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FRANKEL专栏》法律专家:特朗普总统该为自己找个好律师了
2017年5月18日 / 早上7点44分 / 5 个月内

《FRANKEL专栏》法律专家:特朗普总统该为自己找个好律师了

(本文作者为路透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2017年5月17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经过白宫南草坪时做的手势。REUTERS/Yuri Gripas

撰稿 Alison Frankel

路透纽约5月17日 - 美国联邦调查局(FBI)与国会继续调查总统特朗普竞选活动与俄罗斯官员之间的可能关联。六位拥有应对类似政治调查经验的律师表示,如果特朗普想要保护自己的利益,应该聘请一位私人律师为他出主意。

这些专家指出,如果总统聘用自己的律师,或许会带来不利的政治影响,但特朗普应该从代表自己的律师那里获得法律建议,而不是代表白宫的律师。

白宫律师是美国总统的代理人,并不是特朗普本人,就像企业总法律顾问代表的是企业,而不是企业执行长。

此外,根据前美国总统克林顿调查案所立下的法律先例,特朗普总统与白宫律师团的沟通内容,可能不受律师-客户保密特权的保护。唯有为特朗普个人服务的律师,才能在不必担心会被公之于众的情况下,为特朗普提出坦率且无利益冲突的建议。

律师指出,不论特朗普对俄罗斯调查案的处理方式是否可能面临刑事责任,特朗普都需要聘请自己的律师。

纽约时报周二报导称,被解职的前FBI局长科米曾记录他与特朗普的一次对话内容,特朗普当时要求科米停止FBI对前国家安全顾问弗林(Mike Flynn)的调查。

路透从其他消息人士取得的说法,证实了纽约时报的内容。

民主党议员称,特朗普在报导中的行为令人怀疑他是否在试图妨碍司法公正。

周二晚间和周三,参众两院委员会向白宫和FBI提起要求,希望获得特朗普总统和FBI进行沟通的相关文件,包括前局长科米所写的备忘录。

**不合格的危机公关**

“总统眼下急需一位刑事辩护律师和一位国会调查律师,”供职于Miller & Chevalier律所的前检察官Kirby Behre在电子邮件中写道。Behre和其他律师们称,一位有经验的顾问应首先着手解释,特朗普总统随心所欲的声明和推文可能带来哪些法律后果。

“危机管理的所有规则,他都不及格,”华盛顿一位参与过几次白宫调查的律师匿名说道。“他需要一位经验丰富的律师,这个律师需要处理过同时涉及刑法和政治的案子。”

萨凡纳法学院的教授Andy Wright说,白宫律师的一个职责就是维护总统职位的利益,即便这些利益与总统的个人利益不符。Wright曾任奥巴马的助理法律顾问。

因此,举个例子,若总统和司法部官员就一项进行中的调查直接沟通,白宫律师可能就不愿为此辩护。之前历届政府强烈反对进行这样的交流,因担心会破坏联邦调查。

此外,Wright和其他律师表示,总统无法确定他从白宫律师那里获得的建议会被保密。

1998年在针对克林顿政府的调查中,美国哥伦比亚特区联邦巡回上诉法院裁定,白宫副法律顾问Bruce Lindsey不得以律师和客户间信息保密特权为由,来回避在调查克林顿政府的大陪审团面前作证。上述法院表示,总统办公室是联邦政府的一部分。

“法定权力、政策和经验都未暗示,联邦政府实体可以以习惯法中律师和客户间信息保密特权为由,隐瞒与联邦犯罪相关的信息。”

“实际上,如果事情真的到了需要面对大陪审团的地步,特朗普将无法享受这一特权,”Wright说。

值得一提的是,在白水事件调查之初,独立检察官Ken Starr被任命之前,克林顿总统就聘请了私人法律顾问--来自Williams & Connolly律所的David Kendall。

在琼斯(Paula Jones)提起的民事诉讼中,克林顿还曾求助于Robert Bennett。Bennett现任职于霍金路伟律师事务所(Hogan Lovells International)。David Kendall和当时的白宫法律顾问Charles Ruff均在弹劾案中为克林顿辩护。

**减轻影响**

当然,只有在特朗普肯听私人律师建议的情况下,他才有可能因请私人律师而受益。前司法部检察官Beth Wilkinson表示,特朗普之前在诉讼中的行为可能会导致辩护律师不愿意接他的案子。

她提到的例子是在特朗普大学欺诈诉讼中,特朗普在法庭外就主办法官发表的言论。

Wilkinson称,“这显示出如果客户不听话,事情就很难办。”

和我聊过的律师表示,没有听说特朗普打算请私人律师。一名不愿意透露身份的律师表示,总统可能需要考虑聘请私人律师会造成什么不利的政治影响。

一个减轻负面效应的办法可能是聘用华盛顿律师圈以外的人,例如前美国司法部长或退休联邦法官等等。

一名律师提出,特朗普甚至可以跨越党派界线,聘请民主党人士来为自己辩护。

笔者试图联系曾为特朗普辩护的律师、O’Melveny & Myers事务所的Daniel Petrocelli,他是特朗普大学案中的辩护人;还有曾为特朗普服务多年的律师、Kasowitz Benson Torres事务所的Marc Kasowitz。两人都未回复笔者的电子邮件。

笔者也没有收到先前曾在许多场合公开为特朗普辩护的前司法部长暨退休联邦法官Michael Mukasey的回覆。

Mukasey在今日于华盛顿举行的联邦主义者协会(Federalist Society)活动中表示,如果特朗普是非以正式的方式要求科米停止调查弗林案,那就是不当行为。不过他称特朗普有权下令停止调查。

一名路透记者周三问白宫发言人斯派塞(Sean Spicer)特朗普是否打算聘用私人律师,斯派塞回答称如果有最新进展将告知记者。(完)

编译 蔡美珍/艾茂林/孙国玉/张明钧; 审校 张涛/汪红英

我们的标准: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