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焦点:中国资产荒下资管行业让利过冬 信用风险升高雪上加霜

作者 李贺

路透北京10月15日 - 中国股市巨震引致的“资产荒”蔓延,无疑让缺乏理想投资标的的国内资产管理行业提前进入寒冬。不过,基于规模导向和市场份额考虑,资管行业普遍压缩利润以保住对客户零售端(负债端)的收益;而近期信用风险事件频发亦令资管投资更趋谨慎。

业内人士表示,虽然资产收益下行带动资管产品零售端收益率走低,但是两端收益率下行速度有明显差别,负债成本更为刚性,资管机构一致主动压缩利差收益,保住市场份额和客户粘性。

“银行理财在负债端的成本相对比较刚性,理财利差多少会有所挤压;不过,如果收益降下来,银行理财市场占有份额又会受影响的。”国金证券银行业分析师马鲲鹏认为。

对于二元悖论中资管机构的选择,一位大型商业银行资管部门人士表示,现在点差倒挂的产品甚至都存在,这等于是在消耗留存收益,“现在处于一个僵持阶段,大家市场份额不会轻易丢掉,这是最直接的指标,下来的话压力会非常大。”

不光是资产配置相对稳健的银行理财,一位信托公司人士也坦言,各家信托机构这几年资管业务都在发展关键时期,所以即使少挣一些也要把客户留住,因此目前负债端成本下降得比较慢。

有保险资管人士更指出,为支撑零售端偏高收益率,其可以通过让同业代持等借助通道方式,提高投资风险偏好和收益。不过此举对于风控更加严格的银行资管却难以适用。

一位股份制银行分行资管部门负责人就称,银行的风控反应慢,不能及时根据市场变化进行调整,很多产品推不出来;此外,监管要求上,银行理财要向中债登理财系统报送底层资产。

对于银行资管普遍选择让利“过冬”的行为,马鲲鹏认为,改变这个问题最大的挑战就是要抛弃“规模执着”,从组织负债再匹配资产的模式转变为真正由资产拉动负债,这可以通过事业部或子公司改革来解决,实现利润考核。

交通银行资产管理部总经理马续田此前曾称,资管需量力而行,如果规模不能带来效益也不一定要。不过据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9月底透露,中国银行理财规模已突破20万亿元人民币。这比中债登公布的2014年底理财规模增逾4.2万亿,已超过去年全年4.16万亿的理财增量。

**信用风险促负债成本回归**

而最近的信用风险事件亦再次引发市场关注,并开始影响市场的风险偏好和投资选择。某券商资管人士称,最近公司内部资金定价已开始下行,给资产端减轻些压力。

“资产收益率跟不上的话可以加杠杆或拉久期,以前要求是三年,现在五年、10年甚至永续债都会投,但是不会降低投资债券的信用评级。”一位城商行资管部门投资人士表示,即使债券收益一降再降,也会控制投资杠杆率和标的信用风险。

即使如此,在资产配置中仍有踩雷的危险。一位农商行债券交易员称,风控允许的债券投资最低评级要求是AA+,但由于评级调降,账上也有AA和AA-的债券,而且无法出手。

另有中型券商固收部门人士称,信用风险频发带来市场恐慌,手里有的券种即使抬高价格也没有人接。由于交易所债券调降到AA以下就无法质押,资管机构负债端再融资滚动资金更加困难,而资产端被降级的债券又缺乏流动性。

保定天威英利新能源公司周二未能足额兑付当日到期的10亿元中期票据本金,到期本息应为10.57亿元,但其仅偿还共计7亿元的债券本息,这意味着该期中票已实质违约。而最近另一可能的债券违约事件为南京雨润食品,该公司周一公告,其将于18日到期的13亿元三年期中票,本息兑付存在不确定性。

对此,中信建投宏观债券团队报告称,在经济下行背景下,近期陆续发生的信用事件并非孤立现象,前期积累的很多风险暴露的可能性很大。

“短期之内资产收益率上行可能性不大,最终还是负债端成本先逐步降下来,向资产端回归。”一位信托公司业务部门人士表示。

虽然信用风险上升令资管机构风险偏好下降,高风险资产投资即将迎来拐点,但亦有市场人士认为,降准降息预期升温以及当前宽松资金面对市场刺激仍在。

“现在一些行业不景气,有些AAA的券可以拿,因为其中很可能会有‘错杀’的机会;但是这部分券的额度也不高,不能满足如此多资金的需求,所以也只能有啥配啥。”上述城商行资管部门投资人士坦言。(完)

(审校 张喜良)

我们的标准: 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更多 深度分析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