上年同期明显增加;该行行长赵欢并指出,下半年仍将加大不良处置力度。中行新闻稿显示,上半年境内机构化解不良资产637.8亿元,同比多化解203.3亿元,增长46.78%。

但上述资产质量的维稳措施,也为拨备带来巨大压力。今年一季度,中行的拨备覆盖率曾首次跌破150%的监管红线,至149.07%,本次回升至155.1%;核销不良力度较大的农行,截至6月末其拨备率分别为177.72%,较2015年末大幅下降11.71个百分点;

拨备覆盖率维持得最为艰难的工行,其上半年拨备覆盖率为143.02%,较一季度的141.21%有所回升,但仍低于监管红线。

不过从趋势上看,大行不良贷款的产生可能已经过了高峰期,不良贷款的暴露有可能趋弱。

“不良贷款发生的趋势从建设银行来讲,我们会做到逐月的下降。大家看到,上半年新产生了400多亿,比去年同期下降了100多亿,下半年也应该会是这样的趋势。”建行董事长王洪章预测称。

**盈利增长仍承压**

尽管如此,银行盈利增长压力仍是绕不开的难题。利润创造能力是银行风险处置和未来发展的核心,但中报业绩显示降息导致的贷款重定价及营改增等令净息差大幅收窄,银行净利持续低迷,下半年盈利前景不乐观。

“利息净收入大幅度下降是今年较为突出的变化,降息及‘营改增’导致部分收入直接表现为增值税是主要原因。”姜瑞斌称。

中行副行长张青松强调,在低利率负利率的大环境下,全世界所有大银行净息差均呈下降态势。

对于未来银行利润增长前景,农行副行长楼文龙此前在业绩发布会上称,“下半年盈利增长的压力依然很大...其中,生息资产、手续费佣金、降低成本仍是下半年的主要利润增长点。”

对于中国的银行而言,去年多次降息对利息收入的影响在今年体现较为明显。建行首席财务官曾俭华表示,虽然上半年的息差确实下降很大,下半年的息差预计在三季度还会受一些影响,但四季度可能会开始平稳,基本上在全年财务金融安排预测可控范围内。

中报显示,五大行净利同比微增,但普遍优于去年同期水平;其中,中行和建行分别增长2.52%和1.15%,其余则低于1%。

表2 五大行过去两年净利增速比较

2016年1-6月 2015年1-6月 2015年末

工商银行 0.8% 0.60% 0.50%

建设银行 1.15% 0.94% 0.14%

农业银行 0.80% 0.27% 0.62%

中国银行 2.52% 1.14% 0.74%

交通银行 0.90% 1.50% 1.03%

数据来源:上市银行2015年年报、中报及2016年中报

其中建行加大了安全性较高的个人住房按揭贷款。建行董事长王洪章称,个人按揭贷款的利率大概下浮4-5%,但收益是有保障的,因为风险很低。通过调整,既可以保证贷款的安全性,同时收益也非常稳定。

值得一提的是,自今年5月1日起实施的“营改增”也导致银行账面净利息收入下降。不过建行副行长张青松预计,营改增对净息差影响还会继续,但影响程度会逐步平坦化。净息差下降趋势在下半年会有所减缓。

“营改增增加银行的税负对商业银行的影响来说是比较普遍的,不同的银行有不同的业务,对同业业务比重比较高的,影响会大一点。”某股份制银行高管并预计,“总理强调营改增不能对所有的企业增加税负,下半年很有可能再打出一些补丁,降低税负的增加。”(完)

审校 林高丽

我们的标准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