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1 年前
专访:中国钢铁业春天尚远 去产能需政策和企业多方发力--华菱钢铁
2016年3月9日 / 晚上11点24分 / 1 年前

专访:中国钢铁业春天尚远 去产能需政策和企业多方发力--华菱钢铁

资料图片:中国河北唐山一家钢厂内堆放的钢管。Kim Kyung-Hoon

作者 孙琦子/孙文华

路透北京3月9日 - 尽管去年大面积亏损的业绩已让中国钢铁企业哀鸿遍野,但整个行业阵痛或许才刚刚开始。中国大型钢铁国企--华菱钢铁集团董事长曹慧泉周三称,钢铁行业的去产能仍需较长时日,除了政策调控外,还需企业自身发力应对挑战。

身为湖南省人大代表的曹慧泉在两会间隙接受路透专访时表示,中国占了全球50%的钢铁实际产量,去产能的过程会比欧美快,但也需要一定时间。欧美通过兼并重组破产形成相对合理的产能分配,用了二三十年的时间。

“去年是初冬,今年是冬天,但冬天要过去还要比较长的时间。”曹慧泉称。

上市公司湖南华菱钢铁股份有限公司(000932.SZ)是华菱钢铁集团下辖的全资子公司。

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截止2015年中国钢铁产能约12亿吨,而2015年中国的粗钢产量为8.02亿吨,产能利用率约67%。如果考虑到出口因素,中国钢铁的表观消费占产能的比例将更低。

中国国务院今年2月初发布钢铁业化解过剩产能意见指出,从2016年开始,用5年时间再压减粗钢产能1亿-1.5亿吨,严禁新增产能,并鼓励企业通过主动压减、兼并重组、转型转产、搬迁改造、国际产能合作等途径,退出部分钢铁产能。

“现在提的去掉1-1.5亿吨的产能是不是够了?我觉得要在实施过程中再去看,五年去掉1.5亿吨的产能,也是一个雄心勃勃的计划。行业里大家的共识是希望把产量恢复到比较正常的水平。”曹慧泉并称。

在他看来,现在政府主推的是市场化的去产能,政府不仅要做职工和社会政策的兜底,更多的是通过环保、法律的标准来建立门槛,营造公平竞争的环境,清除不达标的企业。而一些僵尸企业需要彻底消除产能,把它们的装备、高炉都拆掉炸掉。

“中国的僵尸企业有一些特殊,好像游击队,市场不好的时候设备就搁在那,市场好的时候它看到一些边际利润和正现金流的可能性,就可能死灰复燃。对这些企业必须彻底清除。”他并表示。

他也表示,从企业的角度来看,不能等待市场的好转,首先要把自己的事情做好,控制成本,产品和服务比竞争对手更优。如果这些功课在市场好的时候不做,市场不好的时候就没机会了。

在他看来,去年虽然铁矿石价格从每吨50多美元降至40美元左右,但钢铁价格跌得更多,一些板材价格跌幅逾三分之一,这是企业内部再怎么降低成本也无法消化的。

“我们已经降薪了,管理层现在只拿生活费。在这个时候如果你不付出,还想享受高峰时期的舒适,肯定是不现实的。先降薪,大家先努力,争取让多数人还保持一份工作。”曹慧泉称。

他也坦承,冬天将持续多久不好预测。上一次中国走出亚洲金融危机也用了三四年时间,这一次外部环境不明朗,欧美的复苏还很模糊,尽管相信中国政府的执行力,但也不是定个目标就能实现的,需要多方努力。

他亦表示,并未看到近期钢铁价格上涨的驱动力。

“需求是平稳的,也没有看到国家出台大规模刺激政策,我更倾向于认为,这是前期钢价过度下跌带来的阶段性反弹。与其说是现在暴涨,不如说之前是非理性的暴跌。”他并称。

**今年钢铁出口难以增加**

2015年中国钢铁出口量逾1亿吨,刷新历史记录。尽管中国的钢铁过剩且有价格优势,但曹慧泉认为,今年的钢铁出口恐怕难以增加,最主要的原因是为了平衡和贸易伙伴的关系。

美国贸易代表弗罗曼(Michael Froman)周一表示,奥巴马政府正在敦促中国削减过剩钢铁产能,这些过剩产生导致大量钢铁被出口到美国和全球其他市场。

"中国的出口多不是因为产能多,也不单是因为价格便宜,而是因为竞争力。中国目前工艺门类非常齐全,规模效益非常明显,生产成本自然具有优势。但这些问题和政治搅在一起就比较复杂。”曹慧泉称。

据他介绍,七八年前,中国每年从日本进口四五千万吨钢,去年这个数字是600多万吨,主要原因是中国已经能生产出成本更低、服务更好、交货更快的产品。

“贸易保护也是为了保护当地就业。但是企业如果没有竞争力,长期靠政府补贴和保护政策,终究还是生存不下去。历史的演进很有趣,中国现在希望贸易开放,就像以前欧美国家希望中国开放一样。”他表示。

据他介绍,目前中国正在采取一些措施限制钢铁出口,中国的粗钢出口不仅没有出口退税,反而有25%的征税,这在全球任何一个国家都是没有的。预计今年钢铁出口可能保持9,000万吨-1亿吨的水平。

**支持淡水河谷与FMG的合作**

针对3月8日公布的巴西淡水河谷(VALE5.SA)与澳大利亚Fortescue Metals Group(FMG)(FMG.AX)的合作计划,曹慧泉表示,这对两家矿企争夺市场份额和提升竞争力都有帮助,并且两家的合作对中国用户来说是好事。华菱钢铁是FMG的第二大股东,持股17.34%。

“淡水河谷有一些高品位的矿,FMG这边主要是一些伴生矿。如果两边能做一些混矿的话,对于两边在争夺市场份额和提升竞争力方面会有帮助。”他称。

他表示此前一直建议FMG开发些高品位的资源,因为随着市场的变化,未来对中高品位矿的需求也会进一步旺盛。混矿的性价比更有优势,加上物流成本的差异,FMG与淡水河谷合作是实现这一目标的捷径。

“我作为股东支持这个事情。我还跟他们说,你们混矿的第一船矿,我们愿意把它买下来。”曹慧泉并称。

FMG集团3月8日宣布,与淡水河谷签署了一项不具有约束力的合作备忘录,提议双方组建一家或多家合营企业,并选两家公司铁矿产品进行混矿。

中国钢铁企业和交易商表示,巴西淡水河谷与FMG这两家主要铁矿石生产企业计划结盟,有可能提高两家铁矿石供应在中国钢铁企业眼中的吸引力,以较低的成本改善和适应对产品质量的要求。(完)

审校 林高丽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