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中国

《专栏》中国2017年二季度政策趋势:金融监管趋严 货币稳健中性

(作者为郑联盛、肖立晟、王宇哲、杨晓晨、周济,文章仅代表他们本人观点。)

摘要:

2017年春季,中国内经济值得重点关注的四个事件如下:第一,雄安新区设立,千年大计谋新篇;第二,一季度经济增长超预期;第三,房地产市场调控成为史上最严调控;第四,金融监管日益强化。

四个重要领域的逻辑和趋势主要表现为:第一,雄安新区主要承载非首都功能,同时预期成为改革的新载体。但是,统筹规划、政策实施等是一个长期的过程。第二,中国经济短周期企稳回升,政策主导较为显着,企业出现了较为显着的加库存,但是,主导力量不是民营企业,内生增长动能不足,经济整体呈现前高后低态势。第三,房地产部门行政性调控虽不断加强,并未改变政策逻辑,政策效力有待观察,房地产体系风险有待实质性缓释。第四,金融监管当局将抑泡沫、去杠杆和防风险放在了更加重要的位置,2017年监管整肃趋严是大趋势,但是,各自为政的强监管叠加可能衍生新风险。

2017年2季度及未来的政策趋势:一是雄安新区重在规划,短期内较难形成重大的投资拉动效应,尤其在2-3季度可能难以体现。二是金融监管继续趋严,金融去杠杆实质性进行,金融整肃中的监管协调有待完善,防控风险的政策和政策风险的防控有待平衡。三是信贷将因房地产抵押贷款下降而承压,货币政策仍保持稳健中性的基调。四是经济短期增长无忧,长期发展亟待改革,房地产体系改革较为急迫。

2017年2季度及未来的政策趋势正文如下:

**雄安新区重在规划**

雄安新区作为继深圳经济特区和上海浦东新区之后又一具有全国意义的新区,是千年大计,是国家大事。如何发挥雄安新区“千年”发展的历史意义,可能以下四个方面是重要的:

一是承接北京的部分非首都功能。当然,首都功能和非首都功能可能很难绝对的区分,更不能假定为对立关系。

二是成为改革任务的新载体。深圳特区、浦东新区的发展更多是一种“开放”导向,期待雄安新区能承载一种“改革”导向的历史责任。改革与开放二者紧密关联,但是,从开放主导到改革主导的探索,可能比建设一座副中心更加重要。

三是发挥要素集聚和产业转型发展的功能。没有产业支撑的新城区,内在的发展功能可能就比较弱,对京津冀一体化的要素集聚和资源配置的贡献可能就不显着。最后是公共服务均等化的功能。

从本质上讲,京津冀一体化的经济要素流动已经较为顺畅且深入,一体化的核心仍然是与公共服务领域一体化的问题。雄安新区在要素自由流动和公共服务均等化上需要有创新性思维。

**金融监管继续趋严,去杠杆实质性进行**

防控风险的政策和政策风险的防控有待平衡,监管协调力度有待加强。中国现在处在一个风险日益显性化的阶段,内外风险共振的风险亦较为明显,中国将防控风险放在了更加重要的位置上,逐步强化金融体系的风险防控。这是正确且必须的。

预计2017年,大资产管理领域将迎来相对统一的监管框架,商业银行表内同业业务和表外业务将受到更加严格的监管,银行违规处罚可能进一步升级,信托部门、保险部门、券商投行及资产管理、基金公司子公司等都可能面临较为严苛的监管,金融去杠杆将深入进行。

金融风险防控政策更加严格,是必要的,但是,监管整肃政策制定和实施需要考虑到政策供给的适度性问题,需要考虑针对性、合理性和协调性,更要考虑到政策可能出现的副作用甚至是负作用,即需要考虑风险防控政策的有效性以及政策自身可能存在或引发的风险。

回顾中国政府部门出台的应对经济和金融风险的政策,需要考虑的问题是政策供给是多了还是少了?真正得到落实的是多少项?政策的效果是如何?政策不在多少,而在于是否可行、是否可信、是否有效,否则,面临日益显着的风险,政府资源和政策工具亦会捉襟见肘。

更重要的是,金融监管政策需要多方协调,各自为政的政策符合我国分业监管体系的特征,但是,在混业监管趋势下,监管协调更加重要,监管协调是应对分业监管和混业经营制度性错配的基本政策,监管协调是防范金融强监管叠加衍生新风险的基本保障。

**信贷承压,货币政策保持稳健中性**

首先,2季度信贷投放可能因房地产调控而面临一定的压力,但是,基础设施投资以及制造业相对企稳回升会带动新的信贷需求。同时,信用风险有所缓释也使得金融机构房贷意愿有所提升。2017年信贷整体仍然相对稳健。

其次,流动性管理工具的作用更加凸显但难度亦有所上升。在央行实施公开市场常规操作的同时,常备借贷便利操作(SLF)和中期借贷便利(MLF)等将进一步发挥其对流动性的支持,特别是在强监管的情况下,银行间市场流动性将更有脆弱性,流动性管理的难度在加大。

再次,去杠杆仍将持续。在2月初以来,逆回购、SLF和MLF操作利率提升之后,银行间市场收益率曲线整体上移,流动性整体相对紧张,人民银行将继续维持“抑泡沫、去杠杆、防风险”的政策导向,利率相对较高、流动性整体偏紧趋势仍将持续。

最后,人民币汇率更加市场化,受美元影响较为显着。一季度以来,由于美元加息后美联储鸽派言论和特朗普政策落实不力使得美元指数下行,人民币贬值压力有所缓解。这为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进一步市场化提供了有利的条件。

**经济短期增长无忧,长期发展亟待改革,房地产改革较急迫**

2015年底以来,保增长的政策趋势较为明显,巨量的信贷投放、大量的中央项目和基础设施项目上马使得2016经济增长保持在6.7%。由于房地产市场调控的深化,制造业投资特别是民间相关投资难以实质性提振,2017年将仍然是政府主导、基础设施为支撑的稳增长模式。

但是,这种增长模式的可持续性存在较多的约束,边际效用也可能逐步弱化,为了应对持续累积的金融风险,为了应对房地产泡沫,为了转变经济发展模式,应该强化土地、资本、人力、技术等基本要素的体制机制改革,以改革促发展、以发展促稳定。

房地产部门是中国近期亟待重大改革举措的领域,改革是缓释房地产风险的核心手段,是降低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必由之路。房地产市场的改革应该以供求结构为出发、以政府引导为基础、以市场决定为核心。(完)

(注:郑联盛为盘古智库宏观经济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肖立晟、杨晓晨、王宇哲、周济均为盘古智库宏观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盘古智库是由中外知名学者组成的公共政策研究机构,聚焦创新创业、宏观经济金融与国际关系研究。)

(整理 孙琦子; 审校 曾祥进)

我们的标准: 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更多 中国财经专栏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