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HOME专栏》中国力图驯服商品期货市场的野性
2016年4月27日 / 凌晨5点31分 / 1 年前

《HOME专栏》中国力图驯服商品期货市场的野性

2015年11月3日在唐山拍到的钢铁制品。REUTERS/Kim Kyung-Hoon/File Photo

(本文作者为热点透视专栏撰稿人,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撰稿 Andy Home 编译/王颖/李春喜/孙国玉

路透伦敦4月26日 - 上海期交所上周四的螺纹钢成交量将近2.4亿吨。

这相当于中国去年钢材产量的三分之一左右,这里所说的钢材还不止是建筑用螺纹钢,而是包括能想到的各类钢材。

若是螺纹钢的这个成交量听起来够惊人,那么再看看今年3月10日大连交易所的铁矿石合约成交量,就更加令人瞠目结舌,当日超过了10亿吨,比力拓(RIO.AX) (RIO.L)、必和必拓(BHP.AX) (BLT.L)和巴西淡水河谷(VALE5.SA)的年度产量之和还要多。

情况就是这样。不过,考虑到中国交易所一般会在成交数字中算上买入量和卖出量,因此得出的数字是被翻了一倍。

但即便如此,依然显而易见的是,狂热的投机兴趣已横扫中国各类商品合约,铁矿石是如此,玉米是如此,聚丙烯也是如此。

资金的洪流已经把铁矿石和螺纹钢等商品的价格大幅推高。

然而现在,中国当局已采取行动,要驯服中国市场燃烧起来的野性。政府出台了一系列举措,如提高保证金要求、提高手续费、扩大涨跌停幅度等等。

本周期货市场的成交量和价格泡沫有所萎缩,中国当局的手段似乎已取得了立竿见影的效果。

但有观点认为,曾尝到大宗商品交易甜头的中国投资者,不会被长时间击退。

我们或许正在目睹,投机客与实体大宗商品供应链之间的长期对抗开启了一个全新的篇章。

大连铁矿石交易图表:tmsnrt.rs/1respEz

上海螺纹钢交易图表:tmsnrt.rs/1ret3Sx

上海铝交易图表:tmsnrt.rs/1resUhT

**新投资者登场**

不论西方还是中国,黄金总受到散户投资的青睐。

但在中国,一段时间以来投机意向却在西方普通投资者避开的市场升温。

去年1月,伦敦金属交易所(LME)期铜因中国基金协同做空沪铜,在短短两天内大跌11%。

对于交易几乎完全受大型工业和金融机构主导的LME来说,这是其首次发现自己受到另外一个市场的支配。

此外,这些中国空头又在7月和11月卷土重来,做空期铜。

西方交易商如梦方醒,这才发现强大的中国对冲基金的存在。

11月份时遭到打击的不仅仅是铜价,像铝和铅等金属市场均涌现出密集的抛盘,而原先这两种金属基本上都在本地大多数投资者的注意力之外。

发生上述重大变化似乎是因为去年面对市场过度震荡,中国当局采取了打压股市的措施。

中国的散户于是便将重点转到了商品领域,为今年商品交易井喷奠定基础。

中国给市场降温的举措揭示出这类新型投资者的本来面目,他们从事保证金交易(交易保证金标准现已全面上调),并且是日内交易(大商所已取消铁矿石日内交易手续费优惠)。

**现实世界的影响**

中国当局采取措施防止市场失控的原因之一是,商品市场的过度投机很快就会带来现实的影响。

去年11月份空头大举进攻工业金属,令中国本地生产商大惊失色,他们面对“恶意卖空”纷纷请求政府出手相助。

当时有关厂商集体减产、紧急收储和政府直接出手相助的传言甚嚣尘上。尽管政府对铜拿出了具体行动,国储局采取了收购措施,但事后来看,政府的举措实际上在很大程度上起了价格信号的作用,相当于告诫卖空者退后。

而此次面对的是多头投资激增,现实世界受到的影响要更深远。

无疑地中国业者早就理解到,政府推出新一波信贷扩张及基础建设的刺激措施,对于整个钢铁产业供应链所可能产生的影响。

实货大宗商品价格总是会做出上涨的反应,但上涨幅度及速度则是前所未见。

3月4日铁矿石实货价格跳涨20%,原因出在大连交易所价格飙涨,而这是由上海钢铁期货价格大涨带动的。

螺纹钢价格泡沫已经略为减少,但价格仍处在2015年1月以来的高点。

其所带来的后果就是中国钢铁闲置产能重新启动。2月中国钢铁产出年率达7.36亿吨,3月暴增至8.32亿吨。

这不仅与北京当局的政策唱反调,也使得批评声浪及其他钢铁生产国施加贸易制裁等问题更为严重。

但这显然是大连及上海交易所当日冲销的交易商累积起来的力量。

**才刚开始?**

讽刺的是,当西方投资人丧失对大宗商品的偏好时,中国投资人才刚发现这个新天地。

西方散户投资人未曾真正拥抱在2010年前后推出的一连串的新产品,仍是倾向利用黄金上市交易基金(ETF)这类经过考验且获得信任的产品。

与此同时,不论是对于大宗商品作为投资组合稳定器的理论观点,还是大宗商品价格自几年前峰值溃跌后速度有所放缓,机构投资者都已不为所动。

据巴克莱资本预估,截至去年年底,大宗商品领域所管理资产规模在1,600亿美元左右,为2007年以来最低水平。

目前投资的接力棒,就像过去一样,已然传到中国投资者手中。他们进入大宗商品市场更为便利,门槛也更低,而且大家并不怎么在乎投资什么,玉米也好,铜也罢,只要方向对了就行。

尽管国内交易所近期推出的一系列举措可能震慑到短线交易者,但给人的感觉是,大宗商品领域真正的投资趋势才刚刚开了个头。

在股市剧烈动荡的冲击下,中国庞大的共同基金行业已经对多元化投资组合表现出越来越浓的兴趣。截至去年年底,中国共同基金所管理资产规模达8.4万亿(兆)元人民币(1.3万亿美元)。

2015年8月,总部位于深圳的国投瑞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推出首只投资国内大宗商品的公募基金,主要投资上海期交所白银期货合约。

其他公司也在走同样的道路。

华宝兴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正计划推出一只投资沪铜合约的基金,而华泰柏瑞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希望设立一只追踪一篮子农产品期货指数的基金。

中国的大宗商品投资精灵已经被释放出来了,当局想把它再捉回瓶子里,恐怕得要费点力气。

大连铁矿石交易图表:tmsnrt.rs/1respEz

上海螺纹钢交易图表:tmsnrt.rs/1ret3Sx

沪铝交易图表:tmsnrt.rs/1resUhT

(完)

编译 刘秀红/张明钧; 审校 高琦/许娜/于春红/张荻/屈桂娟

我们的标准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